回族网|中穆网-汉语系穆斯林的网络家园

感赞真主
الحمدلله

“经堂语”的基本特征和关键语气

2012-7-11 11:40| 发布者: 主编| 查看: 2635| 评论: 2|原作者: 顶士仁|来自: 博联社

摘要: 有学者认为抢救回族文字“小儿经”刻不容缓!
“经堂语”的基本特征和关键语气
丁士仁 |   
内容提要:
     经堂语是我国穆民学者在经堂翻译经典或演讲时所使用的融汉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为一体的混合语言。经堂语的核心又分两部分,一为经堂词汇,二为经堂语气。前者在于使用特殊的词汇,后者在于应用独特的技巧。本文试图从"语气"着手,对经堂语从其中枢部位进行解析和阐释。
     伊斯俩木教自公元七世纪传入中国以后,就在这古老的文明国度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吸吮着华夏文明的营养成分,开始了它漫长而又曲折的生涯。伊斯俩木教作为一种文明,在溶入华夏文明后不久,便在中国大地上孕育出了一种集两种血脉于一身却又相对独立的特殊文化形态--中国伊斯俩木文化,或狭义地说中国回族文化。这一文化形态的出现,不仅扩展了整体伊斯俩木文化的内涵,也为华夏文明注入了新的血液。回族文化的形成,经过了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其间,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已本土化了的中国穆民都为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以说,它是三种文化融合的结晶。因此,回族文化无论从宗·教信仰,还是语言习俗,都不可避免地带有三种文化的烙印。然而,在促使三种文化融合,使之相互适应并按伊斯俩木教义进行加工和改造的过程中,回族的经堂教育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对经堂教育的研究,近几年来在我国有了长足的进展,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发表的文章已为数不少。这种对回族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保护,令人振奋。然而,综观多年来面世的文章和书籍,分析学者们研究经堂教育的角度和他们关注的问题,发现他们要么从历史的角度去研究它的发展与沿革,或者就是从其外在形式去描述它的体制与模式。当然这种研究方法符合经堂教育的基本要求和性质,是了解经堂教育的必经之路。然而,依笔者之见,除了历史沿革和外在的体制是经堂教育的两个关键问题而外,经堂语言技巧和经堂语的应用更是经堂教育中特别重要的环节和不容忽视的内容,迄今为止,论述这方面的文字尚不多见。
     经堂语是我国穆民学者在经堂翻译经典或演讲时所使用的融汉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为一体的混合语言。它基本从属汉语语法的范畴,多用于口头,而且在翻译上严格遵守直译和逐字逐句翻译的原则。这种语言由于一般在经堂讲经和清真寺的演讲时使用而被称作"经堂语"。经堂语的学习和使用以及经堂翻译技能的培训和应用,是经堂教育的重要内容;驾驭经堂语是经堂学员的基本功夫。因此,在经堂教育中,经堂语的使用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经堂语核心分两部分,一为经堂词汇,二为经堂语气。前者在于使用独特的词汇,后者在于应用特殊的技巧。经堂语的词汇,以汉语为主,兼收了大量阿拉伯语及波斯语的词汇。其汉语词汇多来自古代汉语和明清时期的白话文,还有许多由个别经师根据自己的理解"自拟自造"的词组。经堂语的汉语词汇中除了频繁使用的一些古汉语词汇相对固定外,自造词的随意性很大,有时,同一个阿语单词,不同的经师有不同的讲法,甚至随各地方言而用不同的词语表达。随着汉语的发展,经堂语的词汇也在逐步发生着变化。因此,要完全掌握经堂词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经堂语中也有固定的成份,也就是最能表现经堂语特征的标志性词语,那就是一张嘴就能让大江南北的经师们共同熟悉的"经堂语气"。
