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网|中穆网-汉语系穆斯林的网络家园

感赞真主
الحمدلله
当前位置:»论坛 民族版 回族文化 伊斯兰 解读伊斯兰

[可兰] 解读伊斯兰

[复制链接]
主编 发表于 2015-5-15 02: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前言

奉普慈者和特慈者安拉的名义
所有赞美都属于安拉,我们赞美他,我们寻求他的帮助,我们寻求他的宽恕,我们寻求他的指引。我们祈求安拉保护以免遭受我们灵魂中的邪恶和我们行为中的劣迹。对于安拉引导者,没有人能带领他走入歧途。而对于安拉允许步入歧途者,没有人能引导他。我作证有除安拉外没有值得受崇拜者,他们没有伙伴;我还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
借此机会,让我表达对安拉的赞美和感谢:给予我撰写这本重要著作以呈现其宗教的机会。求安拉原谅我在撰写中的缺点和不足。
在此,我要衷心感谢伊斯兰事务、宗教基金、宣教和指导部的高贵谢赫穆罕默德(Muhammad al-Turki)的支持,也感谢艾哈迈德巴-拉希德(Ahmad Ba-Rasheed)的持续支持。
有很多人对这项工作予以了帮助,我一并表示感谢。首先,感谢我的爱妻,她总在帮助我,做着无私的贡献。还要特别感谢阿卜杜勒卡里姆·赛义德(Abdulkarim al-Saeed)博士,Naharal-Rashid兄弟、穆罕默德·嘎西姆(Mohammad al-Osimi)博士,艾哈迈德(Ahmad al-Teraiqi)博士和JalaalAbdullah兄弟。我只能祈祷安拉回赐他们,慈悯他们今后两世幸福。
我祈求安拉接受我只为他的缘故而做的这项工作,任何错误的责任只在于作者。我祈求安拉原谅我的缺点,并引导我走在正道上。




贾马尔- Zarabozo(JamaalZarabozo)
科罗拉多州(CO),博尔德(Boulder)
2005年10月14四日


第1章引言
本著作的目的和动机

目前是出版简明伊斯兰材料的关键时刻。当今,世界各地区都用很不友好的方式描绘伊斯兰,这与不久的过去情形差别不大。一位西方作家这样描述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的生平,伊斯兰和基督教之间的战火持续多年,双方仇恨不断加深,彼此都误解对方。然而,不得不承认西方人的这种误解远甚于东方人。事实上,在这种凶猛争执,其中伊斯兰被随意涂炭以各种罪恶、堕落及卑微之词,在其硝烟尚未散尽之时,被雇佣的写手和诗人便粉墨登场,大肆攻击阿拉伯,而他们的攻击无非是虚伪的和自相矛盾的闹剧而已[1]
没有必要详细论述,如今这种关于伊斯兰的各种误解还在持续着,包括一些西方公众和教堂神职人员。
很不幸,大多数群众不熟悉伊斯兰,其仅有认识来自于充斥着恐怖主义色彩的媒体,他们对伊斯兰的误解就不值得惊奇了[2]。这种现状的最直接和有效治愈办法是走进大众,让他们倾听伊斯兰真相。只有摆脱各种涂炭和炒作,才能看到权威的伊斯兰教义。(很不幸,穆斯林对非穆斯林显示的伊斯兰形象也很难堪,读者也要必须超越这幅画面。尽管基督教或犹太教没有因为基督徒或犹太人所犯的罪恶而受到谴责,但在今天伊斯兰因穆斯林的罪恶而受到攻击和谩骂,尽管这种穆斯林行为明显违背了伊斯兰信条[3]。)
很不幸,如今,对伊斯兰的否认观和误解不仅仅是个人的宗教信仰问题。其后遗症远不止此,它会触及到整个世界的政治和安全问题。危害最大者莫过于伊斯兰教被误解和不断被涂炭为“其它的”、罪恶之源,许多人被隔离了伊斯兰针对全人类的完美和无价真理。实际上,在这多事之秋,太多困惑之事需要求助于造物主的指导,这正是伊斯兰的核心价值所在。
在此,目标不是如何处理对伊斯兰的误导性消息;而是基于伊斯兰的原始和公认资源,只呈现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这些资源是古兰经即安拉启示给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经典和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言行和指导即圣训[4]

本著作的目标受众

本著作的目标受众是对伊斯兰的基本信条和操行简介感兴趣的人。在试图使之简明的同时,也希望读者受到激励而更加深入地研究伊斯兰。为方便读者深入研究,在脚注中推荐了一些重要书籍。
还应该注意,本书是由一位皈依伊斯兰的西方人所著,因成书于英语,也假设其大量读者为西方人或者熟悉西方的人,相关问题的参考文献是西方人所熟悉的[5]

本著作在相关介绍性著作中的地位

许多著作在给非穆斯林介绍伊斯兰。特别自911事件以来,一进美国的主要书店,就会发现很多介绍性书籍。很明显,有些著作很正统[6],其中很多是由非穆斯林所著,无疑许多人真诚地希望如实呈现伊斯兰。作为穆斯林,本作者明确指出,这些作者都有忽视伊斯兰真精神和伊斯兰目标的倾向。这些著作聚焦于一些次要问题,诸如穆斯林的发展史或者原始伊斯兰的演变,而任读者无视伊斯兰的基本精神和教导[7]
而针对西方受众的穆斯林作家们在描述伊斯兰时,采用了很歉疚或迁就的方式。在著书推荐伊斯兰时,不能扭转或歪曲十多亿人信仰的伊斯兰、违背作者本人坚信的版本。同样,在著书伊斯兰简介时,不能提出所谓的伊斯兰“新版本”。那些推介伊斯兰者的责任是如实呈现伊斯兰,而不隐藏或改变任何内容。安拉的宗教是穆斯林的信仰。因此,必须按被启示给和由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宣传的那样呈现安拉的宗教。这种呈现必须真诚和公正,以便让读者基于健全知识自我决定是否愿意遵循伊斯兰。

本书所用的素材和方法学

任何关于伊斯兰的可靠著作必须基于《古兰经》[8]和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言论和指导。虽然阿拉伯《古兰经》和《圣训》随手可得,但必须求助于一些翻译版本以向非阿拉伯语人群传播其真实含义。关于《古兰经》,推荐两个翻译版本,这在本书中多次用到,即由al-Hilali和Khan翻译的《尊贵古兰经:英文意译和注解》[9];由Saheeh International翻译的《古兰经:阿语与英语意译》[10]推荐理由是,其译本基于对古兰经的理解,可被追溯到先知及其圣门弟子。
至于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言论和行为集,推荐两本重要的圣训集,它们均有完整的英文译本。这两本圣训集就是著名的《布哈里圣训实录》[11]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2]
还有许多二级资源著作,对读者理解伊斯兰及其有用[13]。其中有些还很重要,是本著作的参考资料,主要有:ibn Abi al-Izz著《塔哈维信仰学注》[14],这是一部很重要的经典著作,详细阐释了伊斯兰信仰。
欧麦尔-阿西克著的“伊斯兰信仰系列”,包含《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信仰安拉》,《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信仰使者们及其信息》[15]
比拉-菲利普斯著《陶黑德基础》(或《伊斯兰一神论》)[16]
阿夫-塔布巴拉哈著《伊斯兰精神:信条和教导》[17]
关于作者在此遵循的“方法学”,作者尽力遵循持圣行与大众派教导,这是个穆斯林群体,把信仰和教导直接回归到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在此,不企图“重新解释”在几个世纪前就被穆斯林接受的真理,这也是当代人们对伊斯兰的主流观点。
在开始之前,应该注意安拉(Allah)和造物主(God)单词的用法。安拉是造物主(上帝)的个性化名字,有些类似于耶和华(Yahweh或后来的Jehovah)。安拉和造物主这两者也将被交替使用。

第2章 信仰主(安拉)
实际上,信仰安拉是整个伊斯兰信仰的基石。伊斯兰的其他所有信条和功修都围绕着妥当第信仰安拉展开。基于这个原因,伊斯兰对安拉信仰的描述是极其详细的,或许这是世界上其他宗教无法比拟的。事实上,著名穆斯林学者ibn Abi al-Izz al-Hanafi曾说过,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古兰经》的所有经文都不同形式地涉及到对安拉的信仰[18]
因此,任何对伊斯兰信仰的真诚探讨都必须始于信仰安拉的观点。的确,我们必须再次详细讨论此话题,在伊斯兰中,其它事务都基于这个基本信条。事实上,根据伊斯兰教义,所有先知都在教导信仰独一的主、他没有伙伴;这个他们的核心信息[19]。这是第一步和最重要的一步,对于个人认识过程至关重要。
人如何认识安拉?
   在陈述伊斯兰对该问题的观点之前,先回顾一些典型历史模式。
始于17世纪上半叶的基督教世界,随着“科学事实”和“圣经真理”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哲学家爱德华·赫伯特(Edward Herbert)、伏尔泰(Voltaire)和一些美国领袖,如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坚持一种被称为自然神论的哲学观。这些哲学家相信主、造物者和道德伦理。他们信仰能通过推理而发现的、所谓“自然宗教”学说。因此,他们蔑视启示的作用和教会的教导。
许多因素导致了这种哲学的发展。其中,如后所述,关键因素是这些学者不否认造物主存在背后的理性证据。因此,他们必须始于这个前提。然而,由于他们失望于教堂所传授的知识,他们受驱使得出如下结论:这个世界的真理是通过人类推理认知的,而不需要上帝的任何启示;即他们认为不需要上帝启示任何详细信息,而人类可以推理出这些信息。除此外,他们还狡辩说,上帝在这个造化中没有发挥进一步作用。因此,他们视同上帝如同手表制造商,后者在制造好手表及上发条后,就退到后台,而让手表自主运转。
总之,根据这种观点,人类被造物主遗弃,要自我发现如何在这个巨大造化中操行和生存。或许不涉及其哲学根源,这已成为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居民的生活方式。他们不检查求助于上帝去了解他们应该如何生活的必要性。确实,作为政治哲学,以世俗论著名,这是当今世的主流哲学[20](如稍后讨论,这个观点实际上违背了主的属性之一,即他是仁慈和同情仆人的,人类不应该认为他们被遗弃而不受指导,更不应该认为主在其造化中毫无目的。)
伊斯兰并不否认人类被赋予了强劲的推理能力和自然本能。许多科学家,包括上述哲学家们,都不能否认造物主存在的各种迹象。因此,他们完全接受造物主存在的概念。在人类历史中,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问题。事实上,古兰经这样描述这个观念,引用了早期使者们的话,“他们族中的使者说:‘难道对安拉即诸天与大地的创造者有怀疑吗?’”(14:10)。他们的问题在于没有妥当地认识主,不了解来自于主的、真正的、进而受保护的启示。这凸显了认识造物主正确方式的重要性。
伊斯兰承认主创造了人类,并赋予人类与生俱有的能力即认识和了解他有造物主这一真理。事实上,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每个孩子都生于fitrah(自然之道即伊斯兰)[21]。”换而言之,每个孩子生来就有认识真理和承认造物主存在的倾向。
因此,关于主的基本概念,人人,如哲学家、思想家和普通人,皆知。而同时,没有高尚德行和不成熟的人会完全忽略和背弃其造化的基础。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了解和认识主和造化者的愿望,这应该是每个人灵魂与生俱来的和自发的感情。
然而,需要在此说明有关造物主的另一个重要观点。很明显,造物主有别于其被造物而独立存在。因此,造物主并非存在于人的体验、思想或试验等领域的事物。事实上,认识主的方法不是通过在安静房间或遥远世界中苦思冥想,这不能把人导向主存在的确凿事实。但要知道造物主的细节知识,特别是要了解自己与主的应有关系,人只能求助于造物主及其启示,而没有其他可能方法。
来自于造物主的启示,体现在《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受启发的论述中,这都明确和毫不含糊地地表达了造物主的概念。它消除了人们对他的存在、全能和全知的质疑。它也回答了人们应该如何接近全能造物主的等相关问题。除此之外,经安拉的怜悯,他通过尊名和属性提供了关于他自己的大量信息,以便他真正成为被爱戴者、灵魂的崇拜对象和人生的灵感之源。
在紧接的页面中,将对伊斯兰的有关造物主的教义做出总结。这个总结,充其量只是冰山一角,特别在与《古兰经》和《圣训》中关于主的巨量信息相比时。

信条:安拉是唯一的创造者和维护者
当阅读《古兰经》时,有一件事肯定很显眼:安拉命令人类去思考造化的微妙和壮观。无论何时,《古兰经》的教导也不回避反思和合理思维。事实上,在《古兰经》中,这些基础知识被反复提及,作为一个途径只能产生唯一的结论,即除了通过伟大、神圣和高超造物主的目的和造化外,没有办法见证和欣赏这个造化的精妙[22]
事实上,安拉用一节经文给出了有力证据并折服了人类数个世纪:“是他们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还是他们就是创造者呢?难道他们曾创造诸天和大地吗?不,他们没有坚定信仰。”(52:35-36)这使很多人清楚了:他们显然不是凭空而来,他们也没有创造自己。因此,他们是造物主造化的结果,造物主先于万物而自我存在,而不是被造化之物。
虽然这种信仰是与生俱有的和明确的,但是各种来源的怀疑和迷误侵袭着人类[23]时代不同,侵袭人们的迷误形式不同。今天,许多人混淆于“造化论”和“进化论”。乃至有些人竟认为“造化论”是不科学的,而“进化论”才是。
目前,对宇宙存在的主流解释是大爆··炸理论。事实上,《微软百科全书》称之为“目前是对宇宙起源的可以接受的解释[24]。”这种说法很恰当,因为“科学”在不断改变着它的“事实”和解释。正如安拉在《古兰经》中指出:“难道他们创造了诸天和大地吗?不,他们没有坚定信仰。”(52:36)背离造物主的人们必须承认:他们确实不知道他们信仰什么,或许他们明天的信仰完全不同于今天的,实际上,它没有基于坚实基础。
大爆··炸理论和造化论之间的争论貌似炒作大于实质。根据微软百科全书,大爆··炸理论,“提出宇宙原本非常紧凑、密集和炽热。一些原始事件,称为大爆··炸的宇宙爆··炸发生在大约100亿至200亿年之前,自那时起宇宙就在膨胀和冷却着[25]。”但这引出的问题是谁创造了大爆··炸中涉及到的事务[26]?如果这个事务仍然需要创造者,那么有证据支持这个创造者后来没有在宇宙中造化新物种吗?
当然,与大爆··炸理论相关的一个更大问题是,这种随机爆··炸怎么会导致人们今天看到的如此匀称、卓越和美丽的宇宙呢?例如,在广岛和长崎爆··炸后,为什么没有呈现出如此美丽和组织尽然的场景呢?
令人很惊讶: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仍然拒绝正视对他们灵魂很清晰的真理,而说出一些至少听起来很滑稽的话。例如,著名无神论者赫胥黎(Huxley)曾经居然说:“若六个猴子坐在打字机前乱敲键盘数百万年,有可能最后敲出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的一行。现在,宇宙情形也然,是经过数十亿年随机力量演化的结果[27]。”瓦黑得(Waheed Uddeen Khan)利用“唯物论”推理回答得很到位:“给予我们概率论的数学本身表明宇宙存在的偶然性学说在数学上不可能的[28]。”
此外,除了要认识到这种存在必须有一个创造者之外,也要注意到宇宙自始至终的平衡性和有序性。这种秩序如此精确,乃至有时被称为“自然的微妙平衡。”万物协同工作,如同在人体之内那么和谐,令人惊叹不已。若没有身体各个器官之间的这种协作,持续的生命就没有可能。这个现象导致了一些其它重要结论。
首先,在没有受过训练或教导前提下,宇宙中的各种无生命元素之间的有序和协作是一种迹象,即它们仍然在创造者的控制和监管之下。这种造化中的各种对象没有自己的权力、能力或目标,否则它们极可能违背宇宙规律和秩序。他们只有造物主所提供给他们的各组件。它们的协同工作水平在说明着,他们都由全知、全能的造物主掌管和指导,他们是顺从造物主的。否则只会混乱,特别在考虑到组成该宇宙万物的海量原子和其他粒子时。
其次,有一个明确迹象,即宇宙的创造者和主人有一位且唯一,这个平衡和统一的宇宙不可能有多个创造者。这基于前述观点。若有多个创造者,每位都具有意志和权利,那么,就别指望宇宙会有今天这么统一、平衡和和谐。这便是著名的“排他论”,很多哲学家在过去都详细讨论这个问题。例如,在《塔哈维信仰学注释》中便有这种论证,
如果有两位创造者,他们对某事看法不同,一位想移动X,而另一位不希望移动它,或一位想使Y为生物,而另一位希望它为无生命体,那么,从逻辑上讲有三种可能性。第一、两者的意愿都被执行;第二、只有一位的意愿被执行;第三、两者的意愿都不被执行。第一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因为这需要对立面共存。第三种情形被取消,因为让一个物体既不移动又移动,这是不可能的。这只意味着他们两个都不能执行自己的意愿,而失去了成为主的资格。最后,如果一个实现意志,而另一个不能;则前者值得为主,而后者则无资格[29]
因此,宇宙拥有原始和唯一的造化者、维护者和最终的裁决者;人本性这么相信,从逻辑上也容易得出该结论。事实上,伊斯兰学者们都非常坚信这个明显事实,根据著名伊斯兰学者伊本•泰米耶,除最嚣张和傲慢者外,全人类都接受和承认一神论,除了唯一的造化者外,再没有主宰和造化者[30]。这是人类本性释然。人类承认和认识到这个世界必须有一位创造者,人类也意识到这个造物主必须是唯一的[31]
虽然在前面论述中有些话题相互交融,但是人们可以总结出,安拉是唯一的创造者和该创造的维持者。古兰经这么论述和表达这类基本真理:
“安拉对于诸事确是全能的。”(2:20)
“他是诸天与大地的创造者。他没有配偶,怎么会有儿女呢?他曾创造万物,他是全知万物的。这是安拉,你们的主,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他是万物的创造者,故你们当拜他。他是万物的监护者。众目不能见他,他却能见众目。他是精明和彻知的。”(6:101-103)
“难道你们在安拉的宗教之外寻求?当诸天与大地中的万物都自愿或勉强地顺从他时。他们都将归回他”(3:23)
“诸天与大地中的万物都自愿或勉强地(只)为安拉而叩头,他们的阴影也朝夕为他而叩头。”(13:15)
安拉是宇宙的唯一创造者和维持者,一旦得出这个结论,许多推论水到渠成。此外,或许人要自问的一个最重要问题是:人与创造者的关系应该是什么?这会直接将我们带进另一话题,即只有安拉值得崇拜。

信条:安拉必须是唯一应受崇拜者
在涉及“对造物主信仰”的伊斯兰观时,认可唯一的创造者和管理者存在的事实极其重要。事实上,认可这个事实,应该是毫无质疑的、是人类灵魂与生俱来的本性。更为重要和微妙的问题则是,人对唯一创造者和维持者的信仰。其实,人一旦理解和接受了安拉的前述属性和品质,那么人与造物主和掌管者之间应有的关系就变得清晰了。换句话说,这个结论应来自于该无可置疑的前提。
也许两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点。如上所述,事实上,安拉是唯一完美和伟大的主。他是一切幸福和相助之源,因只有他有权控制万物。他积极主动于他的创造,而没有任其自流,他的创造和重新创造是永远存在的行为。
而且,安拉是完美和伟大的,远超越于全人类的理解和想象。通常,人们对待他们所发现的完美、伟大及奇特事物的态度是什么?无非是敬畏、尊重和赞美。而且,人对其它事物的态度能等同于或超越于对待造物主的态度吗?为此,造物主说:“难道他们以被创造而不能创造任何物的东西去配安拉吗?”(7:191)“难道造物主等同于不能创造的(偶像)吗?你们怎么不吸取教训呢?”(16:17)
此外,安拉是人类的所有恩惠和福泽之源。确实,他是人生之源,为每个人准备了各种生活所需。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说:“如果你们要计算安拉的恩惠,你们会难以枚举。人确是不义和忘恩的。”(14:34)。如果没有安拉的援助和支持,人能带来这些恩惠吗呢?安拉在《古兰经》中为人类举例说明,“你(对非信士)说:‘告诉我,如果安拉消除你们的听觉和视觉,并封闭你们的心,那么除安拉外,还有哪个主能使你们复原?’你看我如何阐述教训,他们却置之不顾[32]。”(6:46)即使最珍贵的人生资源即雨水,除安拉外,人类仍然不能自产,除非安拉创造了具有合适特征的云以降雨水。
《古兰经》有一段美妙经文,安拉提醒了人类这种重要恩惠与其它恩惠,“你(穆罕默德)说:‘一切赞颂属于安拉。祝他所选的众仆(传达启示)平安。’究竟安拉更好?还是他们用来配安拉的更好呢?难道不是他造化了诸天与大地(更好),为你们从天降下雨水以培植美丽园圃?而你们不能使园圃中树木生长。除安拉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者吗?不,他们是举伴者。难道不是他使大地为安居之所、使诸河流贯穿其中,使诸山镇压其上,并在两海(咸水与甜水)间设置屏障?除安拉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者吗?不,他们大多数不知道。难道不是他答应受难者祈祷、解除其灾害,和以你们世代为大地的继任者吗?除安拉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者?你们很少觉悟。
难道不是他在陆海重重黑暗中引导你们,在降其恩惠之前使风为佳音的先锋?[33]除安拉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者?安拉超绝于他们用来匹配他的。难道不是他创造万物,然后加以重造,并从诸天与大地下为你们提供给养?除安拉外,难道还有应受崇拜者?你说:‘拿出你们的证据,如果你们是诚实的。’”(27:59-64)
那么,难道逻辑上允许人用无礼、忽视和傲慢态度对待唯一造物主?确实,难道不能用谦逊、感恩、爱戴和奉献态度对待给予人类这些恩典的伟大、奇妙的创造者?
这两则例子,即安拉的独特权力和能力、安拉赐予的独特恩惠,应该足以证明只有安拉应该受人类爱戴、赞美和崇拜。安拉在《古兰经》中多处用不同方式提及这点,有种人认可只有一个创造者,然而同时他们忽视他而崇拜假神和偶像。例如,安拉指出:“你(穆罕默德啊!对偶像崇拜者)说:‘大地及其中万物,究竟为谁所有?如果你们知道。’他们将说:‘为安拉所有。’你(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吸取教训呢?’”(23:84-85)安拉还说:“你(穆罕默德啊!对偶像崇拜者)说:‘万物主权在谁掌握之中?他保护众生,而他没有保护者,如果你们知道。’他们要说:‘是安拉。’你(穆罕默德啊!对偶像崇拜者)说:‘你们怎么受欺骗而背离真理呢?’”(23:88-89)
事实上,只有安拉能够提供指导,而人们崇拜的那些假神丝毫无能为力。因此安拉说:“你说:‘是你们的配主导人于真理吗?”你说:‘安拉导人于真理,是能导人于真理的他更值得遵循?还是须受引导才能遵循正道者更值得遵循?你们怎么了?你们怎么这样判断?’他们大多数只凭猜想,猜想难以抵制真理。安拉确是全知他们所作所为的。”(10:35-36)
根据以上经文以及分布在古兰经中的许多其他论据,可以得出结论即除安拉外没有值得受崇拜者。因此,如果除安拉外没有值得受崇拜者,那么个人坚持只崇拜安拉也是合情合理的。这实际上是伊斯兰的核心信息和所有先知宣传的关键信息。这是伊斯兰作证言的第一部分核心内容即“我作证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
在此,从伊斯兰视角明确术语“崇拜”的意义至关重要。《古兰经》和阿拉伯语中的术语ibaadah被翻译为“崇拜”,但这个词与英文单词“崇拜”有完全不同的内涵。
《牛津英语词典》把“崇拜”定义为,“尊敬为超自然存在或力量或神圣事物;尊崇或敬仰;用适当活动、仪式或者典礼尊崇[34]。”在英文单词崇拜的词根意指“去尊敬”,因此,在英文中可进一步定义为:“为敬仰神而履行的虔诚活动。[35]
而比拉-菲利普斯指出,然而,在最后启示所用的语言及阿拉伯语语境下,崇拜被称为ibaadah,这个词来源于名词abd(意指“奴仆”)。奴隶是按照主人意志行事的人。因此,根据最后启示,崇拜指“谦恭地服从造物主的意志”。这是安拉向人类派遣所有先知去宣传的信息的本质。例如,对崇拜的这种理解,先知尔萨也做了重点表述,根据《圣经》马太福音7:21,“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进入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意志的人才能进入[36]。”
因此,一神论宗教(即信仰安拉是唯一应受崇拜者)特别在这方面超越了许多西方人所理解的崇拜观。al-Saadi 这样定义了一神论,用真知和确定去了解和认识:安拉是唯一造物主,是唯一应受崇拜者;主的属性及其意思是被造物所不具备的;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如果人承认了这点,而且正确认识了它,他将把一切内在的、外在的臣服和崇拜行为只针对安拉。他会履行伊斯兰的外在功修,如礼拜、斋戒……奋斗、劝善止恶、孝敬父母、联系亲戚、实现安拉的权利及其造化的权利……除了取悦安拉并期待安拉的回赐外,人在今世没有其它目的。在他日常生活中,他会跟随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他的信仰仅限于经古兰经和圣训证实的,他的行为和行动都应符合安拉及其使者的规定。他在所有事务中的特征和方式都会模仿先知及其教导和行为[37]
伊斯兰一神论的崇拜观既包括内心感情,也包括身体行动。内心感情包括只信任和依靠安拉、只畏惧安拉、只期望安拉并完全满意安拉为主。事实上,这两方面在崇拜安拉时要有机结合地起来。al-Saadi进一步指出,崇拜的精神和行为是通过对安拉的爱戴和服从而实现。完全爱戴安拉和彻底服从安拉才是崇拜的实质。如果崇拜行为缺乏这两者或其中之一,则并非真正的崇拜行为。因崇拜的实质在于服从和呼吁安拉。这只有在彻底和完全爱戴安拉中体现出来[38]
根据上面论述,很明显,相信安拉是唯一应受崇拜者,实际上有很多相应的推论,也要我们遵守。特别是在生活各个方面都必须完全奉献于安拉。不理解这个事实,就难以把握以清真言的本质,“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做一简要解释可以使这个概念更加清晰。
首先,所有崇拜仪式都必须只针对安拉。礼拜、斋戒、朝觐和施舍等都必须以取悦安拉和只崇拜他为目的。例如,如果有人祈求安拉之外者,他实际上违犯了“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原则。事实上,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说:“祈求是崇拜的精华[39]。”
其次,生活中的所有最终权力均依赖于安拉。换而言之,人必须只能服从来自于安拉的命令和启示。他是造物主,他有权利制定法律和法规以指导人类。“一切判决只归安拉。他命令你们只崇拜他,这才是正教。而世人大多不知道。”(12:40)故意忽略或傲慢取代来自于造物主的法律只意味着人没有真正顺服安拉、并没有把他作为唯一服从和崇拜对象。事实上,安拉明确指出,以前民族在面对这个问题时犯过错误。安拉说:“他们(犹太人和基督徒)舍安拉而把其博士、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当做主[通过服从他们依据私欲做出的合法与非法规定]。他们奉命只崇拜唯一的造物主;除他之外绝无应受崇拜者。赞颂安拉超乎他们所用来匹配他的!”(9:31)
第三,人的爱戴、忠诚和喜好等必须要与安拉所启示的信息一致。当内心流溢着只信仰、爱戴和赞美安拉时,这些会发自于内心。这是个相当简单而影响深远的概念。信仰的完整性要求在内心安拉应该最受爱戴,他是灵魂的挚爱。当这个事实渗透于人时,他便开始热爱挚爱者所爱和讨厌挚爱者所讨厌。虽然这在人类关系中习以为常,在描述人与他的主之间的关系时甚至更加强烈和全面。
因此,如果发现安拉喜爱某事物,那么他的忠实崇拜者和仆人也爱之;如果发现安拉讨厌某事物,他的忠实崇拜者和仆人也讨厌那事物——尽管安拉创造了它,并用于考验世人,并且使之随手可及。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关键是来自于安拉的启示。例如,如果安拉说他喜爱纯洁、真诚、善良和施舍,这些都应受到穆斯林喜爱;若安拉说他不喜欢偶像崇拜、通奸、同性恋和饮酒等,那么虔诚信士们应立即讨厌所有这些令人不快的行为。所有这些都是信仰安拉为唯一受崇拜对象的组成部分。
虽然接受安拉是唯一受崇拜者是一神论的重要基础,这个概念总难以全面理解和妥当应用。这对人类的重大损失,因为理解一神论这方面知识是通往健康和合理的“真正生活”的关键,伊本·泰米耶写道,你们必须知道,人对安拉的需要是,他崇拜安拉而不以物配主;这种需要难以比拟。在某些方面,它类似于人体对食物和饮料的需求。不过,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人的本质在于内心和灵魂。它们不能繁荣昌盛,除非通过建立与安拉的联系,并确信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例如,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记念安拉外,没有真正的宁静。确实,当人在走向他的主,将觐见他的主,他肯定觐见他的主。对他而言,除了觐见主外,没有真正幸福可言[40]。如果人在安拉之外体验到了快乐或幸福,那么这种欢乐和幸福也不会长久:它会从一种属性变为另一种属性,从一个人移到另一个人。在某时间或者只在某时刻享受它的人,事实上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或享受,有时它甚至会伤害他,当他接近它时,它会更加伤害他。而他的主,无论何时何地,都绝对永远伴随他。无论他在哪儿,他的主都彻知和帮助他。
如果某人崇拜任何事物甚于安拉,即使他爱它,并在今世(从偶像崇拜中)获得某些爱及某些形式的快乐,但这种错误崇拜终究会毁灭该中毒者[41]
此外,若不强调相信安拉是这个宇宙的唯一创造者和维护者,则达不到对造物主的合理信仰。纵观历史,有些人停留于该明确前提,自认为这便是信仰造物主,也贴近真理。那种信仰是绝对必要的,但它并不充分。那种信仰必须随以与安拉的正确关系、内心情感和实际行动。通过这些行动,人才能真正以造物主为唯一的“神”——他极度爱戴、崇拜和服从的唯一对象。只有这样,他才完全否定了安拉之外的应受崇拜者。那时,也只有在那时,他才履行着信仰造物主的真正含义。
总之,基于前述事实:(1)人类应该渴望崇拜安拉,因他的伟大和完美,因他是唯一的创造者和管理者;(2)安拉独自拥有上述属性,因此只有他值得受崇拜;(3)人类应该彻底避免崇拜安拉之外的人或物。
在这两个部分结尾之处,需要增加最后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既然信仰安拉的迹象是如此确凿(在人本性中、在周围物质环境中、有史以来先知们教导的信息),崇拜除安拉之外的一切在理性和宗教上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因此,为安拉设置伙伴[42]或拒绝崇拜安拉,是狂妄大罪,若人死于这种状态,安拉不会原谅该罪过。安拉在《古兰经》中明确指出:“安拉必不赦宥以物配主的罪恶,他为自己所意欲的人而赦宥比这次等的罪过。以物配主者确已犯了大罪。”(4:48, 也见4:116).

信条:安拉的尊名和属性
要真正把奉献于和爱戴安拉重于爱慕任何其它可想象的事物,则需要了解安拉是唯一造化者和维护者之外的其它知识。事实上,信士会渴望更多地了解安拉[43]。当然,安拉超越了人类的体验范畴,因此我们不能准确详细地了解安拉,除非通过他的启示。通过安拉的启示和他的恩典与怜悯,安拉展现了关于他自己的大量信息,任何寻求真理者都能基于这些精确知识去了解和崇拜他的养主。
事实上,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安拉有99个尊名,比100少1个。”因此,我们可以找到《古兰经》提到的安拉尊名和属性。例如,安拉说:“安拉,除他外没有应受崇拜者。他是君主,他是至洁的,是健全的,是保佑的,是见证的,是万能的,是尊严的,是尊大的。赞颂安拉,超绝万物,他超乎他们所匹配他的。他是安拉,是创造者,是造化者,是赋形者,他有许多极美称号,凡在天地间者都赞颂他,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59:23-24)
在另一节被先知称为《古兰经》最伟大的经文中,安拉进一步描述了他的属性:“安拉,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他是永生不灭的,是维护万物的;瞌睡不能侵犯他,睡眠不能克服他;天地万物都是他的;不经他的许可,谁能在他那里替人说情呢?他知道他们面前的事,和他们身後的事;除他所启示的外,他们绝不能窥测他的玄妙;他的知觉,包罗天地。天地的维持,不能使他疲倦。他确是至尊的和至大的。”(2:255)
我们可以从《古兰经》和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论述中学习安拉的下述属性:安拉是普慈的,特慈的[44],宽恕的,接受忏悔的,忍耐的,原谅的和喜爱的[45]。他是慷慨的,宽宏的,恩赐的和温和的。他会响应那些呼吁他者,是拯救者。他是光荣的,伟大的,值得所有赞美的,他是创造万物的主,掌管审判日和最终清算的主。他是全听的,全明的,全知的和至睿的。他是空前强大的,无需的,万能的。他是自足的,无需的和供给的。他是至贵的和至高的。他是万物的监护者和保护者。他管理着他的创造、指挥、禁止、满意、恼怒、奖赏、惩罚、给予、收回、赞扬和贬低。他随意而作。他具有各种完美属性,而没有任何缺陷或缺点。他是伟大的、完美的,超绝于所有被匹配的。除了他的意志和允许外,原子也难以移动。
有关安拉的这些美好信息是安拉对人类的极大慈悯。如上所述,人类没有必要思考造物主的本质,造物主在他们的理解之外。不必衍生出有关造物主的奇谈怪论,安拉已经自我展示了足够信息以免人类迷误或被混淆。而且,他这样提供这类信息,人们都能理解,即使它是冰山一角也罢,毕竟造物主极其伟大。
关于这点,《古兰经》中已经很清楚:在伊斯兰信仰中,绝不允许对造物主有任何形式的拟人化。很多前人因此而迷误。许多西方人提出的著名而滑稽的描述是,“造物主按自己形象造人……”,伊斯兰没有这类论述。造物主和被造物是分离的,截然不同的。安拉的属性完美、伟大而圣洁。即使在安拉的属性和人的属性之间有“相同概念”,其实,二者品质不同,无法相提并论。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说:“任何物不像他。他确是全聪和全明的。”(42:11)在此要完全否定拟人化,同时要肯定安拉能听和能看。穆斯林要时刻意识到安拉的完美性,应防止因以不合适方式描述而贬低他。安拉没有人类的属性,人类也没有安拉的属性。违反最后这个原则会导致明显的失信和举伴安拉[46]
在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之前,人们接受安拉是宇宙的唯一创造者这个观点。然而,他们在各类崇拜中都举伴安拉。因此,伊斯兰旨在净化安拉是主的概念,并赋予了其正确理解。因此,出发点是要有知识并正确理解安拉的尊名和属性。若有知识,也能正确理解安拉的尊名和属性,那么他就绝不会以物配安拉。
此外,这些尊名和属性的知识及其理解对培育和灵魂净化起着深远作用。在现实中,安拉的每个尊名的知识应该导致人更加喜爱和敬畏安拉,伴以因其完美和伟大属性而更希望接近安拉。
而且,有关造物主的详细知识要比一般性模糊知识对人的影响大。许多著名伊斯兰学者都强调了这点。例如,伊本·泰米耶指出:“知道安拉的尊名及其含义并坚信的人将比那些不知道但相信的人信仰更好[47]。”Ibn Saadi也指出,“当安拉美名和属性的知识增加时,人的信仰就会随着增加,他就更加坚定[48]”。
安拉尊名和属性与先前两个概念(相信主是唯一创造者和管理者,相信主是唯一受崇拜者)之间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无疑,对一神论的偏离源于人没有理解和欣赏安拉的尊名、属性及其唯一性。如果人诚实地承认和理解了安拉的尊名和属性,那么就绝不会希望崇拜或顺从安拉之外者。
纵观人类历史[49],人类需要崇拜,这是与生俱来的本性。他们希望有一个主,他们能用以崇拜与敬仰。他们知道,肯定有个他们要谦卑地面对的、特殊和伟大的神灵。然而,很多人把他们的希望、信任、梦想和抱负委身于不值得的事物,诸如自然力量、无生命物体、其他人、唯物论、民族或种族等等。他们强迫自己相信,这些假崇拜目标能给他们带来他们所希望的和实现他们所梦想的。换而言之,他们开始赋予这些假神以神的属性。他们没有回归主,也没有通过属性认识主,而是崇拜、爱戴和赞美这类偶像。因此,他们远离了正道,背叛了真主。
安拉多次严厉谴责这种严重错误。经仔细排查,其错误根源是对这些属性的不正确信仰,而忽视了安拉的这些属性。例如,安拉说:“你(穆罕默德)说:‘难道你们要舍安拉而崇拜那些不能为你们主持祸福的事物吗?’安拉确是全聪和全明的。”(5:76)安拉又说:“他们舍安拉而祈祷那些到复活日也不会答应他们,而且忽视他们的祈祷的偶像,有谁比他们更迷误呢?当众人被集合时,那些被崇拜者要变成那些崇拜者的仇敌,并且否认曾受过他们的崇拜。”(46:5-6)安拉在另外经文中说:“他们舍安拉而崇拜(偶像),那些不能为他们主持从天上降下的和从地上生出一点给养,而且毫无能力。”(16:73)安拉又说:“难道造物主同不能创造的(偶像)一样吗?你们怎么不记取教诲呢?”(16:17),最后一个例子:“人们啊!有一个比喻,你们倾听吧!你们舍安拉而祈祷的(偶像)虽群策群力,绝不能创造一只苍蝇;如果苍蝇从他们身上夺取一点东西,他们也不能把那点东西抢回来。祈祷者和被祈祷者都是懦弱的!他们没有真实地尊敬安拉。安拉确是至强和万能的。”(22:73-74)
实际上,正是安拉在倾听、在应答、在赋予和在控制,安拉是最公正者和判决者,安拉在造化、管理、给予、和再造化等等。总之,如果人真正知道了安拉的尊名和属性,就永远不会去崇拜他之外的任何人或物。那些虚假的崇拜对象不应该值得崇拜。崇拜和祈求他们,无异于人类在贬低自己。悲惨莫过于他们因忽略安拉、举伴他,而导致了安拉的恼怒及最终的恶果。

总结
正确信仰安拉是伊斯兰信仰的本质和基石。这是关键——人生的关键、妥当生活的关键、理解真理的关键、幸福与安宁的关键。当人真正认识了安拉时,他会认识到崇拜安拉之外者没有任何意义。他会意识到这是他的灵魂受造及其一直在寻求的目标。人一旦意识到崇拜独一安拉的幸福,就绝不希望崇拜安拉之外的任何人物;这样,他的灵魂在得以安息、心灵得以平静。