     所谓"经堂语气",是指在阿拉伯或波斯语中没有具体对应词,只在译解时根据语法关系和词性而附加的汉语语气。传统列出的"经堂语气"有八大语气,即"与、那、着、的、把、达、是、上",后由河州部分阿訇在此基础上增补了几个,即"因为、名为、的实"[1]。可是,经笔者再三推敲分析,发现经堂语气不止以上所列的十一个,并且其中有几个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语气,而是一些具体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词汇的翻译。例如,"与",它不是一种语气,而是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连接词"و"的翻译;"达"不是语气,是阿拉伯语介词"عن"和波斯语介词"زأ"的翻译,并且还是陕西一带的方言[2];"上" 不是语气,而是阿拉伯语"علي"和波斯语"بر"一词的翻译,即"在......上面";"的实" 不是语气,是阿拉伯语"إنَ"一词的翻译。总之,这几个词语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语气,因此,笔者对曾经学过的经堂语原理及其翻译技巧进行了回顾和分析,并将本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为巴基斯坦国际伊斯俩木大学中国留学生讲授"经堂语概论"时的讲义稍加整理,列出了具有代表性的十几个语气,兹录如下。
     为了便于背记,我将其编为朗朗上口却不成句子的一段话:"那个人只是因为有那样的事情着,把此事名为一面者了哩"。若将其拆开,便是如下几个语气: "那个"、"人"、 "只"、"是"、"因为"、"有"、 "那样"、 "的"、 "事情着"、 "把"、 "此事"、 "名为"、 "一面"、 "者"、 "了"、 "哩",现将这几个语气一一加以解释。
     1、"那个"
     它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名词+形容词"词组时附加的一种语气,句子中并不出现"那个"的字样,只要前面的名词和后面的形容词构成修饰与被修饰的关系,经堂翻译时一概要附加这一语气,以表示两个词之间的关系。例如: جميلبستان  ,这一词组是由"美丽的"和"花园"两个单词组成,按现代汉语翻译,可译为"美丽的花园",而经堂语则译为"俊美的那个花园"。因为"美丽"修饰"花园",为了突出这种关系,经堂翻译时附加"那个"的语气。当然,这一语气在现代汉语中不是绝不可用的,必要时也可以加。例如:رجل  صالح   这一词组中虽然只有"善良的"和"男人"两个词,经堂语译作"清廉的那个男人",现代汉语可译作"善良的男子",也可译作"善良的那位男子"。现代汉语处理这一语气的方式很灵活,而经堂语则较为机械。
     2、"人"
     "人"字在经堂语中的出现有两种情况:(1)阿拉伯语中有表示"人"的独立单词,"人"是该对应词的翻译;(2)表示被动语态的语气。这里,我们列出的"人"字属第二种情况,即表示语态的语气。阿拉伯语动词分主动动词和被动动词,经堂语在翻译被动动词时必须要加"人"的语气,表示被动状态。例如: جرح  按现代汉语翻译,应是"他受伤了",而经堂语则译为"人伤了他"。"人"在这里是一个虚拟的主动者,不确指某人,甚至根本就不指人。"人伤了他"一语中,伤害"他"的,有可能是某物,甚至是某动物;"他"只是伤害的承受者和被动者。有时会把真*主也用"人"来指代,例如:《Quran》说: إن الإنسان خلق هلوعا[3] 这节经文按现代汉语翻译,则是"人确是被造成浮躁的",意义明确,一目了然;若按经堂语翻译,便为"的实,人是把他造成了急燎的"。这一句中,第一个"人"指的是人类,第二个"人"是被动语态的语气,虚指真*主。这不是说真*主就是人,而是说"人类"是接受造化的对象,是被动者,虚指真*主的"人",是被动语态附加的语气,并非把真*主说成了人。甚至虚指动物的语气也由"人"来表示。
     3、"只"
     所有包含限定意义的句子一般都要附加"只"的语气,例如:阿拉伯语动词句的结构一般是这样的:"动词(即谓语,内含主语)+宾语",即宾语处在动词的后面,这是正常的语序,而若把宾语提到了动词的前面,其修辞效果便是"限定",即限定动作的对象。例如:  إياك نعبد(我崇拜你)(《Quran》1∶4)。这节经文若按正常语序表达,则只能译作"我们崇拜你",而实际上,《Quran》把宾语置于动词之前,产生的修辞效果便是限定宾语,因此就要译成"我们崇拜你"。经堂对这节经文的一般译法是:"我们只拜你哩"。然而,地道的经师们并不满足这样的译法,认为还没有翻译到家,没有译出语法地位和修辞效果,因为在"我们只拜你哩"中,受到限定的是谓语"拜"而不是宾语"你"。因此,许多经师按严格的经堂翻译技巧译为"我们拜只你哩"。当然这种译法虽然符合阿拉伯语的句式,却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所以,如今采用的人很少。