第3章 宇宙
宇宙的起源和它如何说明安拉的存在

宇宙(被集成者)是由不同部分组成的。有星系和太阳系,它们在地球之上并超越地球。在地球上,有很多无生命体,如高山、海洋和陆地。也有品种繁多的动物界,今天,人们仍然在探索和发现着未知的被造物品种。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安拉创造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和瑰宝。
根据古兰经,很显然正是安拉创造了诸天与大地。例如,安拉说:“他用真理创造了诸天与大地。他超绝他们举伴他的任何事物”(16:3)。“他用真理创造了诸天与大地。他使夜晚走进白天,使白天走进夜晚。他制服太阳和月亮,(使)其(按固定路线)运行一定时期。他确实是万能的和至赦的”(39:5)。总之,安拉说:“安拉是所有事物的创造者,而且他是所有事物事务的处置者”(39:62)。
安拉的创造权力是人无法理解的。他给出命令,对象便被创造,就这么简单。安拉说:“[安拉是]诸天和大地的起源者。当他判决一件事时,他只对它说,‘有!’,它便存在了”(2:117,也见36:82和40:68)。他是创造者、定型者、决定组成者和引导各种被造化物者。安拉说:“荣耀你的主——至高者的尊名,他谁创造了(一切)并均衡了它,他测量并引导。”(87:1-3)
      安拉还指出,他分六个阶段创造诸天和大地。“安拉,是他在六天内创造了诸天、大地及其间万物[50]。然后他[以适合他的方式]升上了宝座。除他外,你们没有保护者或说情者。那么,你们怎么不记(或被训诫)呢?”(32:4,也见7:54,10:3,11:7,25:59)
在“信条:安拉是唯一创造者和维护者”一节,对这种造化构成的长幅讨论说明了事实:确实存在唯一造物主和维持者。因此,没有必要在此重复。然而,思考这种造化,便可以推演出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论点。
在古兰经很多经文中,安拉提及这种造化的各方面,并将其描述为对思考者的迹象[51]。例如,安拉说,“正是他拓展了大地,并在其中放置了稳固的群山和河流,他使各种水果成对。他使夜晚覆盖白天。确实,在这些事物中有对思考者的迹象”(13:3)。“他从天上降下(雨)水,你们从中饮用和(生长)用于牧放的植被,他们用于种植庄稼、橄榄、枣子、葡萄和各种水果。
确实!其中是对思考者明显证据和标志。他为你们制服夜晚和白天,日月星辰也奉命服从。确实,其中是对理解者的证据。他为你们创造了大地上的不同颜色。确实!这是对记忆者的迹象。”(16:10-13)。引用最后一个例子,安拉说:“确实!在诸天与大地的造化,在日夜的交替,在供人使用的航海船舶,在从天而降用于恢复大地生机的(雨)水中,在他分布(在大地)的各种动物品种中,在被保持在诸天与大地间的风云中,确实是对理解者的迹象。”(2:164)
在如今的喧嚣世界中,很多人发现无暇思考这种造化、他们在这种造化中的位置和这种造化的目的。然而,人们用时间去反思和思考至关重要。只有在反思和思考时,才会发现将带他们归回造物主的迹象和教训,这是人生的最关键步骤。迹象实际上就在他们周围,若他们能思考这些迹象该多好啊!因此,安拉说,“我将在宇宙中和他们自身中对他们显示我的迹象,直到这(古兰经)是道理对他们很明显。你的主是所有事物的见证者,难道这不足够吗?”(41:53)
思考这种创造的复杂性和有序性会使人意识到,在这个造化背后肯定有目的。这种造化如此精确和完善,而若造化无缘无故,则是不可想象的[52]。这点是安拉在古兰经中多次指出的。例如,安拉说:“我不会为了游戏而创造诸天、大地及其间一切。”(21:16)安拉还说:“确实!在创造诸天和大地中、在白天和黑夜交替中,确是有对理解者的迹象。那些站着、坐着、在其侧面躺着记念(总在拜功中)安拉的人深思诸天与地的造化,并(说):‘我们的主啊!你并非徒然创造(所有这些),荣耀归你(你超绝他们举伴你的任何事物)!。求你救我们脱离火狱中的煎熬’”(3:190-191)。安拉还说,“难道他们不深思他们自身?安拉不会创造诸天与地,和其间一切,除了用真理并规定其期限。确实,很多人否认去见主”(30:8)。同样,安拉说:“难道你认为我在游戏中(没有任何目的)造化了你们、你们也不会被带回我?”(23:115)
古兰经论据是在逻辑上不能得到其它结论。确实,若人相信安拉是创造者,顾名思义,如此有序和美妙的造化,若没有任何目的,则是不相称的。那些相信创造者存在的人,若认为在创造时没有任何目的或想法,则无异于把创造者视同为天真的甚至愚蠢的。也很难相信那种漫无目的创造者会创造出大家见证的这个美妙造化。
不,确实,造化也指向造物主的某些属性、这种完美造化之后的非常重要的目的。整个自然界说明造物主具有特性,他不会仅因玩耍或玩笑而造化自然界。这个创造者只能是具有完美和崇高属性的安拉,即这种造化需要安拉,在安拉的控制之下,也只有安拉的控制之下,才能公正和妥当。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说,“若除了安拉,在其(诸天与大地)间还有众神,那么,它们(诸天与大地)会被毁灭。荣耀全归安拉,宝座之主,(他至高而)超越他们所描述给他的。”(21:22)
通过简单思考这个创造就可得到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结论,即从无中创造事物的创造者能容易地重新创造该事物。如果他有能力在事物灭亡后重新创造,那么就有能力复活他们并把他们带到他面前。很明显,这种想法对人类在今世的行为有不祥反响后果。因此,安拉指出了这个事实,并在整部兰经中提醒人们其含义。
例如,安拉说:“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安拉,创造了诸天与大地的他能够创造出类似物品。他为它们制定了一个期限,其中毫无疑问。而作恶者拒绝[真理,绝不接受],也不相信。”(17:99)。另一节经文指出,他[人类]为我设了一个比喻,而他忘却了他自己的造化。他说:‘谁能使朽骨复活呢?’你说:‘初次创造他的,将使他复活;他是全知造化的。他为你们从绿树创造火,你们便用那绿树燃火。’ 难道造化诸天与大地的他不能造像他们那种人吗?不然!他确是善造的和全知的。当他要造化一事物时,他的命令只需对它说:‘有’,它就存在了。赞颂安拉,超绝万物!一切事物主权都在他手中,你们只被召归于他。”(36:78-83)。
在另一节经文中,安拉指出,“观察安拉的仁慈的效果,他如何使干枯的大地恢复生机。确实!复生干枯大地的他(安拉)将能(在复生日)复生死人,他能做任何事情。”(30:50)安拉还说:“他的证据之一是创造诸天和大地、和他分布在两者中的生物。在他愿意时,他有能力集合他们[即在去世、身体零散后的复活日复活他们]。”(42:29)
另一节经文说:“正是他初次创建,然后将重复它(在它被毁灭后),这对他更容易。诸天和大地间的最高属性属于他。他是万能的和至睿的”(30:27)。而且,作为最后例子,安拉说:“难道他们不明白?安拉,他创造了诸天和大地,并没有因创造而疲倦,能够给死物生命。他能做任何事情。”(46:33)
考虑到造化必有目的这一事实,因此,这种创造便是复活的一个明显迹象。复活的概念不但不违反自然,而且与自然完全一致。安拉在下述经文中不仅指出了那些拒绝真理者的狂妄,也指出了他们行为的结果,人类啊!如果你们质疑复生,那么,我确实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造化阿丹),继用男女的一小滴混合爱液,继用一块凝血,继用成型的和不成型的肉团,我使之对你们清晰(显示我随意愿做事的力量和能力)。我使我所急欲的(胎儿)在子宫里安居一个定期,然后,我使你们生为婴儿,然后(使你们生长),以便你们达到成年。
你们中有少亡者;有复返于最劣年纪者,以便他在有知识后什么也不知道。你看大地是干枯的,当我降雨水于大地时,它就膨胀并长出各种美丽植物。这是因为安拉是真宰,他能使死者复生,他对于万事是全能的。复活确是要来临的,毫无疑问,安拉要复活坟墓中的尸体。有人争论安拉,但他无知识、无指导和无灿烂的经典;他傲慢地走开(安拉的大道),以便诱人叛离安拉的大道。他在今世要受凌辱,复活日我要使他尝试烧灼的刑罚。这是因为你所犯的罪行,也因为真主绝不是亏待众仆人的。(22:5-10)。
否定复活的人在希望安拉将如同对待虔诚者那样对待作恶者。这与安拉的期望不相称。安拉明确指出,情形远非如此,并强调指出这种想法只来自于那些不信主的人。安拉说,“我并非漫无目的地创造了诸天与大地及其间一切!这是那些非信士的想法!祸哉,那些非信士!难道我对待大地上那些信仰并和行善者如同作恶者?对待虔诚者如同恶人?”(38:27-28)
创造中迹象很多,启示中提醒和教训也很多。我们必须要问:如果不以适当方式响应周围的证据,人的借口是什么?难道不希望他有合理借口?若顽固和傲慢地拒绝那么多迹象的人最终得到从宽处理,安拉还公道吗?
创造宇宙的背后智慧
      根据上面和前面讨论,我们可以看出在创造宇宙的背景智慧。这可按下述几点讨论:
      (1)如上一章所论述,造化及其性质说明了造物主的存在。
      (2)这个宇宙的规模、完善和细节说明了这个造化的目的。若智慧的造物主漫无目的地造化具有这种形式的事物,则是不相称的。
      (3)最初的造化也表明安拉有再造化的能力。他从无中能创造,则也很容易再造化。这是复生来临的预警和标志。
上述三点在前面章或本章前面节中讨论过。然而,在这个宇宙的造化背景中,仍然有其它重要事项。宇宙的造化指明或体现了安拉的许多属性。宇宙是美丽的,令人惊奇和切意。例如,安拉总有能力创造,但在他创建之前,这种属性没有体现出来。当然,他创造的方式也体现出了他的许多其他崇高属性。它们显示了他的完整能力、力量、智慧、知识(体现在造化均衡中)和伟大。如果没有创造宇宙,这些奇妙属性虽然本已存在,但没有被展现,也就不会得到赞赏。这表明,这是真主创造这个宇宙的伟大和美妙之处。
实际上,这个创造中的每件事情都顺服安拉的意志和命令,都说明了他的伟大和统治属性。被造物深知安拉的真理,只臣服他、向他叩头和顺从他,而一些人类除外[53],如后所述。安拉说,“诸天与大地间的动物和天使们,都只为安拉而叩头,他们不敢自大[他们谦卑地崇拜安拉]。”(16:49)。
创造宇宙背后还有另一个伟大目的。这个造化的各方面意味着要服务一种生物即人类。这是安拉对这个生物的特定慈悯。安拉在古兰经中说,“(人们啊!)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安拉曾为你们制服诸天与大地间的一切,他博施你们表里恩惠。然而有人还争论安拉,尽管他们没有知识、向导和灿烂的经典。”(31:20)。他还说,“(他)为你们制服了在诸天和大地上的一切,作为来自于他的恩惠。其中确实有对深思者的迹象。”(45:13,也见古兰经14:32-33;16:12和22:65)
这是伟大慈悯,更是重大责任。这些经文绝不意味着人可以随意处置这些资源。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说,“世界是甜蜜的和绿色(诱人)的,安拉让你们负责,以检查你们将如何表现,所以谨慎对待现实事物……”人们可以看到,这种伟大慈悯伴以重大责任。换而言之,有一些使用被造物的方法或目的。因此,问题是:为什么安拉让所有这些资源为人类服务?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讨论人类和其他被造物之间的关系。

人类和造化[54]
前面的讨论表明,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殊造化物,以人类著称。然而,人祖的原始、物理造化与其他造化区别不大。人祖阿丹的物理组成来自于粘土和水,后两者已经是在宇宙中被造化好的物质。这个事实在古兰经多处提及。例如,安拉说,“正是他用水创造人,使人成为血族和姻亲。你的主是全能的。”(25:54)。安拉还说,“我确已用黑色成形黏土创造了人。”(15:26)
在造化人祖阿丹的下个阶段中出现了真正的区别。人类是很独特的物种,是物理性和造物主赐予的特殊精神性的结合体。事实上,这点使他们显然有别于地球上其他生物。这个阶段被古兰经描述为,“他以适当比例塑造了他,并吹了他灵魂,他给你听力(耳朵)、视力(眼睛)和心灵。你们却很少感谢。”(32:9)
甚至在造化这个物种之前,安拉就通告天使们,这个造化物在地球上有个特殊目的,继承以前造化物。安拉说:“看,你的主对天使们说,‘我将为地球造化个继承的代理人。’”(2:30)在安拉把来自他的精神吹入这个造化物之后,在他赐予了他知识之后,安拉的一类特殊造化物即天使们奉命叩拜这个新造化物。例如,安拉说,“所以,当我完全塑造了他,并吹入他(亚当)为他造化的灵魂时,(你们)向他叩头。”(15:29)
    安拉指明了人类和其他造化物之间的另一个差别。安拉说人类自主选择接受了信托责任,即自由意志与道德责任。其他造化物在被施以这个重大责任时都拒绝了。只有人类肩负起了这个重担。安拉如此描述了这个场景,安拉说:“确实,我确实提供了信任[或道义上的责任,所有真主所命定的职责]的诸天、大地和山脉,但他们拒绝承担,也害怕它。但人却承担了。诚然,他是(对己)不公正的和无知的(其结果)。”(33:72)宇宙中所有事物都心甘情愿和顺从地服从和鞠躬安拉,只有部分人类和精灵除外。这些都必须服从安拉的宇宙规律,无论愿意与否;而人被赋予了意志自由境界,他们可能会决定不服从安拉的道德法则。因此,安拉说:“你难道不知道吗?在诸天上的、在地上的,日月群星,山岳树木,牲畜和许多人都叩拜安拉。有许多人当受刑罚。受安拉凌辱者,没有人会尊敬他。安拉确实为所欲为。”(22:18)
虽然人类肩负着重大责任,安拉也多方面地帮助人类履行这一信托:安拉是最仁慈和体恤(安拉将在人类完成职责时以其特殊方式奖励人,安拉是最慷慨和善于欣赏的。)伴随着人类肩负的这个伟大责任,也为人设置了明显不同与其他动物的特征。人类最突出和显着特点如下:
(1)健全和自然的性格,以备也适于被引导到相信只有安拉是唯一受崇拜的对象;
(2)通过安拉赐予人类的智慧和心灵去理解和认识问题的能力[55]
(3)选择善良之道或邪恶之途的自由意志,以及实施所作出的选择的有限自由;
(4)自己做出选择的责任,这是被赋予自由意志和能力的必然结果[56]
(5)除了前面提到的事实外,所有资源都奉命供他使用。鉴于所有这些特质,人应该认识到,他在今世有其特殊而崇高的目的和目标。类似于造化宇宙的智慧证据,人类的造化及其特点应该让每个人都明白,造物主不致于只为游戏而造化人。“难道你认为我游戏般(没有任何目的)造化你们,而你们不会被带回给我?”(23:115)
事实上,远不止于此,创造了宇宙和人类的伟大造物主,甚至为人的神奇解剖组织提供了最详细的需求,普慈特赐之主为人类启示指导、发布命令、显示应做和警示非法。因此,安拉修辞地说:“难道人认为他被放任自流[而没有奉命,也不因主责成的责任而受惩罚或奖励]吗?”(75:36)
因此,人类应该认识到,他这辈子行为有报应。在这个意义上说,他做的任何事情远非毫无意义或没有后果。他的生活有目的,造物主会关注他的任何和每个思想、意图、动作和行为。
人生有目标,认识到这点至关重要。事实上,这种认识可能是改变人生、回归伟大奇妙造物主和自愿顺从他的良好开端。若认识不到这个事实,则按某种方式操行没有必要、意义或目的。因为没有主或真正目的存在,凡事无关紧要,做事没有道德正误之分,则人们就为所欲为。当人观察到这种造化的实质、目的和作用后,从理论上讲,对其人生应该有伟大而深远影响。
而且,正如Karzoon指出,
当人无视他受造化的目标和被赋予的作用时,他会忙于其它目标……这会改变安拉赋予他们的基本人性和作用。由于这个原因,出现了矛盾和混乱,人类随即被拖入两个不同方向即精神方向和身体方向[57]
Karzoon然后指出,使这两者兼容的唯一途径是借助于伊斯兰教导。只有这些教导能妥当和平衡地满足精神和身体需要。无视该目的和路径会导致当今的这种社会,其中主要目标是欲望欲望,而更大、更重要的伦理和道德问题和需求也被无情地忽视着[58]
在此,值得讨论一些人类学观点,这些观点完全矛盾于伊斯兰人类学观点。
第一种观点是,人类是不经过造化主、而只是某种漫无目的、偶尔出现的物质性动物[59]。领先的存在主义者导师如萨特(Sartre)和加缪(Camus)论述生活和行为的荒谬或无意义。其他人也表达了这种生活态度。死于1976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外科大夫雅克·莫诺(Jacques Monod)说,
最终,人将会知道漠然浩瀚的宇宙中,他很孤独;他只是偶然出现而已。他知道,如同吉普赛人,他对所生活的宇宙很陌生:宇宙欣赏不了他的音乐、也无视他的希望、痛苦和罪行[60]
诺贝尔奖获得者史蒂芬温伯格(Steven Weinberg)说,“我们越了解宇宙,则它越显得没有意义和陌生。”[61]
前面的讨论说明了这种观点如何不同于从伊斯兰观点。同时,可以明确看到这种人类学观点对人类心理和人类行为产生的影响。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虽然不是穆斯林,也显然认识到了这种物质性世界观的恶果,这种唯物论世界观没有目的、没有后世,最终也不会与自己的主相会。
雨果这样描述了这个唯利是图、漫无目的的教条的影响。他写道,人们把所有考虑限于今世生活,这种倾向是灾难性的。事实上,通过说服人在今世的物质生活是人生目的,而不顾及死后生活;这样,生活的烦恼将被过量放大,其代价更高。其结果是,后世生活变得不可能;创伤,本为导致完美的神圣法律,被变成了导致火狱的绝望法律。同样道理也适用于其他社会事务……促使生活胆子轻量化、使人坚强、豁达、合理,有耐心、勇敢,有魄力,并适中、宽宏和享有自由的机制,就是完美的永久生活,其闪烁之光为黑暗中的今世生活导航……我们每个人的职责是仰望诸天,所有灵魂追求后世生活,只有在那里,真正正义得以实施,每个人的行为受到公判[62]
笔者有亲身在美国监狱工作的经历。当问及无数犯人为什么要犯罪时?得到的响应总是,“为什么不呢?”他们只关心能否逃脱而不被抓住。他们在今世不对造物主负责,也没有任何意义上的生活目的。确实,若人愚蠢到只相信人生是漫无目的和偶然的,还有必要与他争论思维方式吗?
总之,人类的漫无目的、人类只是偶然出现,这一信仰很不符合逻辑,其潜在危害也很大,特别对人类的未来(死后生活)。
第二种观点也有如上的灾难性后果,可视同为上述观点的子集,即人类只是从动物简单进化的产物。根据这种思维方式,人类是双重的,即物质元素,和直接进化自于动物,如作为近亲的类猿。古兰经关于人祖的造化观在前面已经讨论过了。它清楚表明,人类是安拉创造的单独动物,并被动物进化或变异结果。
这种方法以达尔文学说著名[63]。若人类自认为只是比猿猴略微高级点的动物而已,人生还有意义吗?这种观点能被用于合理化人类的兽行?难道生命仅是优胜劣汰、生育和统治?实际上,在达尔文主义心理学或进化心理学中,人类行为被这种解释了。甚至强奸暴行被看成是生育的遗传性冲动的结果[64]
欧麦尔(Umaral-Ashqar)这样论述了达尔文学说,“达尔文的适者生存学说破坏了人类生活,因为它把理由给予了每个压迫者,无论他们是个人还是政府。当压迫者从事压迫、侵略、战争和阴谋时,并不认为是在做错事,而在遵循自然规律;依据是根据达尔文声称,即优胜劣汰式的生存法则。这种主张导致了殖民主义的最丑陋行径[65]。”
事实上,Al-Ashqar 所描述的思潮并非达尔文进化论之后才产生。事实上,早期提出这些学说的人也得到过同样结论。请看引自amdani的一段话: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在其《社会静力学》(SocialStatics)(1850年)中提到,“那些正在发挥作用的力量,给出了达到完全幸福的最佳方案,忽略了偶然性苦难,并最终消灭了阻挡前进道路的部分人类。”这一思路早由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二十年前在其《地质学原理》(1830年)中提出,“如果其它显著而微小的物种可以成千上万地屠杀(同类),那么我们万物之灵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呢?”他的学生,查尔斯·达尔文在(Charles Darwin)《人类的起源》(TheDescent of Man)(1871年)中确认说,“在不远的将来,一个或几个世纪之后,在全世界,人类中的文明种族必将消灭并取代野蛮的种族。”斯文·林克韦斯特(Sven Lindqvist)在一份旨在了解欧洲人民对种族灭绝的观点的调查中评述道,“在达尔文之后,如果你听到种族灭绝这种暴行,只需要耸耸肩表示无奈既可。如果你因此而感到不安,那只暴露了你的无知[66]。”
忽略了很多的“遗失的联系”和对进化论的科学质疑等事实[67]。难道这就是浩瀚宇宙的一切?难道被赋予了这么多能力的人类仅仅是行尸走肉?或要造物主来回答?再次,针对上述唯物论和偶然性观点,这只是其中的子集,这种观点似乎完全不合逻辑、潜在危害性严重。
在上述人类学观点之外,其实,还有些人相信造物主,但还自认为人天来罪恶。这种信念咋看就显得很奇怪,主已经为人类提供了那么多特性和资源;若这种最受慈悯的人生来就罪恶累累,那么得出的结论是这不合情理。然而,这就是许多人的信仰,特别是犹太人和基督教徒。
关于犹太人的信仰,Karzoon指出,犹太法典塔木德指出人生来有罪。犹太拉比认为保持美德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它违背了人类的本性。他们声称,主的计划是让人类人来邪恶,而迫使他们遵循法则是他们力所不及的。因此,人颠簸于随从私欲、作恶倾向或遵循主的法律之间,损失在所难免。出于这个原因,他们声称,当大卫谋杀和通奸时,他没有罪,因为其困境的真正原因正是主[68]。显然,若这是对人类灵魂的悟性,则放任灵魂和放纵自我很容易。如果正义不可企及,努力有何作用?事实上,他们期望人犯罪是时还在恼怒主制定了人类力所不及的宗教。
伊斯兰的人类灵魂观截然不同,而与参悟宇宙创造的伟大后得出的结论完全一致。如前所述的圣训中,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亲自说,“孩子生于fitrah(自然之道即伊斯兰),而他父母使他成为犹太人、基督徒或者马吉安。”[69]即远非孩子生来有罪,每个孩子都生于这个真正的宗教,只是因后来受到家挺、社会和环境影响,而步入不纯洁道路。
此外,安拉为人类启示的法律是人类力所能及的。安拉在古兰经中说,“真主只依各人能力而加以责成。”(2:286)此外,“真主只依他所赋予人的能力而加以责成。在窘迫之后,真主将给宽裕。”(65:7)因此,基于伊斯兰视角,犹太人信仰的这两个方面都是错误的。毫无疑问,在此讨论的犹太人信仰显然是错误的,并对人类福祉有潜在危害性。
基督徒相信“原罪”观。这种信仰宣称,人祖阿丹(亚当)曾经犯过的罪行被传递给了他的所有后代。因此,它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即使新生儿。消除这种罪行的唯一方法,他们宣称,是主派遣他的儿子为祭品。这种信仰,尤其是其后半部分,显然与伊斯兰一神论完全不符。主没有生儿子,伙伴或等同体、所谓“亲属。”
伊斯兰信仰指出,阿丹和和夏娃确实因受撒旦欺骗而犯罪了。然而,他们向主悔过,主也接受了他们的忏悔,这种罪行也因此而结束,根本没有被传递给别人。此外,让无辜者承担别人的罪行,就会显得安拉极其不公。因此,安拉说:“人只承担自己的罪行,而不会承担别人的罪行。”(6:164)。安拉还说,“负罪者不负别人罪行;负重罪者如果叫别人来替他负罪,那么,虽是近亲也不能替他担负丝毫。”(35:18,也见17:15和39:7)
因此,原罪概念显然错误,也具有潜在危害性[70]。它给出了对主及其公正性的一个谬论印象。它用“灵魂本质是邪恶的”这一信仰玷污了人类。
上述所有观点错误明显,潜在危害性巨大,绝非偶然。正如人类绝非“偶然”出现,有关人类学的信仰体系只有一种正确、与宇宙一致、合乎逻辑和有益。因此,作者用基于主的伊斯兰教导和观点进行阐述。

第4章 人类
关于人类已讨论了很多。但是,一些重要方面仍然有待单独探讨。

人类的高贵

人类是造物主(上帝)的造化物,他们不具有任何神性,也不分享造物主的如何品质;无论对人类整体还是对某个个体,这确实无疑。任何人都不可能是造物主的儿女。事实上,人类应该认识到:他们不是安拉造化的最巨大或最重要之物。安拉说:“造化诸天与地确是比造化人类更宏伟,但世人大半不知道。”(40:57)人在思考到自己只是安拉创造物中的小斑点,应该谦卑。
同时,尽管安拉以多种方式慈悯人类,给予他们的优点(美德)超越于给予其他造化物的。因此,在《古兰经》中可以读到:“我确已优待阿丹后裔,使他们在陆地上和大海上都有骑乘,我供给他们佳美食物,我使他们明显超过于我的其他创造。”(17:70)
事实上,每个人都面临两种截然不同的“潜能”。这始于人祖。当阿丹被造时,天使们奉命向他叩头。这些天使是精神力量,时刻准备服务于那些希望行善的人们。与此同时,发誓与人为敌的“撒旦”(恶魔,或伊布里斯)[71]会尽可能去误导人(去做恶事)。因此,这两种“潜力”那是就存在了。
人类有晋升或堕落的自由。这两种供人类的不同选择在《古兰经》多处有描述。安拉说:“我确已把人造成最美形态,然后我使他们变成最卑劣的,但信仰而且行善者将受到不断的报偿(天堂)。”(95:4-6)安拉又说:“那些信奉天经者和以物配主者中的非信士必入火狱,并永居其中,这种人是最恶之人。那些信仰且行善者是最优秀者”(98:6-7)
基于这两节经文,关键点是清晰的,即信仰和行动。通过真正信仰和正确行动,人才能实现其人生目标,并展现其最完美潜能。安拉在经文中描述这种造化的目的:“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要他们(只)崇拜我。”(51:56)
的确,人生目标是崇拜和取悦安拉,以获得安拉的喜悦。有些人不看好这个目标,他们似乎认为能为自己定制更多的目标。然而远非来自于真理。实际上,安拉把这种高贵造化物描述为他的仆人,彰显了作为安拉真正仆人的生活的最高贵性。这是安拉给于创造物中的最好赞美。例如,安拉这么提及天使们:“诸天与大地间的一切都属于他。靠近他的那些(天使)都在虔诚地崇拜他,既不傲慢又不倦怠,他们昼夜赞他超绝,绝不松懈。”(21:19-20)
和天使们一样,人类中的最高贵者也如此。安拉说:“麦西哈绝不拒绝做安拉的仆人,近邻(安拉)的天使们也不拒绝做安拉的仆人。凡拒绝崇拜安拉,而且妄自尊大者,他要把他们集合到他那里。”(4:172)的确,只有最无知者才拒绝顺服主,不愿成为尊荣造物主安拉的仆人。
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不要如基督徒赞扬麦丽燕之子那样赞扬我。我是安拉的仆人和使者[72]。”
成为安拉的忠实仆人是人类的最终目标,也是最大目标。实际上,只有这个目标能给人类带来心灵安慰,因为这个目标为人类灵魂深处所认可。如前所述,对认识和崇拜安拉的需要源于人类本性。若发现不了这个事实,人类将永远寻找不到真正幸福。
而且,通过崇拜安拉,人才成为最高尚、尊贵和荣耀者。成功莫过于此。这是最大的潜在目标,是每个人类应该清楚的事情。通过顺从唯一的养主安拉,就能接近这个目标,就会感到越来越幸福和知足。当他认识到这个事实时,应该竭力实现这个潜能。
实际上,当人认识到他只有一个清晰目标时,对他灵魂影响是深刻的。他无需追求无休止境的其它众多目标,也不会为完成这些目标而得到满足(的确,通常人们的众多目标相互矛盾,永远也无法全部实现)。他的精力无需消耗在实现这些金字塔式的目标上。当他有目标且目标唯一时,他能容易评估出是否在一直为实现那个目标而努力。他能把所有精力和思想都投入到了实现那个终极目标上。他确信目标和道路是清楚的,因此没有困惑和迟疑的任何理由。当他越接近那个终极目标时,他越能体验到真正的满足和快乐感。安拉这样描述了那些只承认、追求和崇拜安拉的人和那些追求其它众多目标的人的状况:“安拉设比喻,一个奴隶为许多纷争的伙伴共有(如同崇拜偶像)。另一个奴隶专属一个主人(如同只崇拜安拉)。这两者能相提并论吗?一切赞颂全归安拉!而他们多数人不知道。”(39:29)
尽管这是人类的终极目标,实际上安拉并不需要人类崇拜。安拉指出,“不信仰者,(不信仰安拉),安拉无求于人类或精灵。”(3:97)另一段经文说,“穆萨说:‘如果你们和大地上所有人都不信仰,(也无损于安拉),因为安拉确是富足的(无求的),确是可颂的。’”(14:8)
若情形如此,那么谁实际上受益于崇拜安拉?实际上,选择了崇拜安拉的人类能受益于其崇拜行为。通过净化灵魂,内心得以安宁,更重要地,通过树立与安拉的正确关系,人类两世受益。安拉在《古兰经》多处提醒人们了这点。例如,安拉说,“凡奋斗者,都只为自己奋斗,安拉确是无求于全世界的。”(29:6)另一个实例是经文,“你当感谢安拉。凡感谢者只为自己受益;凡忘恩者,须知安拉确是富足的、确是可颂的。”(31:12)最后一个实例是:“凡遵循正道者只为自受其益;凡误入迷途者自受其害。任何人都不承担别人的负担。在派遣使者(给出警告)前,我不惩罚(任何人)。”(17:15)
创造人类的智慧
如果人类的终极目标是只崇拜安拉,而安拉不受益于这种崇拜,那么人或许会问:造化人的智慧究竟是什么[73]?创造人类肯定有其智慧,因如前所述,安拉指明,他并非毫无目的、游戏般、玩笑式或以其它类似方式造化。他造化的每件事物种都有智慧,他是全聪的、和全知的。当天使们问及为什么在大地上放置这类生物时,安拉答复他们说他有他们不知道的知识[74]
然而,当思索诸天与地的造化情形时,有些人可能得出一些结论,这些结论或许是这个具体问题的部分答案。
首先,人们认识到人类不是寻常生物,被特别赋予了崇拜安拉的能力、运用自有意志的能力和使用心智的能力。安拉创造这个种类,如前所述,他们能够把自己提升到最高层次,或坠入无底深渊。这种造化本身不仅证明了造物主的存在,而且表明了造物主知识的宽广和惊奇性。造化天地万物并非是偶发性产生的或所谓的从其他生物进化而来的。这本身是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人类应该反思,他们难以逃脱有造物主的事实。
其次,人类的存在,以及具备行善或者作恶的能力,也体现了安拉的诸多属性,这是在诸天与地造化中难以体现的。无疑,“相对邪恶”的存在也件正面事情[75]。通过这些“邪恶”的存在,使得安拉的美好属性得以体现,诸如饶恕、慈悲、忍耐和欣赏行动。而且,他的公道、惩罚、控制万物等能力也通过如下机制得以体现:人类频繁遭受的不幸,人类感叹于为什么安拉允许其发生、安拉如何允许其发生?没有目标和智慧,就没有一切;在历史长河中,人们能认识到这些行动会给他们带来多大好处。
再者,安拉对信士和行善者的永久回报也证明了安拉确实是慈爱的和怜悯的。他将使他的忠实崇拜者,他们在今世认可、接受和实现其目标,处于一种永久幸福状态,这体现着安拉富有给予性和奖赏性。另外,那些甘愿选择忽视自身周围“迹象”并拒绝崇拜或顺服安拉者的命运,将彰显安拉的完全公正判决的权力和能力。

伊斯兰的全人类基本平等性

伊斯兰教义强调了现代社会仍然在设法解决的问题,即全人类的基本平等性。全人类都是安拉的创造,人人都有能力通过崇拜和顺从安拉提升为人的最高程度。因此,人类本身之间没有区别,在安拉、教法和穆斯林看来,只有人做出的选择将使他们有别,而无关于种族、肤色或国籍。
安拉说:“人类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并使你们成为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在安拉看来,你们最尊贵者是(信士中)最敬畏者。安拉确是全知的和彻知的。”(49:13)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该古兰经教导极为清晰,他在最大(他集合)的集会中说,“人们啊,的确,你们的主是唯一的,你们的先祖一样。确实,阿拉伯人不比非阿拉伯人优越,反之亦然;同样,浅肤色人不会比深肤色人优越,反之也然。只有通过虔诚(人才会变得优越)。我给你们如实传达了这个消息了吗[76]?”
在现代社会中,仍然能找到这中种族歧视和偏见。这种歧视在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时代之前存在,他消除了其踪迹。他曾说:“安拉移出了你们身上在愚昧时期的血统论瑕疵,事实上,要么虔诚信士,要么是卑劣作恶者;全人类都是阿丹后裔,而阿丹受造于泥土[77]。”
阿丹受造于泥土,人人都是他的后裔。在这个事实中能看到现存的所有种族论的“愚昧”,人类的各种肤色都归咎于于阿丹的来源即即各色泥土。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安拉用他从大地上收集的泥土造化了阿丹。因此,阿丹的后裔会因泥土不同而有区别:有些是红色,有些是白色,有些是黑色的,还有些是其它颜色的;有些随和,有些不易相处;有些邪恶,有些善良[78]。”
人们的多样性并非人类分裂的原因,而是彰显造物主伟大的迹象。安拉说:“他的一种迹象诸天与大地的造化,和你们语言及其肤色的差异。对于有学识的人,此中确有许多迹象。”(30:22).
因此,称为安拉的真正崇拜者的大门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无论其肤色、种族或民族等等。事实上,只有通过对安拉的崇拜,人才会得到应有荣耀和尊严,才会充满美德。这是伊斯兰历史长河中得以验证的信条[79]
关于这点,著名历史学家Arnold Toynbee写道,
“穆斯林之间种族意识的消失是伊斯兰的杰出成就之一,在当今世界中不乏对宣传这种伊斯兰美德的呼吁……[80]
人人基本平等性包括男女平等,无论人们听到对伊斯兰的何种宣传[81]。作为精神性存在,人值得崇拜安拉,男女之间毫无区别[82]。在安拉面前,两者平等。
安拉说,“凡行善者,无论男女,只要是真信士,我必要给予他们幸福生活,我必要以他们所行的最大善功报酬他们(后世中的天园)。”(16:97)安拉还说,“信士,无论男女,互为保护人,他们劝善戒恶,谨守拜功,完纳天课,服从安拉及其使者。安拉怜悯他们。真主确是万能的和至睿的。”(9:71).作为最后例子,安拉声明,“顺服的男女、信仰的男女、服从的男女、诚实的男女、坚忍的男女、恭敬的男女、好施的男女、斋戒的男女、保守贞操的男女、常念安拉的男女,安拉已为他们预备了赦宥和丰厚报酬。”(33:35)
众所周知,伊斯兰赋予妇女的很多权力,这是近期西方妇女仍未获得的。例如妇女拥有财产权,和经营自己商业的权力[83]。然而,实际上,有些更为重要的事宜。各种意识形态、宗教或文化对某些事务的侧重点不同。如在本部分所述,在伊斯兰中,最重要的品质是对安拉的虔诚性和责任性。或许其次便是宗教知识。在这两个事宜上,妇女完全等同于男人。纵观伊斯兰历史长河,妇女们因其虔诚和知识而受到尊重。相反,伊斯兰并不按脸蛋的漂亮、身材的性感、运动中的速度、动人的歌喉、迷人的舞姿或动作来标准人的价值。按照伊斯兰观,这些是荒谬的衡量标准,尽管“现代文明”看重它们。总之,根据在人生中由最大价值的虔诚和宗教知识,男女平等,这是伊斯兰赋予平等的最重要表述。

人权和伊斯兰法律

人权问题与人类尊严密切相关。西方作家总宣称“人权”观是西方的方面,这习以为常。例如,安娜(Ann Mayer)曾道:“人权观只是自19世纪起从西方移植过来的机制中的一部分[84]。”J. Donnelly也写到,
“大多数非西方文化和政治传统不仅缺乏人权实践,而且还缺乏这个概念。作为历史事实,人权观是现代西方文明的作品[85]。”
事实上,尽管许多法典给出了必要的人权。实际上,人们可以说,这伊斯兰才如此,它确保了人类许多权力。伊斯兰是富含正义、权力和法规的宗教。在1400多年前,它就维护着人类的这些权力。
因此,当穆斯林学者研究《人权宣言》时[86],便发现该宣言中绝大多数已被伊斯兰所肯定和实践[87]。于是,当人们浏览《人权宣言》中例举的一些人权时,不难发现,。任取其中某些条款,条款3指出,“人人有生存权、自由权和安这些人权已被伊斯兰肯定和维护全权。”条款7指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并有权享受法律的平等保护,不受任何歧视。人人有权享受平等保护,以免受违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视行为以及煽动这种歧视的任何行为之害。”这种权力不仅受到伊斯兰法律的保护,而且也是法律的目标的组成部分,即保护这种权力。
直到今天,对基本人权的范畴仍然存在争议。当然,世俗的人权倡导者一直难以回答的一个很重要问题是:定义基本人权的基础是什么?决定这种基本人权难道无关于与人类灵魂和本质相关的知识?然而必须得承认,人类在探索广博神秘的灵魂世界中很少成功。
伊斯兰回答这类问题很简单:造物主有决定基本人权范围的知识和权力,他人无从知晓。只有造物主能毫无偏袒地、以最符合人本性、兼顾个体和社会需要的方式裁决基本人权的范围。把这种严肃事情只留给人类理智,而远离安拉的启示是充满危险的;因人类理智随着时间推移会改变其对基本人权范围的想法[88]。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说,“假若真理顺从他们的私欲,诸天地、大地及其中事物必然毁坏。”(23:71)
顺便指出,伊斯兰人权观和世俗人权观之间还有一个重要区别。穆斯林视被伊斯兰神圣化的人权为安拉赋予的权力,不可侵犯。他们不是政治武器,也不是权宜之计;否则会被简单忽视。为了顺服安拉,穆斯林必须尊重伊斯兰规定的他人权利。纵观历史,这已经被穆斯林行为完全体现。即使不得不付诸于战争时,穆斯林有必须要遵守的非常严格方针,他们著名于严格遵守这些方针。难以找到穆斯林军队的违例。当穆斯林军队接管耶路撒冷时,没有发生十字军侵占它时发生的那种屠杀和涂炭生灵。同样,作者相当肯定,穆斯林从来不会犯最近阿布格莱布监狱发生的虐囚这类暴行;而这类暴行被那些声称相信人权、自由和民主的人们实施甚至有时辩护。
最后,当人们在讨论和决定人权时,其范围肯定很有限。他们只能讨论世俗方面;因此,就忽略了一项最重要人权,这项权力只能由安拉提供。为了了解这项权利,人们必须转向启示和先知。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在和他的一个同伴说话时,就解释了这项权力,“你知道安拉对他的仆人的权力吗?”他同伴说“安拉及其使者至知。”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然后说:“安拉对他的仆人的权力是只崇拜他而不举伴他。”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同伴:“若他遵循,你想知道仆人们对安拉的权力吗?”他说:“安拉及其使者至知。”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然后告诉他:“仆人们对安拉的权力是他将不惩罚他们[89]。”