     另外,阿拉伯语名词句中,"起语"应由确指名词充当,"述语"应是泛指词。然而,应为泛指词的述语若被加上冠词而变为确指名词或确指形容词时,"起语"和"述语"之间要附加一个"只"的语气。例如:هو السميع  العليم,按现代汉语翻译,便是:"他确是全聪的,确是全知的"(《Quran》2∶137),经堂语则译为"他只是全听的主,全知的主"。
     4、"是"
     它是阿拉伯语中是一个虚拟语气,并无对应的词语,是在翻译阿拉伯语"起语+述语"句子时附加的汉语语气,例如:أنا قائم,这是一句由两个单词组成的句子,前一个单词的意思是"我",后一个单词的意思是"站着的",按现代汉语翻译,便是"我站着",而经常语则译作"我站着的人";又如:يعلمونهم,也是由两个单词组成的句子,前一个单词是"他们"的意思,后一个单词是"他们知道"意思,按现代汉语翻译,整个句子可译作"他们知道",而经堂语则要逐字逐句的直译,还要体现它们之间的关系,因而译成"他们他们知道哩"。 但在翻译波斯语句子时该词却不是语气词,而是系动词هست  的翻译,例如:
أو شاكرد هست(他是一名学生),在这一句子中"是"有对应的词,而不是虚拟的语气。
     5、"因为"
     经堂语中"因为"出现在两种情况下:(1)阿拉伯语 ل 和波斯语 براء 的翻译。(2)是翻译阿拉伯语的目的宾语时附加的语气。例如: نزهةجئت ,这两个阿语单词的关系是动词和目的宾语的关系,按现代汉语可译作"我来旅游",虽然其中没有"因为"的字眼,但不难体会出"旅游"是"我来"的目的,而经堂语则必须按规则译作"因为游玩者,我来了"("者"字在古汉语中用在词、词组、分句后面表示停顿的字,不表达任何意思[4])。两种译法在内容上没有什么出入,只是语气不同而矣,从中可以着出阿拉伯语和汉语两种不同的风格和特征;经堂语虽然繁琐,却基本上反映了阿拉伯语的特点,译出了句子中每个成分的语法地位。
     6、"有"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前置述语(介词+名词)+起语"的名词句时附加的语气。与"有"的语气相连的介词往往有 في    ل和 عند等介词。在以 ل 为介词构成"前置述语"时,附加一个"份中"的语气,例如: كتابلي,若按现代汉语翻译,则是"我有一本书",而经堂语则译作"我的份中有一本书",也就是说我拥有一本书,书是我的份额中的东西。"有"的语气有时也不表示自动的拥有,而表示客观的存在。例如:لي عدو ,按现代汉语翻译,则是"我有一个敌人",而经堂语却译作"我的份中有一个对头"。"敌人"或"对头"不是主动拥有的,而是身边客观存在的。当构成"前置述语"的介词是 عند  时,附加一个"近......跟前"的语气。例如:كتابعندي 按现代汉语翻译,是"我有一本书"的意思,而经堂语则译成"跟前有一本书",即书是在我眼前存在的东西;当构成"前置述语"的介词是 في 时,附加一个"在......里边"的语气。例如:في يدي  قلم 按现代汉语翻译,是"我手中有一支笔"的意思,而经堂语则译成"我的手里边有一支笔",与"有"搭配的语气随句首出现的介词而定。
     7、"那样"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句子中绝对宾语时的虚拟语气,表示行为的程度和强度。例如:أحبه حبا 后一个词是前面动词的绝对宾语,按现代汉语翻译,便是"我很喜欢他",而经堂语则必须译作"我喜欢他是那样地喜欢"。意思是,我对他爱是绝对的、无法形容的。有时为了加强这一程度,宾语后面还追加一个形容词来加强效果。如: أحبه حبا شديدا 按现代汉语翻译,就是"我深深地爱着他",而经堂语则译作"我喜欢他是那样厉害地那个喜欢", 意思是,我对他的爱 ,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译文中"那样"是绝对宾语的语气,"那个"是由于形容词(厉害地)修饰前面的名词(喜欢)而附加的语气。这两个语气在阿语中不是实义词,没有对应的词汇,是经堂翻译时附带的虚拟语气。
     8、"的"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正偏词组时附加的虚拟语气。无论按现代汉语译,还是按经堂语译,"的"的语气是不可缺少的。例如:بيتي (阿语)和 مأخان(波斯语),两个词的关系是正偏组合,不管用哪一种译法,意思都是"我家"。"的"字在字面上不显示,只是两词组的尾音有所变化,表示这层关系。使用"的"的语气,不会给一般人造成理解上的困难,只是经堂语在重复使用它时显得呆板迂腐。例如: عمل أمي(阿语),مادرمكار  (波斯语),这一词组中有两个正偏组合关系,按经堂规则要加两个"的"的语气。因此,经堂语翻译成"我母亲‘尔迈里'" [5],而现代汉语则译作"我母亲工作",省略了一个"的"的语气。虽然两种译法没有实质的区别,只是经堂译法显得较为机械,又直接读出了阿语词汇(尔迈里)的音,未加翻译而更显得让一般人难以理解。