第5章 宗教
前面详细讨论了造化和人类主题,现在该讨论对宗教的需要性。除此外,还将讨论宗教被接受的基础。
人类对宗教的需要
世界已经进入了非常物质化时代。貌似科学已经征服了自然,而不再需要早期的宗教、神秘或迷信。因此,尼采曾经大言不惭地宣称,“上帝死了。”
然而,宗教实际上并没有消失,它甚至还在引导科学家去探索为什么宗教和信仰造物主根本不会消失。事实上,近期出版的一本著作,其名称为《为什么上帝没有消失:信仰的脑科学和生物学》[90]
不但宗教没有消失,而且近期宗教正在世界范围内复兴。不但宗教在复兴,而且正宗(所谓原教旨主义)宗教在复兴,这正是世俗主义们者一直担忧的事实。
根据古兰经和笋奈经典指示,“宗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和本性。安拉造化人类具有渴望了解和崇拜主的自然倾向。安拉说,“因此,让你(穆罕默德啊)面向纯正伊斯兰一神论,这是他造化人与生俱有的宗教。安拉的宗教不会有变化,那是正直的宗教,而大多数人不知道。”(30:30)安拉也描述了在人生中要发生的事件,这个人生指人在问世之前的灵魂阶段。安拉说:“当你的主把你们从阿丹后代的腰中取出时,要他们自己作证,‘难道我不是你们的主吗?’他们说,‘是的!我们作证,’以免你们在复活日说,‘我们生前真没有意识到这点。’”(7:172)
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也说,“看啊!我的主命令我让我要教导你们所不知道的,他今天告诉了我...[主说]‘我造化我的仆人们都具有崇拜安拉的自然倾向。而恶魔找他们并使他们远离其[真正]宗教;他非法化​​我宣布对他们合法的事物,他命令他们为我描述伙伴,而这个权力是没有被启示的。’”[91]
这个引述明确指出,有些罪恶力量会竭力隐藏或曲解人类的这个自然倾向,但它们不能真正扼杀这种根植于人类灵魂深处的自然倾向[92]。而且,即使它们能扼杀某些人的这种自然倾向,但根本不能扼杀全人类的这种自然倾向。因此,至少某些人类,若非大多数,将总认可安拉和来自于他的宗教即与安拉相关的一套信条与行为。因此,人人都有过某种形式的宗教,和一些对终极存在即造物主的具体信念,这绝非巧合。
今世唯物论者也不能否认的事实是人由物质组件和非物质组件组成,该非物质组件被称为灵魂或精神面貌[93]。唯物论者只能触及人的物质层面,而对人的巨大精神空间无能为力,留下了巨大而虚空的心灵。当人类体验这个真空时,便认识到了某些观念错了。他们寻求介质去填补这个空白,虽然他们可借助于更多或其他类型的物质(酒精和毒品),但往往事与愿违。
如果他们今天能超越围绕他们的上述所有唯物论宣传,他们会意识到他们的生活和灵魂的遗憾,即缺乏造物主和宗教。很不幸,他们可能再次受骗而盲从于一些当今流行的伪宗教,而寻求灵魂在不断渴望的事物。而很多受主引导回归真正道路的人,他们的灵魂找到了他们终生在寻求的正信。很多人认识到了正信,也实践着正信,因此永远地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著名伊斯兰学者伊本•泰米耶指出,
通过对崇拜(ibaadah)、爱戴和向它的主忏悔,心灵才得以健全、获得成功、变得快乐、知足、体验欣喜、变得阳光、达到平静和冷静。即使它实现了各种喜悦,也不会获得平静与安宁。这是因为心灵具有对主的一种内在需要,因为安拉是它的主,(只有)爱戴和追求他,心灵才能取得喜悦、快乐、欣喜、舒适、平静和安宁[94]
伊本•泰米耶的论述受到古兰经支持。例如,安拉说,“那些信仰者,他们的心灵在记念安拉中找到安宁,确实,在记念安拉中,心灵找到了安宁。”(13:28)安拉还说,“有信仰者啊!应答安拉及其使者,当他号召你们趋向赋予你们生命的事业时。”(8:24)安拉及其使者号召每个人趋向的生活才是真正生活,这也是唯一值得人为之生存的生活。它是真正生活和心灵的寄生地,使心灵摆脱了被欲望、情欲和疑虑的奴役。它是思想的真正生活,它使之摆脱了愚昧、疑虑和混淆。它是人类自身的真正生活,它使之摆脱了受其他人和意识形态奴役的境地。它使人获得了自由,而得以只崇拜和服务安拉,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最终目标。这是他的荣誉和尊严之源,也是他受造化的目的。总之,它还是天园中永久慈悯和幸福的真正生活:仆人喜悦主,也受主喜悦。(在此强调个人对认知安拉和宗教的需要。在讨论对先知们的需要时,也将从社会学视角讨论对宗教的需要)
真正宗教的要素
反思人类史就显示出人类对宗教的希冀。然而,现世中宗教繁多,每个宗教都自以为是,并号称能为个人带来慰藉。因此,在本部分,作者将呈现和论述四个特征性要素,借以甄别真正宗教。
      第一个要素是宗教必须以造物主为其起源。除了造物主外,人不能了解造物主的细节。他超越了人类体验的范围。而且,除了造物主外,人不知道造物主应如何受崇拜。虽然人类能得到很多有关造物主的合理性结论,任何人也不能合理地声称他在主的启示之外找到了造物主受崇拜的方式和取悦他的方式。因此,若人内心的最终目标是真正喜悦和按安拉应受崇拜方式崇拜安拉,那么他就没有选择余地,只有回归主以求指导和引导。(而且,除了造物主外,谁也不了解人类灵魂的细节。)
因此,基于这个首要前提,任何人为宗教都不是合理选择。无论人类多么努力,他们都不能权威地论及造物主如何应受崇拜。
作为这个要素的推论或进一步解释,这个宗教的信条和教导必须源于造物主。这个要素并不仅只意味着造物主在宗教形成中的作用,而且意味着该宗教的整个教导均来自于造物主。有些宗教或起源于造物主,而后其遵循者随意依赖于人类推理去调整、修正甚至篡改该宗教。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实际上在创建了一个新宗教,完全不同于造物主启示的宗教。除此外,这还完全违背了其目的,造物主的启示不需要人类改进或修改。因此,任何修改或变化只意味着偏离安拉启示的正道,只能使人类远离崇拜安拉的正道。而且,造物主更善于在任何时间或环境中启示完美启示。若有必要改变造物主的法律,其权威也只在于造物主。换而言之,因其智慧和知识,造物主有改变其法律的有,例如,出于对仆人的仁慈或作为对其的惩罚,他可以降示新启示,或甚至派遣新先知,这本身没有逻辑问题。而当人类自主“解决”造物主启示时,问题就严重了。
人类对这个首要要素的违犯已经习以为常。看来,人类要贬谪其最终权威。但是,我们必须明白,这矛盾于服从和崇拜造物主的本质。人一旦不再只服从和顺从造物主,既服从造物主,又服从人类领袖、甚至自我主张。这就违背了对造物主的纯洁和虔诚崇拜。
因此,第一个要素指出宗教起源于造物主,然而这并不充分。第二个要素是来自于造物主的教导必须以其原始形式保存。这点的逻辑基础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原始启示来自于造物主,但后来被人类篡改和歪曲,而成为造物主宗教和人类植入品的混合物。这便不再是造物主的纯正宗教。虽然这看起来貌似是一个明显前提,令人惊讶的是,很多人甚至没有考虑到这点,而盲从经不起历史验证的经典或教导。
第三个要素是该宗教不被后来的宗教形式废除或取代。换而言之,造物主可以降示多个启示或派遣多个先知,以后者废除或取代较早者。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人真正顺服造物主,就没有权力选择遵循被废止的教导而忽视造物主要求当下要遵循的教导。同样,这将违反顺服造物主的原则,将冒称个人有权随意选择要跟随的宗教而非安拉宣布的宗教。
上述三个要素是直接和明显的。根据笔者主张,还有第四个要素。第四个要素是该宗教的基本信条必须是人类可探测的、也不违反人的本性。安拉造化了这种秩序,并赋予了人类理解并从环境中获得教训的能力,那么,要求他们相信完全深不可探测的事物是不可思议的,也灵魂只接受真理的事实不一致。
以往宗教的情形
在本节中,笔者希望在上述四个要素框架内讨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95]
第一个要素,宗教必须源于造物主,也即该宗教的信条和教义必须源于造物主,而不以任何方式声称人类有修改或改变它们的权力。
在古兰经中,安拉谴责那些允许其拉比和牧师违反造物主启示而制定新教义或法律的犹太人和基督徒。安拉说:“他们[犹太人和基督徒]把其拉比和僧侣作为安拉之外的主[通过服从他们根据自己意愿而非安拉命令而制定的合法或非法事物],以及(他们以)玛丽之子弥赛亚(为其主),而他们奉命只崇拜造物主,除他外,没有应受崇拜者。赞美和荣耀属于他,他超绝于他们为他所举伴的。”(9:31)
当代广为流传的犹太教形式以拉比犹太教著名。这是由于拉比在形成该宗教中法律的作用而成为权威。该宗教大部分基于《塔木德》(犹太法典)[96],该著作是出埃及后很多世纪中犹太人作品的汇编,被认为是基于自摩西时代的口头传述。对于传统犹太教徒,必须相信该犹太法典。亚伦帕里(AaronParry)拉比这么解释该犹太法典的作用,对于犹太人,信仰口头传述即《塔木德》是信仰的重要基石之一......犹太人相信,没有《塔木德》,就根本不可能正确理解《讨拉特》,这点在《塔木德》的下述故事中明确看出: 一个拟皈依者先找著名圣人沙买(Shammai),问这个受人尊敬的领袖有多少个《讨拉特》。他回答说两个,一个书写的法律,一个口述的法律。该男子说,他希望皈依,即使他不相信口述版本。而沙买愤慨于这种闻所未闻的条件,直接驱赶该人并关了门。否定该口述律法的起源意味着也否定书面经典的起源...至于《塔木德》,对于倾听造物主启示的摩西而言,其中没有“怀疑”,这至关重要。因此,传统的犹太行为也支持《塔木德》代表造物主的神圣意志和指令。我们相信每个时代先贤及其追随者有精准传述它的力量[97]
根据《圣经词典》, “《塔木德》至少被正统犹太教徒认为是信仰事务中的最高权威......因此,毫不夸张地讲,在正统犹太教徒看来《塔木德》的权威性等同于《圣经》的[98]。”圣经和一些明显的人为作品之间的等同性是不合乎逻辑的,如《塔木德》中的上述沙买拉比故事就是人为作品。
事实上,根据Karzoon,《塔木德》中指出,上帝与犹太学者之间有过一次争执。经过长时间辩论,没有结果,他们决定将此事提交一位拉比;在该拉比决定后,上帝不得不承认他自己错了[99]。据此,在知识方面,甚至上帝也不完美。如果犹太人相信这点,我们就不会惊讶地发现,或许是为了“更好的知识来源,”犹太人才背离造物主启示。因此,即使给摩西的启示最初来源于上帝,而犹太教的信仰仍然允许人类介入和推翻这种启示。
基督教的故事更具有戏剧性。因保罗在形成基督教教会信仰时的影响力,许多人称呼基督教为保罗基督教。必须指出,没有证据表明保罗曾是来自于上帝的使者。他甚至也不是耶稣的使徒。相反,他曾经迫害基督徒;直到他看见异象后,才皈依基督教。当保罗开始传播他的基督教新版本时,在耶路撒冷的教会领导人,包括耶稣的弟弟詹姆斯都反对他[100]。弗雷德里克格兰特指出,“在当代,仍然清楚地看到,在事关耶稣行为和教导上,希腊人保罗和犹太传教士马修都各持己见,如同水火不相容[101]。”甚至事实是,他创建了对耶稣教导的新解,这种解释追溯不到耶稣,即其默认的造物主[102]。他皈依该宗教后,这种信仰的最令人震惊之处是,相信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血腥式赎救关系到真正顺从。
因此,该宗教的教导和作为其来源的上帝之间的联系在基督教历史上很早期就被中断。后来,以教皇为首的教会自赋了阐述新教义和宣布宗教真理的权力。如今,现代教会依然遵循这个模式。因此,人们可以发现教会完全接受同性恋,即使《圣经》对该问题的教导似乎很清楚,至少基于局外人视角。
而在伊斯兰中,你会发现截然不同的景象。伊斯兰中没有牧师[103]。学者,无论多么著名,只是容易犯错的人而已。因此,由任何人作出的规定,必须按照《古兰经》和先知笋奈(求主赐福安于他)判断[104]。《古兰经》和笋奈持有最终权威,任何人都无权违犯。这是伊斯兰的公认原则。事实上,最受人尊敬的学者并不赞成他们的主张被传承,并一贯主张若他们的表述违背了《古兰经》和笋奈,就必须被抛弃[105]。这些学者知道,这个宗教是安拉的宗教,人类的角色无非是忠实地传达并尝试理解,但绝不去曲解或改变。而且,正如《古兰经》中所述,他们从早期歪曲其宗教的人上吸取了教训。
前述的第二个前提与来自于造物主的启示的历史保存相关。这对确认人在接受的是真理上至关重要。在这点上,犹太人很难宣称他们有启示给摩西的原典《讨拉特》。很不幸是,篇幅不允许我们详细讨论此主题。因此,在此仅呈现详细讨论过此话题的一位作者的结论。在大篇幅讨论了《讨拉特》的历史后,Dirks总结出,所接收的《讨拉特》(即圣经)并非单一的整体文档,而是经剪切和粘贴的编辑……有额外的层次感……而接收启示原典的摩西生活在不迟于公元前13世纪,或许在公元前15世纪,而《讨拉特》成文于很晚时期,可识别的最古老基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世纪之后……而且,这些各种基质大约在公元前400年才被结合为接收的《讨拉特》,这大约在摩西时代1000年之后。而且,这部接收的《讨拉特》,没有被完全标准化,在公元1世纪中至少存在四个不同版本,这大约在摩西时代1500年之后。此外,如果采用马所拉(Masoretic)文本为《讨拉特》的最“官方”文本,那么现存的最古老文本日期大约是公元895年,这在摩西时代2300年之后。总之,虽然《讨拉特》可能包含原始启示的部分内容,但《讨拉特》的出处已经被破坏,在很大程度上未知,难以追溯到摩西[106]
尽管耶稣在穆萨时代很多世纪之后才来临,但他得到的启示的处境不相上下。一组基督徒学者,以耶稣研讨会成员著名,试图确定那些被归咎于耶稣的名言的真实性。他们说:“在《福音》书中被归属为耶稣话语的82%并非耶稣所说[107]。”在描述《福音》历史时,他们写道:“残酷事实是希腊语《福音》的历史,从第1世纪创建到第3个世纪初首份拷贝,仍有大量未知和未标记领地[108]”。Bart Ehrman著《圣经的正统腐败》(TheOrthodox Corruption of Scripture)已确认了圣经在以往被改变了多大程度。他在论文开场白就指出,“我的论题可简述为:书记员时而改变神圣文本的语句,使之显得更加正统,以防被那些持离经叛道观点的基督徒误用[109]。”他在论文中特此做了详细证明。这有明显的本末倒置嫌疑:信仰应当基于被传述的文本,而文本不应为适应信仰而变化。
注意,上述两个涉及健全宗教的前提紧密相关。大部分基督徒都承认其经典原文没有被完整保存。这意味着被人为篡改和歪曲。既然原文在某种程度上被歪曲,它必然导致人们认为他们必须去“校正”经典。因此,他们就自赋了决定宗教的最终权威。这样,在2005年10月,英格兰主教们撰文指出圣经在很多方面是不真实的。他们阐明了圣经中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不正确的。如果原始文本被详尽保存,就不需要任何更正或新权威去说明哪些是可接受和哪些是不接受的。
再次指出,伊斯兰史呈现出了与早期启示处境截然不同的场景。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生活在距今1400多年前。他无疑是诸先知中最具“历史性(真实性)”者。
《古兰经》和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论述被严谨地保存。古兰经,并非一本巨著,从先知穆罕默德时代起就被以记忆和书面形式保存。先知的很多同伴背记了整部《古兰经》,由于担心发生在早期宗教团体的变故[110],他们采取了必要措施以防止任何形式的变更。在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去世后不久,《古兰经》就被编辑成册,并立刻将官方拷贝派送边疆以确保经卷的纯正性。直至今日,你旅行到世界各地,拿起一本《古兰经》拷贝,会发现在世界各地《古兰经》完全一样[111]
除《古兰经》外,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论述也被精心保护。从伊斯兰早年起,它们就被谨慎记录、学习、研究和传承[112]。甚至,《古兰经》的语言和先知的语言也都被保护[113]。早期先知,诸如穆萨和耶稣,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的希伯来语和阿拉米语早已遗失。
因此,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从造物主得到的启示被完整保存了,即使当代的真理寻求者也可得到原典。
第三个因素涉及启示的不可代替或废弃性。犹太人和基督徒都认为摩西之后的弥赛亚将是最终宗教权威。基督徒说他是耶稣,而犹太人说他尚未来临。问题是若造物主要求现在遵循新启示,那么,若人对造物主是真诚的,就得毫无选择地去遵循新启示。这点将在“先知时代”一节详细讨论。
作者提出的最后一个要素与信仰能否被探底有关。在本著作早期,简要驳斥了唯物论和达尔文学说,他们的声称完全站不住脚。同样,基督教的三位一体信仰是基督徒们争执多年、诸多委员依次竭力确定其真正含义、而至今毫无定论的学说;有些人干脆称之为“谜”。在造化中赋予了很多迹象的至慈和至慧造物主所启示的真理,不会致使第2世纪北非著名教父德尔图良(Tertullian)说出,“我相信,因为它荒谬。”宗教不应该只是“基于信仰”的,诸如所谓的“信仰飞跃”。实际上,它首先应该是“基于知识”的,以便心灵和思想其其中找到栖息地和慰藉,并坚决服从它。

第6章 先知时代
犹太人和基督徒都熟悉先知时代。实际上,穆斯林主张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是包括易卜拉欣(亚伯汗)、穆萨(摩西)和尔萨(耶稣)等的先知序列中的最后一位。
先知时代的真实性
       使者和先知是安拉选来向人类传达他启示的特定个体。安拉给他们启示,他们进而传达这种信息。使者必须忠实地传达启示,而无权以任何方式更改或曲解它(例如,参见《古兰经》10:15 和5:67)。同时,在传达后,他们也必须被那些受众服从。安拉说:“我派遣使者,只为要人奉安拉命令而服从他。”(4:64)。
       安拉随其愿望选择使者,这并非人通过自我努力能获得的殊荣。因此,安拉说:“他使天使们偕同奉他的命令降临他所意欲的仆人,说:‘警告世人除我之外,绝无应受崇拜者,因此敬畏我(通过戒除罪恶行为)。’”(16:2)确实,至于先知穆罕默德,先知时代的殊荣或许不是他们原本意识到和想要追求的。因此,安拉说:“我这样启示你我的命令精神。你本来不知道经典是什么,正信是什么;但我以它(古兰经)为光明,而借此光明引导我所欲引导的仆人。你确是指示(人类)正道者。”(42:52)安拉还说:“你并未希望安拉把这部经典赏赐你,但它只是来自于你的主的恩惠。”(28:86)
这种对使者们的选择肯定不是随机的。相反,“安拉最知道要把他的启示赋予谁。”(6:124)因此,安拉从人类中选择了那些具有特质的人。
安拉也说:“在你之前我只派遣了一些男子(为使者),我启示他们。你们应当请教了解经典者,如果你们不知道。”(16:43)这节经文和其他经文明确告诉我们,使者来自于人类。他们根本不具有任何神性。
安拉特别选择了人类为他的使者。使者们的目标是传播来自于安拉的真理。他们阐明该真理,让人类没有借口不遵循它。因此,使者是人类,而非天使。如果派遣了天使,只传播真理和任人类良知去最终决定是否顺从该真理的目的会被击败[114]。因此,安拉说:“他们(非信士)说:‘为什么天使没降临呢?’假若我降下天使,那么,事务将立即被判决,他们就不蒙宽待了[115]。”(6:8)换而言之,那时,实际上人人别无选择,只能服从和接受天使所带来的启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呈现真理,这个真理能被人类灵魂明确和无疑地认可。这样,那些乐意接受真理者将接受,那些不乐意者将拒绝它。这就达到了区别那些值得安拉疼爱和怜悯的人,与应受安拉恼怒和惩罚者的目的。
因此,使者带来了清晰的指导、美好的消息和严厉的警告。如果安拉没有派遣这类使者们传达该真理,人类会叫屈且声称若有使者来临他们会跟随。深知已经发生、将要发生和可能发生的事件,安拉说:“假若在派遣他之前,我以刑罚毁灭他们,他们必定要说:‘我们的主啊!你怎么不派遣使者来引导我们呢?以便我们在蒙受卑贱和耻辱之前遵守你的迹象呢。’”(20:134)一旦使者受派遣且带着明显迹象,人类就不再有任何借口:“我曾派遣许多使者报喜信和传警告,以免在派遣使者后,世人对安拉有任何托辞。安拉是万能和至睿的。”(4:165)实际上,这节经文是个严厉警告[116]
如随后所述,派遣使者是安拉赐予人类的最大慈悯之一。
先知时代的迹象
通过研究以往先知们,可以推断出先知时代的某些“间接”迹象。首先,这些受安拉选择的个体,必须在接受首次启示前品行兼优、也受人尊敬。例如,很难想象,从来不为俗世说谎的人突然散布关于造物主的谎言并声称接受到了启示。其次,他所宣传的信息具有美德和卓越。相似,他的信息的基本核心一致于早期公认先知的信息。安拉关于宇宙和人生的真理基本信息不会因先知而异。此外,他们不会因传达启示而寻求个人利益或报酬。他的目标不是世俗性的。他传达信息,只为服从和取悦安拉。最后,人们将会发现先知总享受着精神胜利,即使他没有体验政治胜利也罢。即他常常满足于他(接受)的启示,而从不放弃他的目标,并展示视死如归的决心。那些放弃启示和信仰的人不是安拉的真先知。
除所有这些外,安拉给他的使者们一些特别迹象,其中有些反常事情以证实个体确实受造物主派遣。这都归于安拉的完全公正、仁慈和善良。他以这种方式选择和派遣使者,只有顽固不化者才拒绝接受该启示的真实性。因此,不但启示内容完全符合人性,带来启示的使者以这种方式受派遣,人类没有借口不接受他们为安拉的使者。正如安拉所说,“我确已派遣我的使者们带着明显证据。”(57:25)
安拉赐给使者们的这些特殊迹象被称为“奇迹。”当然,在这个“科学”时代,今天人们趋向于怀疑在过去辑录的奇迹。然而,这种事件在本质上没什么不合逻辑的。始于安拉创造这个宇宙的前提,作为一个稳固前提(如前所述),它也可以理解为安拉完全控制着这个宇宙的运行,可随心随时改变它的运行。当代,人们反复听到的医学奇迹和从病情中恢复的奇迹是难以“合理解释的,”而人们不能否定这些“无法解释的”事件[117]
在过去,有这类事情,诸如摩西分开红海和耶稣为盲人治病。这些迹象进一步证实了先知们声称受安拉支持和引导。而所有那些迹象仅目睹者能完全和真正体验到。这样,随着时间推移,人们或开始怀疑这些故事和说法;这些奇迹的影响力也逐渐消失。然而,只要有其他先知来复兴该启示,这就不再是主要问题了。
这样,当安拉为全人类派遣了直至审判日的最后一位使者时,给予他一件非常特殊的奇迹,能明确显示它来自于安拉并具有永恒魅力。先知默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先知们都被赋予了人们相信的奇迹,我被赋予的是安拉启示给我的神圣启示。所以我希望在复生日我的追随者多于其他先知的[118]”。换而言之,先知穆罕默德的最大迹象和奇迹就是古兰经。
因此,先知穆罕默德接受的最大迹象在当代仍然被证实和体验着[119]。古兰经发布了对人类的永久挑战,即做点类似经文的文章。例如,安拉说,“如果你们怀疑我所降示给我仆人(穆罕默德)的经典,那么,你们试拟作一章,并在安拉外祈祷你们的支持者和帮助者,如果你们是诚实的。”(2:23)
      古兰经在很多方面具有奇迹性。例如,在先知时代,阿拉伯人擅长语言。然而,尽管他们极力反对先知多年,他们认识到难以企及《古兰经》的文学造诣[120]。而古兰经远非仅是“文学奇迹”,其奇迹性还体现于已应验的对未来事件的预言,其科学的准确性、历史的准确性;它的精确保存;大量而明智的法律;对改革人类已有的和潜在影响性等。
先知穆罕默德是文盲。但安拉仍选择他为使者,因其文盲性在这种情形不是缺点;它只是在尔萨(耶稣)六个世纪后的这个文盲阿拉伯人不能创作这部经典的证据。例如,安拉启示给这个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早期先知们的故事。这位先知生活在没有机会频繁接触犹太人或基督教徒的环境中。然而,这些先知们的故事被准确地呈现出。实际上,情形更为惊人。
当代,很多人认识到圣经包含了历史上不可能的或不合时代的论述。显然,古兰经就不存在这种问题,这是它并非凡人作品的另一迹象[121]。在一部扩展性著作中,Fatoohi和al-Dargazelli罗列了圣经中的这种大量历史性错误实例,这些是在古兰经找不到的,虽然其中也论及同样的故事和事件。例如,他们的部分结论如下,如同有些人妄称那样,若尊贵古兰经衍生自于圣经,那么,圣经中的很多错误会传承给它。例如,为什么尊贵古兰经描述以色列是个小民族而非圣经声称的两三百万人?这是个掺水数据,学者并不认可。为什么尊贵古兰经没有沿袭圣经说法,即法老被大海吞没?而指出法老“身体”被获救。为什么尊贵古兰经特别提及法老而没有提到被安拉毁灭的其他人[122]?……
人类需要安拉的使者
为人类派遣使者们是安拉的最大慈悯之一。在描述派遣先知穆罕默德时,安拉说,“我派遣你(穆罕默德啊!),只作为对所有存在物的慈悯。”(21:17)
实际上,人类极其需要来自于安拉的这种慈悯。他们需要一个可行的典范以显示如何使自己的人生趋向取悦安拉。他们也极其需要这些使者们带来的知识。
若安拉意欲,例如,他会简单地以书写形式把他的信息启示在山边上。而他从人类中派遣使者有着巨大慈悯和智慧。这些使者有两个益处:(1)通过派遣人类使者而非直接沟通或书面语,安拉把他的信息从抽象形式转化为具体形式。使者对启示的实施是对人类实践的指导。这种指导不再是模糊的、人人可随意理解的一般性原理。不,启示被以具体和实用形式展现,并具有详细案例以便人类跟随[123]。(2)使者们虽是人类中有特殊品格者,但他们依然是人。实际上,他们是为其他人设置的典范。因此,通过他们对神圣教导的执行,彰显了这些教义是可行的和人类力所能及的。没有人会认为正义是人类能力之外的事物;它在人能力之内,先知们的行为便是有力证据。
如上所述,人类急需使者所传达知识。知识分为两种,对人类都必不可少[124]
第一种知识是超自然知识,伊斯兰经典称之为“不可见(幽玄)”知识,涉及超出人类体验范围,人类只能通过来自于安拉的启示了解它们。这个领域包括有关安拉及其属性的细节知识、造化的目的、如何区分善恶、人类死后和后世中要发生的事件等。这种知识是宗教的核心,不把人生基于这类信仰条款,人类就不能正确生活。
然而安拉的引导不仅涉及这些事务。安拉启示给其使者们的引导也指导着人类的世俗事务。除了安拉使人轻易企及的技术事务外,人类极其需要安拉在其他方面的引导。只有安拉,创造者和裁决者,知道对人类最好的是什么。安拉说,“造化者难道不知道?他(对仆人)最善良和慷慨,也彻知。”(67:14)这点需做进一步阐述,因为它冲击着当代主流思维模式即世俗论的根基。
人类试图构建其经济系统、政治系统、国际法等等。虽然在这样做,但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在企图染指难以企及的事务。因此,即便意图良好,但结果会得不偿失。
在经济领域,内心的第一反应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经济理论的垮台。人们也应该审视资本主义的现实和理想之间的鸿沟。早期资本主义理论家设想了一种理论,试图产生“尽一切可能的世界”。然而其理论基于一种从没有和也不可能实现的臆断。他们假定了完全的竞争,完善的知识,自由的贸易等等。一旦这些臆断被违背,这是必然,就不会产生“尽一切可能的世界”。相反,他们会致使一个剥削世界,其中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尽管政府已经意识到最终失败并试图介入去拯救,只要“自由市场”是驱动力、利润是最终目标和需求驱使着生产,世界将远离“尽一切可能的世界[125]”。因现代资本主义的“工具”——利息,欠发达国家每天有不计其数的儿童死亡,令人尴尬、哭笑不得。一些非洲国家被迫偿还债务,而难以顾及医疗和教育[126]。当然,这种该死的利息是伊斯兰一直禁止的。
通常,截然不同于安拉启示,人为法律遭遇四个明显问题。首先,人类不断受到欲望影响。在古兰经中,真理总被与个人欲望相提并论。人或通过启示遵循真实而正确的真理,或追随欲望,包括人类声称为“好”的。例如,安拉在一节经文中说:“故你当依安拉所降示的经典而为他们判决,你不要舍弃降临你的真理而顺从他们的私欲。”(5:48)因此,人为法律中充斥着“自由”和“权利”字眼,而难以全盘考虑对社会和世界整体最好利益。也许酒和性自由是其最好例证。因为酒的合法性社会遭受了多大伤害和成本?由于酒,多少家庭被拆散?多少妇女被殴打?多少人在社会中不能发挥作用?然而,人们却不敢质疑喝酒的“权利”——实质是欲望。性自由也同样。例如,首先和主要通过性接触传播的艾滋病,使世界上生命和经济成本遭受了巨大伤害。实际上,先知默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非法性交不会在人们中蔓延为公众行为,除非人们从未经历过的传染病和流行病在他们中蔓延[127]”。
即使人类超越了激情和欲望,他们必须要认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之间的巨大差异。社会学家意识到他们在走下坡路。他们没有用于检测其理论的实验室或真空。人生各领域的交互很广阔,任何人都难以完全研究。即使他们不带偏见,很多因素,诸如环境会扭曲他们的观点。有些人甚至怀疑真正真理能否由这种科学所决定[128]。在《古兰经》中,安拉指出了人类的这种有限能力,“他们只知道今世生活的表相。”(30:7)如果这点被承认,说明人类需要来自于造物主的引导和知识,安拉通过其先知们下降了这种引导[129]。实际上,据伊斯兰法学家,达到和实现人生的主要需求是先知们宣传的法律的基本目的和目标。
最后,世俗法律不能如同启示那么启迪人。这些法律缺乏有效的道德影响[130]。换而言之,除了诉诸于暴力手段外,人造法律难以驱使人去遵从。然而,遵循使者所颁布的法律受驱使于取悦安拉和规避其愤怒的愿望。当这种感情深入内心时,任何事物也难于阻止人们跟随安拉的法律,其中没有诱惑、贿赂和金钱等。
作者的上述评论并非惊人之作或新作,明显的而合乎逻辑。那么问题是:既然这在逻辑上是人类最好的,为什么人类不回归安拉的引导和使者的教导呢?在当代,主流模式基于西方文明。西方文明,由于其历史环境,认为在“公共”事务中抛弃启示是明智的。有人或许说这可以理解,因为西方没有接收到过来自于主的原典启示。然而,一旦人们意识到神灵的启示是可得的、且就被保存在《古兰经》中时,希望更多人转向它并且由它来指导其生活。
总之,毫不避讳的事实是人类迫切需求通过先知们传达的知识,和他们所树立的榜样。
使者们的召唤原则
据传述,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安拉派遣了124000位先知[131]。安拉指出他给每个民族都派遣了一位使者(见《古兰经》16:36)。其中有些在《古兰经》中提及,而有些则没有提及[132]
尽管这么多先知和使者受派遣,他们实际上都沿着同一条道路走。如同先知描述他们,他们都是一个大家庭中的兄弟们。先知说:“我们先知们是同父异母兄弟,拥有共同宗教[133]”。
实际上,安拉告诉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他在指引先知走上前人们的宗教。安拉说:“他(安拉)已为你们制定相同的宗教,即他所命令努哈的、他所启示你的、他命令易卜拉欣、穆萨和尔撒的宗教。”(42:13)换而言之,把先知们作为一个整体引用,安拉说:“你们的宗教是一个,我是你们的主,因此你们(只)崇拜我。”(21:92)。
因此,穆斯林相信所有先知和使者,尊敬他们,而不加歧视。安拉派遣了他们。他们都诚信同一个基本真理和召唤人们到相似的路线。因此,人没有权利说他将相信和尊敬他们部分人,而否定和轻蔑其他人。否则,这就是不敬安拉,因他派遣了他们;其次,这在逻辑上也不合理,因为他们都是带着相同启示,如先知所言他们互为兄弟。
因此,他们全体必须被相信和得以妥当尊重。安拉说:“你们说:‘我们相信安拉和被启示给我们的,被启示给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及其12个儿子的,被启示给穆萨和尔撒的,被启示给先知们的;我们不歧视他们任何人,我们只顺从。’”(2:136,也见3:84)总之,因他们受派遣于唯一的安拉,他们的信息也基本一致和相同。
研究《古兰经》,我们可以看出使者们召唤的基本准则,他们的信息以下述三点为重点:
(1)号召人们归向安拉,通过清晰证据解释除他外再无应受拜者,号召他们只顺从他,并抛弃所有假神灵。这是始自于阿丹时代的真宗教的精髓。地球上所有民族和人民都被赋予了这个信息。安拉说:“我确在每个民族中派遣了一位使者(宣布),“你们(只)崇拜安拉,而远离一切假神。”(16:36)安拉还说:“在你(穆罕默德啊!)之前,我派遣并指示使者,‘除我(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你们)崇拜我。”(21:25)在古兰经中,安拉引述了各位使者的话,“我的宗族啊!你们(只)崇拜安拉,除他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者。”(7:59, 65,73,85等)
(2)指明了显示通向安拉喜悦和净化自己心灵的行为路径,这是每个人必须要遵循的,除了正确信仰安拉外,还要有正确的崇拜行为和实践所声称的信仰。因此,使者们没有只告诉人们崇拜安拉。他们也接受到启示:如何崇拜安拉和在现实生活中应跟随的生活道路是什么。该路线包括崇拜仪式和今世法律及道德引导。每个人都引导走向这条正道。安拉说:“我已为你们每个民族制定了法律和清晰的道路。”(5:48)然而,所有先知都带来了包含同一基本法的相同基本路径,诸如责成礼拜、禁止多神崇拜、禁止通奸和禁止谋杀等。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具体操行中没有差异。一般而言,他们的行为相似,但安拉因人因时因地派遣了很多先知。这是安拉的部分仁慈和睿智。这种行为多样性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基本信息或路线的基本性质就有矛盾。事实上,一位先知的具体做法可能会因时而异。例如,先知穆罕默德及其追随者们曾面对耶路撒冷礼拜。当接收到穆斯林要面向麦加礼拜的指示时,这种做法就被废除了。先知及其追随者们仍然走在服从安拉的路线上,但当安拉下旨时,这个具体法律就发生了变化。
(3)当人们决定接受并崇拜安拉时,或当他们决定拒绝服从或崇拜安拉时,给他们解释了每个人的命运:使者告诉了人类死后生活、复活、最终审判和来自安拉的奖罚等事项。其细节只有安拉知道,安拉从不惩罚任何人直到使者给他们明确传达了这些知识。因此,所有使者实际上给那些希望接受信仰者带来了喜讯、而给那些拒绝者带给了严厉警告。安拉说:“我派遣使者们只为报喜者和警告者。信仰和行善者在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而否认我迹象者将因犯罪而遭受刑罚。”(6:48-49)
上述三个基本点是启示要解决的问题。他们是今后两世幸福生活的关键。古兰经中有关先知的故事证明了这些是关注的主要问题。先知们尽力传达他们的信息,履行其信托和明确传达启示。一旦上述点都被明确表示,就没有辩论或借口的余地。先知已经完成了使命,现在该我们每个人了。
早期经典对先知穆罕默德的预言
上一节说明了所有先知的基本信息一样。此外,预告先知穆罕默德来临是早期先知们的,至少部分先知们的任务。安拉在古兰中说:“他们顺从使者——既不会阅读又不会书写的先知(即穆罕默德),他们在《讨拉特》和《引支勒》中发现关于他的记载……”(7:157)安拉还说:“当时,麦尔彦之子尔撒曾说:‘以色列后裔啊!我是安拉派来教化你们的使者,来证实在我之前(来临)的(《讨拉特》),和传达喜讯:在我之后来临的使者,其名为艾哈默德。’当他昭示他们明证时,他们说,‘这是明显的魔术。’”(61:6)
基于《古兰经》中这些和其它经文,穆斯林学者们意识到在犹太教和基督教原始经卷中肯定存在先知来临(愿主福安之)的证据。事实上,许多经文被发现直接指先知穆罕默德(相关著作很多[134])。然而,通常情形是,对《圣经》中具体经文的注释和理解未必清楚,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对具体经文的理解方式会截然不同。尽管如此,有些经文,其唯一而合理的翻译似乎在指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
为了简便起见,只讨论两个个例子。首先,选自于《旧约》的片段,摩西(穆萨)说,耶和华就对我说,他们所说的是。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我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所吩咐的一切都传给他们。谁不听他奉我名所说的话,我必讨谁的罪。(申命记18:17-19,国王詹姆斯版)。
也许需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谁是以色列人的弟兄?根据圣经希伯来语字典,术语“弟兄”指“被视为以色列亲属的部落的人格化表述[135]。”这种描述非常符合以实玛利的后代,他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其同父异母弟弟是以撒。阿拉伯人是以实玛利的后裔,不言而喻,穆罕默德也是其后裔。
      其次,未来先知被描述为“像你,”即类似于穆萨(摩西)。现在有基督徒主张,这段话在指耶稣。鉴于基督徒认为耶稣不只是先知,这极不太可能。然而,贾马尔巴达维(Jamal Badawi用表格形式来证实摩西和穆罕默德多么相似(耶稣和他们多么不相似)。这是他的表2[136]
表1:摩西和穆罕默德的比较
  
比较点
  
  
摩西
  
  
穆罕默德
  
  
耶稣
  
  
出生
  
  
正常
  
  
正常
  
  
异常
  
  
家庭生活
  
  
已婚,有孩子
  
  
已婚,有孩子
  
  
未婚,无孩子
  
  
死亡
  
  
正常
  
  
正常
  
  
异常
  
  
生涯
  
  
先知,政治家
  
  
先知,政治家
  
  
先知
  
  
被迫迁徙
  
  
到median
  
  
到madinah
  
  
没有
  
  
遭遇敌人
  
  
紧追,
  
  
紧追,战争
  
  
没有相似经历
  
  
遭遇的结果
  
  
道德,物质胜利
  
  
道德,物质胜利
  
  
道德胜利
  
  
教导的本质
  
  
精神,法律
  
  
精神,法律
  
  
精神
  
  
人民的认可度
  
  
先拒绝后接受
  
  
先拒绝后接受
  
  
(被绝大多数以色列人)拒绝
  

上述经文随后说,“我要将我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所吩咐的一切都传给他们。”这是对先知穆罕默德的绝对精准描述,与《古兰经》的表述一致。这些话,经过天使哲布莱以来被赋予先知;先知穆罕默德逐字重复被传达给他的启示,并吩咐所有的启示被记载。
在新约中[137],可以在约翰福音中找到如下表述,“‘如果你们爱我,就要遵守我的命令。我要请求父,他就会赐给你们另一位保惠师,使他跟你们永远在一起。’”(约翰福音14:15-16) “‘但我要把实情告诉你们,我去是对你们有益的。如果我不去,保惠师就不会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了,就会差他到你们这里来。他来了,就要在罪、在义、在审判各方面指证世人的罪。’”(约翰福音16:7-8)“‘我还有许多事要告诉你们,可是你们现在担当不了;只等真理的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真理。他不是凭着自己说话,而是把他听见的都说出来,并且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2-13)
那么,在耶稣之后才来临而非耶稣同时代来临的人是谁呢?基督徒把这些段落翻译为圣灵。而基督教理论表明圣父、圣子和圣灵是三位一体的组成部分。若情形如此,那么,怎么一个呈现而另一个不呈现?这与基督教理论完全不兼容。而且,最后一段“‘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真理。他不是凭着自己说话,而是把他听见的都说出来,并且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其实就是对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精准描述,即他如何接受和传达启示。
最后引述的经文指出仍然需要伟大先知,(其语义明了,)作者相信无需评论,“以下是约翰的见证:犹太人从耶路撒冷派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你是谁?’约翰并不否认,坦白地承认说:‘我不是基督。’他们又问:‘那么你是谁?是以利亚吗[138]?’他说:‘我不是。’‘是那位先知吗?’他回答:‘不是。’”约翰福音1:19-21,国王詹姆斯版)。”那么谁是约翰和犹太人期望的先知呢?
这些简要例子足以说明问题。有兴趣读者可查阅有深度的著作。然而,若这些迹象确实指向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正如穆斯林学者所主张的观点,那么,鉴于做出该表述的先知的诚实性,人们必须要跟随该使者。
最后的启示
在几个世纪中,安拉派遣了很多先知。但是安拉决定要派遣最后一位使者以传达最终启示。这位最终使者是针对全人类的:从他的时代直到审判日。之后,将不再下降启示,也不再派遣使者来更新这个启示。因此,这位先知肯定明显有别于前辈先知们。
第一,既然不再派遣任何使者来校正人类的迷误与曲解,那么由这位最后先知接受的启示必须以原形态保存。
    第二,这位最后先知的“迹象”本质也会有所不同。即这个迹象不但要影响先知时代的人们,而且还要影响所有后来人。
第三,这位最后使者不只派遣给人类中的一个群族。若每个群族都有自己的最终使者,那么会彼此不同。这位最后使者须派遣给全人类,以终结先知序列,并能适宜于全人类。
第四,这个(最后)启示的教义与法则必须适于解决全人类事务,直到审判日;具有引导性也足以灵活或能适应那些因人类环境变化而需要变化的事务。
基于上述观点,可以看出,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信息要满足所有这些标准。对《古兰经》和笋奈的精准保存已做了讨论。相似,他的“迹象”即《古兰经》的本质,至今仍能被体验的最大奇迹,也在前面做了讨论。
关于第三点,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是唯一这么宣布的使者,他并非只被派遣给某些人,而且受派遣给全世界所有人。例如,犹太人认为他们自己是选民,他们的信息只限于他们自用。因此,许多正统犹太人认为不会改变他们的信仰。《新约》指出耶稣的使命针对以色列各族。《马太福音》10:5-6说,“耶稣派遣十二信土来,并命令他们说:不要步入外邦人的(生活)方式,你们也不要踏入撒玛利亚人的城市,你们宁可去那些以色列人家的迷路的羊群当中去。”据传说,当一些迦南妇女来找耶稣寻求帮助时,耶稣便说,“我只受派遣针对以色列人家的迷路羊群[139]。”《马太福音》15:24)耶稣使命的这种局限性在《古兰经》(参见61:6)中也得到了印证。
至于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安拉说:“(穆罕默德啊!对人们说)人类啊,我确实是安拉的使者,被派遣给你们全体。”(7:158)另一节经文说:“我派遣你(穆罕默德啊!)只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34:28)其它经文也有相同释义。先知穆罕默德也说过他在五个方面不同于前期先知,他提到的最后一点是“(早期)先知是派遣给其种族的,而我是派遣给全人类的[140]。”
最后,当研究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颁布的法律时,人们发现它总有必要的灵活性元素,允许它在当代如同早先知时代那样具有可操作性[141]。在伊斯兰法律中,需要固定的被永久固定了,需要灵活的便被赋予了灵活性。例如:在商业交易中,利息被彻底禁止了。除此外,也给出了一般性指导原则。然而,指导性原则是这样的,随着时代进展,当新业务交易形式出现时,可以根据这些指导原则来决定哪些是可接受的,哪些是不可接受的。因此,这也证明了伊斯兰法经历了1400年仍然可行。因此,根据伊斯兰信条,这些法律将继续可行,至到审判日。
先知们的封印
安拉在派遣了很多先知后,派遣了先知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出生于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城,比耶稣晚出生约570年。那时,麦加人委身于偶像崇拜。在麦加,有一座由先知易卜拉欣和伊斯玛仪建造的建筑物,这建筑以克尔白著名,曾专用于崇拜安拉——唯一的真主。尽管多神教徒(曾)在克尔白内摆满了他们的偶像,穆罕默德生活在麦加,但从来都不参与(多神教徒的)偶像崇拜。他以诚实品性而闻名,赢得昵称“值得信任者。”
在四十岁时,穆罕默德接受了头条启示。尽管这起初震惊了他,随即就明白了并承领了来自主的使命。多神教徒阿拉伯人很快拒绝了他的信息,即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尽管他以“值得信任者”而著名,他们诽谤他,不久便发起了一场群众运动,旨在迫害那些相信穆罕默德的人。他的一些追随者被迫流亡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旧称)。在麦加宣传13年后,先知本人也被迫迁徙麦地那,那里已有他的一些追随者,他们随推举先知为麦地那领袖。麦加非信士并没有消停,他们试图利用军事来扼杀这个新信仰群体。然而起初只占少数的穆斯林得到了壮大,经受了非信士的屠杀。在十年之内,先知亲自带领军队凯旋麦加,并和平收复麦加。这样,伊斯兰在阿拉伯半岛成为赢家,并开始向全世界传播[142]
安拉宣布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是他的最后使者。安拉说:“穆罕默德不是你们任何人的父亲,而是安拉的使者和先知们的封印。安拉是全知万物的。”(33:40)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我受派遣给全人类,众先知由我封印[143]。”他又说:“以色列人由先知们引导,若一个先知死了,另一个先知就继承(他)。在我之后不会有先知[144]。”
这样,最终这个先知来临了,他清楚宣布他是最终先知,他之后不会再有先知。他的信息的真实性和他本人的诚实品质众所周知。若人们得出结论,即他值得信任或古兰经是真实的,那么这一点(即穆罕默德是最终先知)也值得相信。
因此任何人没有权力接受其他先知而拒绝先知穆罕默德。没有人有权会说穆罕默德是诚实的,而“我仍然选择追随耶稣或穆萨。”从逻辑上来讲,这种人不应该期望这将被安拉接受。安拉派遣了最后使者,要被相信和追随,并取代和替换那些早期先知们遗留的教导。在《古兰经》中,安拉描述了这种态度:“当对他们说,‘你们应当信安拉降示的经典。’他们就说,‘我们相信降世给我们的启示。’他们不信此后的经典,其实这部经典是真实的,证实他们所有的经典。”(2:91)安拉进一步宣布这种人为非信士,他说,“有些人不信安拉及其使者们、欲分离安拉及其使者们(相信真主而不相信使者们),说:‘我们确信部分使者,而不相信其他的’想采取中间道路。他们是非信士。我已为非信士预备了凌辱刑罚。确信安拉及其使者们而不歧视任何使者的人,我将以应得报酬赏赐他们,安拉是至赦和至慈的。”(4:150-152)
先知说:“以手中掌握我灵魂的唯一者起誓,我受派遣的受众,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基督徒,在听到我而在死亡时仍未皈依者将是永久的火狱居民[145]。”先知甚至告诉他的一同伴:“若我的兄弟穆萨今天在世,他将会没有选择地跟随我[146]。”
总之,指示先知的迹象随手可及。先知自己的诚实品性也不容质疑。他的经典保存也健全。所有这些信息都表明了他的先知角色。作为先知,他的话必须被相信。他称自己是最后先知,并说人类都必须选择去跟随他。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选择,希望他们能做出正确和符合逻辑的决定。