     9、"事情着"
     这是经堂翻译阿语句子中状语成份时附加的语气。例如: جاء مسرورا ,这一句子由两个阿语单词构成,后者为状语,形容动作的状态,按现代汉语翻译,则是"他高兴地来了",而经堂语则译作"他高兴地事情着来了"。这里,"事情"指的是情状,即他在高兴的状态下来了。经堂语直接翻译出了该词的语法地位。"着" 字在现代汉语中也使用,同样表示情状和状态。例如:دخل البيت ضاحكا ,现代汉语可译作"他笑进了家","着"字表示情状和状态,而经堂语则译为"他笑的事情着进了家"。两种译法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经堂语中多了"事情"二字,只要掌握了这种用法,就不难理解它的意思。
     10、"把"
     这是阿拉伯语和动词带有两个宾语时附加的汉语语气,并无表达"把"的对应词。例如:رأيته قائما ,这一句子中有两个宾语,按现代汉语翻译,则是"我看见他站着",而按经堂语翻译,则是"我他看出是站的人"。当然,有两个宾语的阿语句子译成现代汉语时,"把"的经堂语气不是不可以加的,有时加了反而显得更加通顺,例如:أعطيته كتابا"我给了他一本书",或者译成"我一本书给了他",后一种译法虽然是经堂语的习惯,但现代汉语仍然可以这样翻译,只不过经堂语在各种情况下都加这一语气。
     11、"此事"
     "此事"可以看作是阿拉伯语"أن"和波斯语"كه"的翻译,也可看作是一个虚拟语气,因为"أن"和"كه"本身不表达"此事"的意思,而是起着把一个句子转化成名词词组的功能。这两个词实际上相当于英语中构成动词不定式的"TO"或者是名词性从句的连词"That",使动词具有名词的词性,从而充当句子中的任何由名词承担的成份。例如:أحب أن أقرأ 这个句子是由"我喜欢"、"我读书"两个实义动词和一个介词"أن"组成,按现代汉语翻译,则为"我喜欢读书",而若进行语法分析, "我喜欢"是主语和谓语,"我读书"是宾语从句,意思是"我喜欢我读书的这件事"。因此,经堂语按严格的阿拉伯语结构来译解,将其译作"我喜欢此事,我读书"。实际上,句末的"我读书"一语就是前面"此事"的说明;"此事"先代替"我读书"作了"喜欢"的宾语,再由"我读书"对"此事"作了限定和说明。
      由于这一词汇在经常语中使用得最为频繁,我特意将其作为"语气"列出,否则,它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语气,因为毕竟还有一个虚词跟它对应。我们常常在清真寺中听阿訇讲道:"我听到此事......"、"我看到此事......""人传来此事......""我要为此事......",这些"此事",便是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语气,只能由它后面的话加以限定和说明。
     12、"名为"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名称同位语时附加的语气,意思是"名字为或名字是"。
     例如:جاء صديقه أحمد  按现代汉语翻译,便是"他的朋友艾罕迈德来了"。 "他的朋友"和"艾罕迈德"两词的语法关系是名称同位语关系。按经堂语翻译,则是"他的朋友,名为艾罕迈德的来了"。意思是,他的朋友,名字叫艾罕迈德的那位来了。两种译法在意义上没有多大的差距,只是经堂语翻译多加了一个表示同位语关系的虚拟语气。
     13、"一面"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句子中"分辨语"成份时附加的语气。例如:هو أكثر مني علما ,句子中最后一个单词的语法地位是"分辨语",在字面不显示"一面"的字眼,经堂语按规则译作"‘尔林'的一面,他是比我多的",用现代汉语可简洁地译作"他比我知识丰富"。若用现代汉语去理解经堂语的这一虚拟语气,意思就是"从......方面而言"、"从......角度而言","在......方面"等,即"从知识方面而言,他比我多"。因此,本句的"分辨语"在翻译成现代汉语时可以有以上这几种表达方式选择,而经堂语的语气则始终不变。
     14、"者"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命令式动词或祈使句语态时附加的语气。例如:إسمع (阿语)和 بشنيدي(波斯语),按现代汉语习惯,可简单的译作"你听!",至于命令式的语气可以从前后文的语境中体会,而经常语则按规则必须译作"你听!",直接从语气中就能听出命令的口吻。用"者"字表示命令或祈使的语气,并非是经堂大师们的创作,汉语早期白话文中就有这样的习惯,例如:"路上小心在意!"[6]。但现代汉语中表达命令口吻的词,不止"者"字一个,还可以加"吧!""呀!"等。如"你去吧!","你去呀!",而经堂语则一律加"者"的语气。