第7章 伊斯兰
伊斯兰的定义
从词法上讲,单词“伊斯兰”(islam)是动名词,源于同型动词,该动词涵义是“放弃自我或顺从[147]”,因此,“伊斯兰”是顺从和放弃自我的方法或行为。“穆斯林”便是意指顺从的动词的主动分词。因此,“穆斯林”就是顺从者。
从上述可以看到,单词“伊斯兰”并非意指“和平”,尽管人们最近经常听到这种说法。单词“伊斯兰”和阿语的“和平”(色俩目)出于同一词根,这是真实的。确实,两者之间有紧密联系。伊斯兰是真正和平之源。当然,此处和平并不只意味着“没有战争的状态”。和平寓意更加丰富。人可以摆脱战争,但仍然遭受焦虑、绝望和不安。此处它指一种完整意义上的安宁。伊斯兰带来心灵的完整安宁和平静,这来源于认识到信仰造物主和按造物主指导行动。这种内在宁静然后扩展到家庭、团体、社会以及全世界[148]。它是一种特殊的安宁,只能由妥当地信仰创造主而产生。因此,安拉说:“安拉要借这部经典(古兰)指引那些追求其喜悦的人走上平安道路,他依自己意志把他们从重重黑暗引入光明,并引导他们走上正道。”(5:16)对于那些遵循这个道路的人,他们的最终奖赏是安宁之所:“他们在主那里,将有安宅之所(天堂)。”(6:127)总之,伊斯兰指和平说法不妥,但真正的安宁只有通过伊斯兰实现。
作为技术术语,单词“伊斯兰”有三种著名用法:(1) 用于指安拉的真正宗教,它始于人类受造之时;(2)目前用于指由最后先知穆罕默德带来的宗教;(3)指顺从安拉的外在行为,与信仰的内在行为相比而言。前两条定义将在此做详细讨论,最后一条则在下一章中阐述。
伊斯兰:所有先知的宗教
如上所述,从词法上讲,“伊斯兰”指顺从和放弃自我。在宗教意义上,该术语用于指“只真正顺从和服从造物主。”因此Nomani说,从字面上讲,伊斯兰在完整意义上指顺从甘愿放弃自己于某人并接受其统治。安拉启示的、由其使者们带来的宗教被称为伊斯兰,其质朴理由是仆人完全受造物主的控制和支配,全身心顺从他,以它为人生主要原则。这便是伊斯兰信仰的主旨和核心……[149]
那么,在这种意义上,它便是安拉的所有先知们的宗教;实际上,它也是其所有跟随者们的宗教。换而言之,从阿丹时代到地球上末日,每位践行着伊斯兰的每位真信士都是穆斯林。而且,它是安拉命令人类遵从的唯一宗教。因此伊斯兰是安拉唯一接受的宗教。安拉说:“安拉的宗教确实是伊斯兰。”(3:19)安拉也说:“舍伊斯兰而寻求其它宗教的人,其宗教绝不被接受,他在后世中是亏损之人。”(3:85)
贯穿于整部《古兰经》,安拉明确化了所有先知的宗教和操行都是伊斯兰的。例如,安拉这样引述努哈,在给人们解释了信仰之后,“如果你们拒绝安拉(即不接受我的教导去只崇拜安拉),那么,我不向你们要求报偿,我的报偿只来自于安拉,我奉命为穆斯林之一。”(10:71)
下述论及易卜拉欣的段落富有指导性,值得长篇引述,当易卜拉欣和(他儿子)伊斯玛仪在(麦加)为房子奠基时,(呼吁说),‘我们主啊!请接受我们的(这项服务),你确是全听者和全知者。我们的主啊!使我们顺从(穆斯林)你、使我们后代成为顺从(穆斯林)你的民族,给我们显示朝觐仪式,并接受我们的忏悔吧。确实,你是接受忏悔者和至慈者。我们的主啊!你给他们派遣他们中的一位使者,给他们诵读你的经文、指领他们经典与智慧,并纯洁他们吧。你确实是全能者和全聪者。’背离易卜拉欣的宗教者只在自欺欺人,的确,我在今世选择了他,在后世他属于正义者之列。当他的主对他说:‘顺从(称为穆斯林)吧!’他便说:‘我已经顺从(穆斯林)了众世界的主。’这(顺从安拉,伊斯兰)被易卜拉欣命令给了他儿子们和亚古柏,(他说),‘孩子们啊,安拉为你们选择了(正确的)宗教,除为穆斯林外,(你们)不要死亡。’还是你们见证了死亡临近亚古柏?当时他对孩子们说:‘我之后你们会崇拜谁?’他们说:‘我们将崇拜你的养主,你父辈们、易卜拉欣、伊斯玛仪、伊斯哈格的养主,唯一的主,我们只顺从他(伊斯兰)。’那是一个以往民族,他们将接受他们赢得的报偿,你将接受你们赢得的报偿。你们不会被问及他们过去做过什么。他们说:‘做犹太人或督教徒吧,那样你们便会受引导。’(穆罕默德啊!对他们)说:‘不,(我们)只(遵从)易卜拉欣的宗教,纯正的一神论,他不是崇拜偶像与安拉的人。’(穆斯林啊)要宣称:‘我们相信安拉,和降示给我们的,降示给易卜拉欣、伊斯玛仪、耶古柏,降示给古柏十二个儿子的,降示给穆萨和耶稣的,降示给先知们的,都来自他们的主。我们不(刻意)区分他们,我们只顺从他(伊斯兰)。’所以,如果他们如同你们那样相信,那么他们受到了引导,若他们背离,那么他们只在迷途。安拉足以使你反对他们。他确是全听者和全知者,(我们的宗教是)安拉的宗教,那个宗教优于安拉的宗教?我们都是他的崇拜者。(穆罕默德啊!对犹太人和基督徒)说:‘你们与我们争论安拉?他是你们的主,也是我们的主。我们会因我们的行为得到报偿,你们也会因你们的行为得到报偿。我们真诚地敬拜和顺从他。
难道你们说易卜拉欣、伊斯玛仪、伊斯哈格、叶尔孤白及其十二个儿子都是犹太教徒或基督徒?你说,“你们还是安拉更了解(他们都是穆斯林)?持有安拉降示的证据,而加以隐讳的人,谁比他更不义呢?真主绝不忽视你们的所作所为。’那是一个以往民族,他们将接受他们赢得的报偿,你们也将接受你们赢得的报偿,他们不会被问责他们曾做过什么。(2:127-141)
许多闪光点来源于这段启示。首先,应该注意,在西方易卜拉欣总被称为“一神论之父。”毫无疑问,他是纯粹的一神论者,是真正只顺从安拉的人(即真正的穆斯林)。然而他绝非一神论的创造者。一神论是阿丹的宗教,也是所有真正信士的宗教,诸如在阿丹和易卜拉欣之间的努合。只相信安拉为主并顺从他,这是安拉的正教的支柱。
这段启示也证明了易卜拉欣不是犹太人或基督徒。他没有践行或顺从《讨拉特》(圣经旧约),它只在易卜拉欣死后才被降示给穆萨的[150]。易卜拉欣也非犹大后裔。很明显,易卜拉欣也与基督教的三位一体信仰无关。他只是穆斯林,完全服从安拉的引导,并只服从安拉。因此,与他最亲密的人是那些遵循同一道路的人,即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及其追随者们。因此安拉说:“与易卜拉欣最亲密者,确是顺从他的人、这个先知(穆罕默德)和信士们。”(3:68)
穆萨也是穆斯林,他接受了来自于安拉的启示,完全只顺从安拉,并命令族人这么做。安拉说:“穆萨说,‘我的宗族啊!如果你们(确实)信仰安拉,那么就应信赖他,如果你们顺从。”(10:84)伊斯兰也是以色列各族的所有先知们的宗教,安拉这样提及他们,“我确已降示《讨拉特》(给穆萨),其中有向导和光明,归顺安拉的先知们曾依它判决犹太人。”(5:44)
例如,穆萨永远不会拒绝他的任何后辈先知们的使命,而犹太人却拒绝了尔萨(耶稣)。穆萨将不会诽谤耶稣,而犹太人却诽谤了耶稣[151]
尔萨也是安拉的先知,他遵从伊斯兰、只顺从安拉。他把这个宗教传授给了他的门徒们。安拉说:“当尔萨确认众人不信时,他说,‘谁成为我在安拉事业中的助手?’门徒们说:‘我们是安拉的助手,我们确信安拉,求你作证我们是穆斯林(归顺安拉)。’”(3:52)
尔萨是人,如同其他先知们,从没有声称自己有神性或者半神性身份。读者在阅读《新约》时,甚至也会相信尔萨与基督徒后期伪造的三位一体观信仰毫无关系。实际上,安拉也明确指出,尔萨从没有让人崇拜自己,当(在复活日)安拉将说:“麦尔彦之子尔萨啊!难道你对人们说过,‘除安拉外,你们崇拜我和我母亲为主?’他将说:‘我赞颂你超绝万物!我不说我不该说的话。如果我说了,那你一定知道,你知道我心事,我却不知道你心事。你而且只有你深知深藏和幽玄之事。我只对他们说过你命令我说的话,即你们崇拜安拉——我的主和你们的主,我同他们相处期间,我是他们的见证;但当你提取了我以后,你是他们的监护者,你是万物的见证者。如果你要惩罚他们,他们是你的仆民(任你惩罚),如果你要赦宥他们,那么你确是万能者和至睿者。”(5:116-118)
因此,伊斯兰的兄弟情义和真正信仰的纽带,始于阿丹直到末日,超越所有地域和人民。真信士相互爱戴和支持。它真是受慈悯和显赫的兄弟情义。
纵观历史,真正穆斯林都相信先知们,支持他们全体并捍卫他们的尊严。特别在当代,捍卫先知们尊严的任务真正落在了先知穆罕默德的追随者们肩上。持其它信仰者似乎毫无顾忌地诽谤甚至愚弄其先知们,别提对他们拒绝的先知了。如今,只有穆罕默德的追随者们自愿站起来捍卫这些先知和信士的尊严。人们绝对听不到虔诚穆斯林在诋毁易卜拉欣、伊斯哈格、穆萨、尔萨或任何先知,穆斯林按应有方式尊重、祝福和爱戴他们。
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
如前所述,伊斯兰或只崇拜和崇拜安拉,是自阿丹以来所有真正先知和信士的宗教。然而,在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来临后,还有个需要论述的新特征。
在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时代之前,有人会说有很多“伊斯兰”。即每个民族都有其先知、遵循其教导,都在伊斯兰之道上。同时,如果有新先知降临,他们毫无选择,只能追随新先知。如前所述,拒绝承认安拉的后来先知的人并非真正顺服安拉。如果没有真正顺服安拉,便不是“穆斯林。”
因此,在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时代之后,崇拜和顺服安拉的方式只有一种是可接受的,即先知穆罕默德的道路。如今,这是能被真正称为“全身心顺从安拉意志”的唯一道路。无论何人,明知故犯、公然拒绝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无论他相信多少其他先知,都不再顺从安拉,也不再是穆斯林。
很有趣地注意到,以“顺从安拉”或伊斯兰命名的唯一宗教是最后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宗教)。而其它著名宗教都以个人、种族或者地点命名。根据《微软电子百科全书》,词汇“犹太教”在现代希伯来语之前并不存在,它指“犹大”。当然,基督教是以耶稣基督命名的。佛教以佛命名的。印度教是以印度斯坦这个地名命名的。而以安拉智慧和仁慈,唯一、真正顺从安拉的宗教,即所有先知们的宗教的名称,仅由最后先知保护和保持着,他是被派遣给全人类的最后先知[152]
总之,在当代,遵循伊斯兰道路和跟随早期先知们途径的唯一选择是跟随先知穆罕默德。先知关于穆萨的话引述如下:“如果我兄弟穆萨今天仍然活着,他别无选择,只能跟随我[153]。”
跟随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道路!这个召唤对所有人敞开。在一段优美陈述中,先知用比喻解释了这个面向全人类的召唤的性质。先知解释说,当他睡觉时,一些天使来找他。有些天使说:“他在睡觉,(我们走吧。)”而其他天使却说:“他的眼睛睡觉而心却有警觉。”他们说:“你的同伴就如此。”他们在打比喻。他们说:“他如同这种人,建造了房子,桌上摆满了食物,然后号召些人来赴宴。那些响应召唤者进入房子,享受了桌上美味佳肴。那些不响应召唤者,没有进房子,也无法享用这些。”有些天使说:“给他说明吧!”而其他天使却说:“他在睡觉。”有人这么答复:“他眼睛睡觉而心却有警觉。”因此,他们给他解释这个比喻,说,“这房子就是天堂,召唤者就是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那些遵从穆罕默德者便确实顺从了安拉,那些背离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者确背离了安拉。穆罕默德确是人类的分隔符[154]。”
在另一段陈述中,先知说,“我的所有(信息)受众都将进天园,而拒绝者除外。”他的同伴问:“谁会拒绝?”他说:“凡服从我者将进天堂,凡背离者在拒绝进天堂[155]。”其实很简单:那些只拒绝跟随先知的人很不幸,他们将自食其果。
这个召唤对人人敞开。这个召唤具有最合理的表达,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如果有人拒绝,那么他们应作证穆斯林们只在顺从安拉。因此,安拉说,“(穆罕默德啊!你)说,‘信奉天经的人啊!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我们大家只崇拜安拉,不以任何物配他,除安拉外,不以同类为主宰。’如果他们背弃这种信条,那么,你们说,‘请你们作证我们是归顺者(穆斯林)。’” (3:64)
伊斯兰和“宗教”
在总结单词“伊斯兰”的定义之前,有必要讨论这个单词和“宗教”(religion)观念之间的联系。单词religion需要与阿语单词deen对比研究,如同在《古兰经》中伊斯兰被描述为deen。
词汇religion经常被用于极为有限的意义上。例如,它涉及人对主的信仰。它通常只覆盖人们践行的一些崇拜仪式。它也可能反映一些伦理价值和有限的道德行为。对于许多人而言,他们的生活大多与宗教无关。换而言之,对于他们而言,宗教并非“完整的生活道路,”即其人生各方面不受该宗教原理或教导的指导。
一些词典对于英文单词“宗教”的定义是这样的:
1. 表明信仰、尊重、希望取悦的行为或操行,神圣统治力,有此含义的仪式性实践或行为或。(《牛津英语词典》)
2. 人对某些高级的、能控制命运的不可见能力的认可,并加以顺从、敬畏和崇拜,源于这种信仰的精神和道德态度,参照它对个人或集体的影响,个人或大众接受这种感情为精神及其实践生活的标准。(《牛津英语词典》)
3. 信仰和崇拜:对于存在、自然、崇拜神灵、涉及宇宙和人类生活的神圣性的信念和观点。(《微软电子百科全书》)
4. 具体体系:具体制度化的或个人的涉及神灵的信仰和操行体系。(《微软电子百科全书》)
5. 个人信仰或价值观:个人生存所依据的一系列强烈主张的信仰、价值观和态度。(《微软电子百科全书》)
尽管看起来有些很接近,但是这些定义都没有给出deen的全貌。换而言之,伊斯兰胜于宗教单词的这些定义所描绘的那样。作者担心读者把“伊斯兰”理解为所谓的“宗教”、担心他可能套用上述某种定义,而不能理解伊斯兰的完整含义。因此,详细讨论是有必要的。
单词deen原意丰富[156],茂杜迪(Maududi)试图把它总结于一段话中,(从语义上讲,它意指) 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其中个人赋予他视为终极权威的谦恭和顺服,并根据由该权威规定的界限、法则和规律约束自己的行为,期待他认可、欣赏和报偿忠诚性服务,并畏惧其自己不足而导致的羞辱和惩罚。除了“穆斯林”能包含其完全要素外,或许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或民族等术语都无能为力[157]
注意到上面引述的几种对宗教的定义都没有明确表达出宗教包含的人生的每一时刻和每一方面,而这些被deen所表述。例如,如果把最后的定义做如下修正,它会完全正确:“个人生存所依据的、并体现在人生各方面的一系列强烈主张的信仰、价值观和态度。”因此,它也包含社会交互的各方面并超越于上述第五个定义给出的“个人的信仰与价值观。”
第二,有些定义缺少对术语deen很关键的顺从和仆从观[158]。第二条定义只捕获了部分内容:“人对某些高级的、能控制命运的不可见能力的认可,并加以顺从、敬畏和崇拜……”这个定义可进一步改进:把顺从改为绝对顺从。
第三.对于单词deen重要的还有,要接受神圣权威,因此有意愿也理解顺服他是正确和理所当然的。换而言之,人在认识到这种关系正确后就想实现自己在这种关系中的角色。第一条定义几乎捕获者这个概念:“表明信仰、尊重和取悦的愿望[159]。”
虽然这些点分散于在上述各定义中,但它们全都包含在阿语单词deen的定义中。换而言之,它们都被呈现在伊斯兰“宗教”中。
总之,在宗教意义上,deen意指在生活所有领域,自愿全身心顺从主的权威,完全、奉献忠诚和顺服,体现出所有法律来自于主,承认这是主的应有权利,并认识到这是自己的高尚目标。这便是伊斯兰观的宗教或者deen,也是对穆斯林所期望的。
伊斯兰的根基和源泉
伊斯兰只有两种绝对根源,即《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笋奈。在伊斯兰中,这两种是绝对根源,因它们构成了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得自于主的启示。安拉赋予先知以《古兰经》和笋奈。因此,所有的信仰和实践都要服从于这些基础:若与它们一致,则可接受;若与之抵触,则必须被拒绝。
《古兰经》的神奇性和保存在前面已有论述,尽管关于《古兰经》的论点很多。
《古兰经》完全不同于《圣经》。《古兰经》不包含由人类传述的先知们的故事,虽然它经常引述先知。《古兰经》实际上是安拉的话,由安拉通过天使Gabriel直接启示给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先知接受到启示的确切措辞并传达给其追随者们。这种启示及其原始措辞被原封记忆、保存和传授。因此,《古兰经》中只有安拉的启示,而没有人的任何评论、文章或传述。
因此,《古兰经》风格独特。它是安拉针对人类心灵、智慧和灵魂的教导。它以迷人方式从切换话题。它甚至在三种人称之间变换,有时甚至以读者口吻说话。它叙述流畅,从主到继承法、食品等,总在结束时提醒终极目标是对安拉尽职尽责。其原始语言阿拉伯语极为动人和美妙。(今天,《古兰经》已经被意译为多种语言,但任何译文都不是《古兰经》[160]。《古兰经》只是阿拉伯语版本,因此在礼拜等宗教仪式中,只用真正的、原始的古兰经原典阿拉伯语。)
整部《古兰经》并非一次性启示给先知。而是在23年间被零星启示的[161]。它指导着早期穆斯林团体步步为营。它这样把早期穆斯林团体打造为一代虔诚者。同时,它为所有后来的、将面临相似环境的穆斯林团体设立了典范。它把那时位于文明世界边缘的阿拉伯人打造成了一个伟大文明的领袖,这个文明的影响力在当代仍然继续着。在当代,诵读、理解并正确践行《古兰经》时,也将会把个人和社会提升到虔诚接近安拉的新高度。
除《古兰经》外,还有先知穆罕默德(愿安拉福安之)的论述和范例。如前所述,安拉使者的笋奈的权威性并非因为他是个半仙。他是个人,如同所有其它先知。先知的权威与顺服安拉相关。安拉在《古兰经》中树立了先知的权威。因此追随先知便是顺服安拉。安拉指出,“服从使者的人确已服从真主,违背(使者)的人,我没有派你(穆罕默德啊)做他们的监护者。”(4:80)
在《古兰经》中,安拉明确指出,若某人爱戴安拉,并希望安拉也爱戴他,其关键是要遵循追随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道路。安拉说:“你说,‘如果你们喜爱安拉,那么顺从我,(你们若顺从我),安拉就喜爱你们,并赦宥你们的罪过,安拉是至赦的和至慈的。”(3:31)
《古兰经》这么说先知,“那些希望(觐见)安拉和末日而勤奋记念安拉者,的确有使者做你们的榜样。”(33:21)在某种程度上,先知就是一部“鲜活的《古兰经》”,当被问到先知的品性时,他的妻子阿伊莎回答说:“他的品性就是《古兰经》[162]。”
《古兰经》和笋奈之间有一种很重要的关系。笋奈体现了如何实践《古兰经》,是对《古兰经》教导的实践性解释。它这样定义了《古兰经》的道德、行为和规定,使其含义明晰可见。如前所述,《古兰经》教导的这种完整的、人类体现是对穆斯林的一件极大慈悯和怜悯,它使得来自于安拉的指导更加完整和实用。
因此,《古兰经》和笋奈融为一体,提供了全人类将需要的完整性指导原则,至到审判日。
信仰的层次
根据一则著名圣训,旨在传授人们信仰的天使加百列,问了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一些问题。这则圣训的部分如下,(天使加百列)问:“穆罕默德啊,请告诉我伊斯兰是什么”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说:“伊斯兰是作证除安拉之外绝无应受崇拜者、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礼拜,交纳在卡提,在赖买丹(月)斋戒和若你有条件朝觐安拉的房子。”他说,“你如实说了。”我们对他的提问深感惊奇,他然后说他如实说了。他问:“请告诉我信仰是什么。”他(安拉的使者)回答说:“它是信仰安拉,相信他的天使,相信他的经典和他的使者们,相信末日和好与坏的前定。”他说,“你如实说了。”他问,“请告诉我伊赫散(al-Ihsaan,善良)……[163]
这则圣训揭示了术语“伊斯兰”的第三种用法:(与信仰的内在行为相对立的)顺服安拉的外在行为。根据这则圣训,信仰或正义有三个层次,即伊斯兰、信仰和ihsaan。每个层次都值得单独讨论。
伊斯兰的层次
当被与信仰并列提及时,伊斯兰(顺从)指外在的顺从行动,即人完成的实际行动。
在回答加百列天使时,先知列出了一些顺从行为,很明显这些不只是顺从行为,实际上,为刻意取悦安拉而完成的每件善行,只要相符于他的启示,便是顺从行为。然而在本圣训中,由先知提出的具体行为有着特殊作用,它们通常被称为“伊斯兰的五个支柱。”事实上,在另一则圣训中,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说:“伊斯兰教建立在五个支柱上,即作证除安拉外绝无应有受拜者、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礼拜;施舍在卡提;朝觐卡尔白和在赖麦丹月斋戒[164]。”