     15、 "了"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过去式动词时附加的语气,表示过去的时态。例如:أكلت (阿语),خوردم (波斯语),不管用现代汉语还是用经堂语翻译,都是"我吃"。但经堂语中"了"的语气是不能少也不能变的,而现代汉语可用别的字词表示过去的时态,例如:"我已吃过","我曾经去过"等。
     16、 "哩"或"呢" [7]
     这是经堂翻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现在式动词时附加的语气,表示动作正在继续。例如: أكتب(阿语), مينوسم(波斯语),这两个词是现在式动词,现代汉语则可译作"我写"或"我在写",而经堂语则按规定译成"我写哩",表示我在书写作当中,或者表示我将要写。
用"呢"或"哩"表达动作的继续,并非是经堂语的特有用法,现代白话文也把"呢""用在陈述句的末尾,表示动作或情况正在继续。例如:她在井边打水呢;别走了,外面下着雨呢!"[8]
     范例:为了更好的理解以上语气在经堂语中的应用,我们不妨将《Quran》黄牛章的前几节翻译成经堂语,再与现代汉语译文进行比较,读者不难发现二者的差异和特点。
     经堂语译文:艾列弗,俩目,米目。这个只是一部"开塔布"(经典),在它里面没有涩疑,引领一切清廉计较的人的。那一切人,他们归信"咳卜"(幽玄)他们立站"乃玛子" (拜功)从我赐悯给他们的那个上他们施舍他们归信人把它在你上下降的那个,在你以前下降的那个,他们是他们只定信后世。此一伙人,在从调养他们的主的正道上;此一伙人他们是一切得脱离的人。
     现代汉语译文:艾列弗,俩目,米目。这部经,其中毫无可疑,是敬畏者的向导,他们确信幽玄,谨守拜功,并分舍我所给与他们的。他们确信降示你的经典,和在你以前降示的经典,并且笃信后世。这等人,是遵守他们的主的正道的;这等人,确是成功的。

     通过以上简单比较,我们可以发现经堂语的几个特点和特征:严格直译、逐字逐句,并受原文语序的影响;采用音译方法,直接借用原文词汇;口语化倾向明显,用词既古朴又通俗;语气众多,基本能体现每个词的性、数、格、时。
     经堂语早已退出了日常生活的圈子,仅限于清真寺中使用,加之经堂教育逐步向学校体制转变和新时代经师们汉语水平的不断提高,它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和严峻的生存考验。但经堂语的熟练应用和经堂翻译技巧的培训至今仍然是经堂教育中很关键的一环。经堂语虽然晦涩难懂,不易琢磨,听似南腔北调,古言昔语,但其规律性很强,只要掌握了规律,就无神秘可言了。经堂语的词汇随着时代的发展会不断更新,甚至在个别经师的口头语与汉语言的发展同步,但以上语气是不能改变的,否则,就不成其为经堂语。
      经堂语是中国回族乃至全中国人的一笔文化财富,很值得珍惜和保存。这就要求我国研究历史文化的学者对其引起高度的重视,从方方面面对它进行整理和研究,以便完整地保留华夏文明的这笔遗产,方不辜负回族先民的历史贡献。



[1] 以上11个语气为20世纪80年代初在甘肃临夏一带清真寺中沿用的关键经堂语气。
[2] "达"字若用现代汉语表示的话,意思是"从"、"据"、"关于"、"因为"、"对于"、"代替"等义,不同的句子组合表达不同的意思,而经堂词一律释作"达",例如:我从他的右边走过去(现代语),经堂语则会说:我达他的右边走过去。又如:从他那里传来消息(现代语),经堂语会说:达他上传来消息。

[3] 《古兰径》,70:19。
[4]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场,1983年,北京,711页
[5] "尔迈里"一词是阿拉伯语词汇,意思是"工作", 经堂语对诸如此类的常用词一般直接读出,不加翻译。
[6]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场,1983年,北京,711页
[7]见《现代汉词典》338页。
[8]见《现代汉词典》399页。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已有 2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尔素麻乃 2013-4-5 12:41
    你辛苦了,赞个积分
  • 引用 君子兰 2013-6-15 07:42
    学习再学习是回民同胞的优良传统,超赞!{:soso_e179:}

查看全部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