如同作者在别处论述过的,在此,安拉的使者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伊斯兰比喻为一座房子,房子的根基或支柱有五个。如果房子失去了五个支柱,实际上就根本不存在了。伊斯兰的其它行为如同锦上添花,使房子更加完整。若缺乏补充部分,房子仍然矗立,但有了缺陷而不完整。然而若所有支柱不见了,则房子不会矗立或根本就不存在。特别在主要支柱不见时[165],房子就不能矗立或存在[166]
在本部分,给出了对五大支柱的简要描述,随后将会讨论这些行为的一些长久利益。
第一个支柱是信仰的宣告。这个支柱说明了顺从并非缺乏公告的内心承认。顺从主不只是内心顺从,而是一种公开顺从,它是人外在行为的驱动力。因此,人全心信服、信仰和真诚宣布: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者,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实际上,没有这个核心支柱,其它行为都毫无意义。其它行为必须建立于该信仰之上。若不信仰安拉和相信使者,则做的行为不可能取悦安拉。有信仰,才能驱动行为。信仰驱动的第一个行为是公布信仰。因此,它是其它根基的出发点。
第二个支柱是“建立拜功”。这并不只意味着随时随愿去祈祷。伊斯兰规定每个穆斯林必须完成的正式礼拜仪式,并作为自愿顺从主的基本特征[167]。每天有定时的五次礼拜。首次礼拜在黎明至日出之间。第二次礼拜始于正午之后,第三次礼拜始于下午正中,第四次礼拜始于日落。第五次礼拜在傍晚。因此,穆斯林在日常中没有远离拜功时间段。这些重复的拜功在不断提醒着人与安拉的关系和人生的真正目的。
通常,这些拜功应在清真寺内集体完成,因此很多清真寺竖立于穆斯林领域。信士们受召唤去礼拜,唤礼者吟诵召唤词,其中就有“来礼拜吧,来成功吧!”在清真寺,礼拜者在领拜者(伊玛目)之后形成一排排班次,所有人都面向同一方向即麦加卡尔白,礼拜用阿拉伯语,其中包含诵读古兰经。礼拜仪式包括鞠躬和叩头。若您游历全世界,将发现穆斯林的礼拜方式、内容及其表达形式完全一致。因此,穆斯林在进入任何清真寺时,都有回家的感觉,其中有信仰的穆斯林兄弟姐妹。根本不必找越南籍美国人清真寺[168]或德国人清真寺等。每个人都知道如何礼拜和跟拜,人人都参加集体礼拜,无论其背景、社会地位和种族等如何。实际上,每个人都按先知穆罕默德礼拜的礼拜方式礼拜。(因为人们知道这是先知的礼拜方式,也完全满足于取悦安拉的这种方式。)
礼拜是一种对人类的纯化,他每天五次转向和面谕安拉。如上所述,这种重复性站在安拉面前(祈祷)使人在日常生活中远离了罪恶。此外,它也是悔恨和忏悔时间,诚挚祈求安拉饶恕他曾犯过的罪行。另外,拜功本身就是一种清洗以往所犯罪行的善行。如同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下述圣训所指,“如果人家外有河流,他每天洗五次澡,难道你认为他身上还有污垢?”众人答道,“他身上不会留有任何污垢。”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然后说:“日常五次拜功也如此,安拉会借此清洗罪行[169]。”
大多数穆斯林学者认为,礼拜是对穆斯林的最低要求,即至少要完成的崇拜仪式[170]。如果某人甚至不愿完成每日五次礼拜,就很难说他愿意真正顺从安拉了;因此,不能认为他是真正穆斯林。
伊斯兰的第三大支柱是付出在卡提(zakat)或者施舍。从词汇上讲,单词zakat的词根意指清洗、慈悯和增长。它在《古兰经》和圣训的另一替代性单词为施舍(sadaqa),这个词汇衍生自于sidq (真诚)。Siddiqi解释了两个词汇的用法及其重要性,两个单词涵义丰富。为安拉而费用财富能纯化爱慕财富者的心灵。作为谦恭之礼,一个人在真主之前施舍财富,也就肯定了这个事实,即他在今世视爱戴安拉重于一切,他完全准备为此而牺牲一切[171]
在伊斯兰法律中,在卡提的技术含义指按年度清付财富的特定比例,并给予特定的受众,诸如穷人和需要者。
在伊斯兰中,正义不只限于个人的内心感受或个人的崇拜。正义必须扩展到社区中甚至全世界的其他人。在卡提使个人认识到他不是孤岛。每个人实际上都是社会一员,特别是伊斯兰兄弟中的一员。这个社会中各个成员都有权利和责任相互尊重。在社会中与他人妥当交往实际上也是崇拜安拉的组成部分。
在卡提也提醒着人拥有的财富实际上是来自于安拉的恩惠。而在当今谈及世界上财富分配时,大多数取决于所谓的“运气,”诸如生于权贵家庭,生活在恰当时代或地方,抓住了珍贵机遇等。其实这不是运气,而是安拉对每个人的裁决。因此,人必须感激安拉,要自愿把安拉馈赠的部分财富施舍出去。
伊斯兰的第四个支柱是在伊斯兰历第九月赖马丹中斋戒。这就是指在该月白天的日出至日落时间段内禁饮食和性交[172]
斋戒是自我克制、虔诚和敬主的根源。它也被安拉制定给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之前的先知们。在规定赖麦丹月斋戒的《古兰经》经文中,安拉指出了其目标或宗旨,“信士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如同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以便你们敬畏。”(2:183)
要知道,斋戒远多于简单地戒除饮食和性交,它理应是敬主意识得以极大提高的时机。这种敬主意识的提高应该体现在斋戒期间人所做的每件行为上。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指出了这个事实,他说,“也许斋戒者除了饥饿而一无所获,如同在后半夜礼拜者[173]除了失眠外一无所获[174]。”先知(愿安拉福安之)还说:“斋戒不仅要戒除饮食,还要戒除闲言秽语,若有人辱骂你或以行为侮辱你,你就说,‘我在斋戒,我在斋戒[175]。’”最后,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又说:“如果某人(在斋戒时)没有放弃错话和相应行为,则安拉不需要他放弃饮食[176]。”
在这则圣训中提到的伊斯兰下一个支柱是朝觐克尔白(安拉的房子)。在伊斯兰法律中,它指在伊斯兰历最后一月旅行到麦加,只为崇拜安拉。这种朝觐,穆斯林一生至少履行一次,若他身体和经济条件允许。
在朝觐中,部分活动涉及到在麦加山谷记念易卜拉欣、他的妻子Hagar及其儿子伊斯玛仪的行为,朝觐者实质上在重踏他们的步伐。他们为安拉做出的牺牲,作为回报,安拉喜悦了他们,并在多方面赐福了他们。
朝觐确实是动人的经历,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数百万穆斯林突降麦加。他们都再三表达来服务于安拉。在这受慈悯的期间,世俗差别在朝觐者身上荡然无存。Siddiqi以下述方式描述了朝觐的意义与重要性,朝觐是信仰的完美体现,这毫不过分,因为它聚合了其它义务性行为中的特征。它具有礼拜的品质,因为朝觐者在主的房子卡尔白中礼拜。它鼓励朝觐者为安拉花费物质财富,这是在卡提的主要特征。当朝觐者出发时,他就离开家园和亲人,旨在取悦他的主。他在旅途中遭受困苦,经历艰险,这在斋戒和坐静[177]中能体验到。在朝觐中,人们受训练而完全忘记了物质安舒和世俗浮华,人们昼夜只身着两件未缝制的布料,要睡在多石地面上[178],要环绕卡尔白,在萨法和麦尔卧间奔走[179],要禁止使用香料和香水,甚至不准理发和打理胡须。总之,他奉命为了安拉放弃一切,彻底顺从主,这是穆斯林人生的最终目的。事实上,身体朝觐只是精神朝觐的序幕,当人们告别今世一切,而作为卑贱仆人出现在安拉面前时,泪水掩面地呼吁:“我的主啊!我来了,我是你的仆从[180]!”
如前所述,这些行动形成了个人生活完全顺服安拉的基础。基于人们从这些仪式行为上的收获,才能成为在生活各领域中安拉的完全仆人。
信仰(伊玛尼)的层次
除了外在顺从,人必须内心有信仰。针对这个问题,有两点十分重要。第一点关系到人们应该信仰什么,即信仰条款。第二点涉及到当信仰真正深入人心时应该发生的转化,并成为人生的支配力量。
天使加百列问先知:“请告诉我信仰是什么。”他[安拉的使者(愿安拉福安之)]说:“它是相信安拉、他的天使、他的经典、他的使者、末日和相信前定,前定的好与坏。”在这则圣训中,先知提到了主要的信条,这六款信条依次为:
(1)信仰安拉。信仰安拉是伊斯兰信仰的核心基石。这个信条在本著作中已得以阐述,在此无须详述。
(2)相信天使。天使是安拉的一种造化物,通常,是人类不可见之物。他们受造于光,但确有身体和形式。他们是安拉的仆民,没有任何神性。他们完全顺从安拉的命令,在执行安拉命令时,从不偏离。有些物种超越了人类的体验界限,这种事实不该震惊。正如Tabbarah指出,“每天科学都会发现以前不为人知的生物,这会引发我们去问:在被发现之前,这些生物不存在吗?在人们发现时,他们才开始存在吗[181]
(3)相信由安拉启示的经典:相信安拉的经典指安拉下降给使者们的经典,作为怜悯和指导,去引导人类走向今世中的成功和后世中的幸福。《古兰经》提到这类经典:易卜拉欣的卷轴,摩西的律法(Torah),大卫的诗篇(Psalms)和耶稣的福音(Gospel)。(这肯定使人想到,这些先知接受的原始启示肯定不同于当今流行的“经典”,它们没有得以妥善保存。)相信经典也包括相信《古兰经》为最终启示。
有些人宣称有权力相信安拉启示的部分,而拒绝其它部分,这是狂妄和不信仰的形式,认识到这点很重要。因此安拉说,“你们确信经典里的部分律例,而放弃其它部分吗?你们做此事者,其报酬无外乎在今世生活中受辱、在复活日被判受最严厉的刑罚。安拉绝不忽视你们的行为。”(2:85)
(4)相信使者:这个概念在前面已经详细讨论了,无须在此详述。
(5)相信末日和复生:之所以被称为“末日”,是因为此后不再有新的一天出现,那时乐园之人将永居乐园,火狱之人将永留火狱。它的别名包括复生日、真实日、事件、审判日和颠覆日。这是全人类都要经历的最关键日子。的确,它将是最庄重的和最恐惧的一天。人的新生将会在那天被裁决。它标志着每个灵魂的新纪元。这会引领人走入永久幸福或永世诅咒。相信末日意味着相信《古兰经》或使者(愿安拉福安之)陈述的有关那天和后世的事件。《古兰经》和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提到一般性方面(复活、审判、回报、天堂和火狱)和细节性方面。人们对末日及其相关事件的知识越多,这种信仰对他的影响就越深刻。因此,《古兰经》和笋奈提供了有关末日及其事件的很多细节。
无人能肯定谁将会进天园或下火狱,认识到这点很重要[182]。无人会知道对任何人将发生什么。今天的正义者也许变化而明天成为不虔诚者,导致坠入火狱。伊斯兰的最大仇敌和非信士或许会在将来忏悔,而成为最为虔诚者,引领其步入天园。事实上,还有些人从来没有听说过伊斯兰,或者只被提供了被歪曲了的伊斯兰情景。只有安拉知道这些人在后世中的处境。然而,有些事情是确定的:只有安拉是末日法官,他永远不会委屈任何人,即使微量也罢,如果某人是真正穆斯林和信士,安拉将会喜悦他的。
相信前定(al-Qadar):这指相信这种事实,即除安拉意愿和许可外不能发生任何事件。任何权力都不能与他的意志作对。他控制着所有事物。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伊斯兰是宿命论。人类被赋予了某种自由意志。然而,安拉以其完美知识预知人类将做什么。他知道人类将做什么,并意欲和裁决之,但他并不干涉他们做出的人生选择。Jaafar Sheikh Idris妥当处理了在这点上的困惑根源之一,他写到,“如果我们的行为受安拉意欲”,有人或许会说,“那么,它们实际上是安拉的行为。”这种异议基于一种混淆。安拉意欲我们所意欲,只在给我们提供选择意志并使我们执行该意志的意义上,即安拉创造条件使我们能做它。安拉没有意愿做它,否则无异于“当我们在吃喝和睡觉时,安拉在完成这些动作”。安拉造化了它们,但没有做或完成它们。基于另一个混淆的异议是,如果安拉允许我们做恶事,那么安拉认可和喜欢之。实际上,允许人做事是一回事,而赞成其行为和命令它则是另一回事,不可相提并论[183]……
以上是穆斯林的六大信条。与信仰相关的第二个重点问题,即信仰(imaan)对人意味着什么?首先,信仰,意指真实明确地相信某物,应导致对被信仰者的相应顺从。否则,只接受事实并非伊斯兰的信仰观。因此,Ibn Uthaimin写到,Imaan(信仰)是肯定,它需要接受和顺从。若人只相信而不接受和顺从,那并非信仰。其证据是多神教徒(阿拉伯人)相信安拉存在,相信安拉是造物主、维持者、生命赋予者、死亡带来者以及宇宙事物掌管者。而且,他们甚至有人接受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为使者,但他并非信士。那个人就是艾布塔里布,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叔父!而相信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并无益于他,因为他不接受和顺从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带来的启示[184]
信仰是人格的最重要方面,通常是生活道路和个人选择之后的驱使力量。真正和有效的信仰不只停留在抽象层次上,而是其影响体现在日常操行中。换而言之,若对人的行为没有强烈影响,信仰就不是真实的。人不能宣称,“我心中有信仰,”而同时,从不付诸于崇拜行为。这种人,其行为与宣称的“内心信仰”矛盾。
因此,真正的信仰必须影响人的行为。举个简单例子,欺骗和偷盗问题直接关系到个人的信仰系统。如果人认为这些行为在道德上错误、且全知和公正的主将清算其行为,那么,他极可能戒除这种行为。而若人根本不相信任何永久后果或审判日或他内心不受这种感情影响,他的决定因素可能只是被逮住的几率和因这些行为受到惩罚的严厉性。
当内心充满信仰,这个信仰观也包含爱戴安拉、畏惧安拉、期望安拉,则它会驱使身体履行顺从行为并保持远离受禁事情。因此,实际上,没有被体现在行为中的内心信仰不可能真实而稳固。
而内心的这种感情并非静止和固定的事情。“我在某天接受了信仰,我从今后永远是信士。”这只是妄想而已。事实上,信仰层次,如同其体现的实际效果,是不断地增加或减少的。很多因素影响着信仰。或许人人都有过这类经历。有时,人很在乎主,并畏惧和爱戴他,这种强烈的内心感情给他带来安宁和温馨,并使他远离犯罪。然而有时,或许世俗诸事务在吞没着他,他对安拉的记念和依附就不那么强烈,他内心感受不到强烈的信仰感情,他的行为举止就缺乏以往那种高质量。当他遭遇这个阶段时,其灵魂会倦怠也不愿付出牺牲。这是人内心信仰波动的影响。很明显,这种波动进而会影响人的行为。
      “穆斯林”一词指顺从安拉而不承认其它主宰。有时人虽然是穆斯林,但是信仰对自己的影响力微弱,而不值得称为真信士,尽管他肯定没有完全失去信仰。人在犯了罪行甚至大罪时的情形便如此。因此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通奸者在非法性交时不是(真)信士,小偷在偷窃时不是(真)信士,饮酒者在饮酒时不是(真)信士[185]”。当人意识到他的信仰所发生的这种变化时,他应该向安拉忏悔、重建他的信仰并争取成为更好的信士。
人人都应牢记信仰可增可减弱的事实。因此信士们应该经常警惕那些信仰减弱的征兆。确实,他应该采取积极措施增加信仰,这包括诵读《古兰经》、记念安拉,思考造化等等,这类行为有助于人复兴和增加自己的信仰。实际上,增加对安拉、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和伊斯兰的知识是增加信仰的最好方法之一。
对新穆斯林而言,认识到信仰可增可减很重要。当人在初次皈依伊斯兰时,他就迈开了顺从安拉的第一步。同时,虽然他还没拥有使内心流溢着诚服的知识,或者没有那种视安拉重于人生一切的爱戴安拉之情。他内心和思想中仍然遗留着抵触伊斯兰的一些残存物。然而,随着他在伊斯兰中的成长,安拉意欲,他的信仰会增加。他将会更加肯定伊斯兰真理,更加忠诚安拉,最终,他的信仰就是其人生中的最大驱动力。
还有一个层次,它超越了信士层次,这就是muhsin,其特征是ihsaan(在崇拜安拉中的杰出表现)。muhsin必须满足穆斯林和信士的所有条件。因此,muhsin就是穆斯林和信士。然而信士并非muhsin。成为muhsin的阶段高于成为穆斯林或者穆民的阶段。
至善(Ihsaan)的层次
天使加百列然后对先知(求主赐予福安于他)说:“告诉我关于al-Ihsaan(至善)。”他(先知)回答说:“你崇拜安拉如同你看见他,即使你看不见他,(你知道)他在看你。”
ihsaan的词汇意义指做好事、行善和与别人友好相处。伤害别人是其反义词。在这种情形下,该词的这种形式后面紧跟一个介词。然而,该单词也意指以最好方式完善某事或做某事,或许这接近于上述圣训中单词ihsaan的意思。然而,这两个概念不可分割。人若真想取悦安拉,就尽力以最好方式对待别人。因他知道安拉在注视着他,他会致力于维护与安拉的关系(或崇拜仪式)和与安拉造化物的关系。
因此,术语ihsaan寓意广泛,包含了对别人的各类善行。其意思是人给别人传播善行,而不是伤害别人。他用自己的财富、知识、地位和身体对别人行善。他把部分财富以在卡提和捐助形式施散,那是ihsaan案例。他传播知识、从不错过指导人的机会,那是他知识的ihsaan案例。他利用自己的合法地位和影响力帮助那些值得并需要帮助的人,那是ihsaan案例。他搀扶别人上车或者搬行李,那也是ihsaan案例。
在这则圣训中,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没有给出ihsaan的词典式定义,而是他解释了ihsaan 即“善”和“优美”之后的主要驱动因素。安拉在注视着他的行为是事实。如果心灵意识到这个事实,人将会希望取悦他的养主,而害怕惹怒他。这将导致心灵的净化。当这种净化呈现在心灵时,他将尽力因安拉而做。这也意味着他将尽力以最好方式做好一切事情。他将关心自己行为的质量,而不仅仅在数量和外部执行上[186]
Ihsaan并不意味着真正看见安拉,而只是内心的强烈感情。这就是对安拉存在的体验,安拉的知识和怜悯如此强大,以至于人在实践中体验了觐见安拉。这个人的思想、心智完全合拍于崇拜行为或他在做的事情。这就是第一人称化“你崇拜安拉,如同你看见他”的含义。毫无疑问,如果人能见到安拉,这会在崇拜和顺服安拉上产生深刻影响。
觐见安拉的感觉对人产生的影响是他将尽力最好地完成每项善举。他看见安拉在面前,因此,他很明白安拉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从而超越了单纯的理论信仰。不用完美或精彩方式做事,他将会感到极度羞涩和不安。他也将充满着害怕、畏惧和钦佩安拉。他将努力取悦他面前的安拉。他将竭力以最佳方式完成其拜功,以免有丝毫瑕疵。
与安拉的这种关系,正是每个人应该力求拥有的。人一旦理解了信仰唯一应受崇拜者安拉的含义,他心中将充满对安拉的爱戴和尽力以最好方式取悦安拉的渴望。他将“感受”和“体验”到安拉总在他周围并伴随着他。作个世俗化比喻,他将细心谨慎,如同紧邻至爱的伙伴,唯恐伤害对方感情或带给对方伤害。因此,事先衡量和考虑每件行动。如果行动中有瑕疵,他将会忏悔和希望得到宽恕。他值得拥有安拉的喜悦,因为他证明了他爱戴安拉、只希望取悦安拉。
人类从伊斯兰获取了什么?
实际上,伊斯兰的所有恩泽都归于人类。安拉为人类提供引导只为人类的利益。安拉自己根本不需要人类崇拜。他无所需要,但他出于怜悯而给人类显现了合理的行为模式以赢得安拉的认可。安拉说:“凡遵循正道者自受其益,凡误入迷途者自受其害,负罪者不负他人之罪。”(17:15)另外,要重点指出,凡拒绝伊斯兰者只会自我伤害。安拉说:“安拉的确毫不会亏待人类,而他们却自亏。”(10:44)
无法枚举人类取自于伊斯兰的恩泽,有必要简要提及几个重要事宜。
首先,也是肯定最重要的,通过遵循伊斯兰,个人遵循取悦造物主的唯一道路。这个动机如此伟大,根本无需其它说明。安拉说:“舍伊斯兰而追求其它宗教者,他寻求的宗教绝不被接受,在后世中他属于亏折之列。”(3:85)
伊斯兰是唯一真正符合人类本性的生活道路,是由造化人类的主启示的。因此,它是真正满足和安宁的唯一源泉。伊斯兰,正如安拉所描述,是治愈那些折磨人类心智和灵魂疾病的灵丹妙药。那些拒绝顺从安拉,终生追逐其它事情的人们,即使多倍的物质也不能给他们带来丝毫的真正幸福。
这点不只关联到将发生在后世中的事情,对活在今世中的人也如此。安拉说:“凡行善者,无论男女,只要是真信士,我给予他(或她)幸福生活(在今世中的尊重、满意和合法供给),我肯定将以他们所行最大善功报酬他们(后世中乐园)。”(16:97)安拉又说:“凡违背我教诲者(既不相信古兰经,又不遵循其命令等),必过窘迫生活,在复活日我使他们在盲目状况下被复生。”(20:124)
      因此,伊本盖伊目(ibnal-Qayyim)写到,不要认为安拉的下述话仅限于后世中的喜悦和火狱:“的确,正义者将会在喜悦中,而邪恶者将会坠入火狱中。”(82:13-14)实际上,它适于人类的三个阶段,即今世生活、(死后到复活之间的)艾布扎赫生活和(复活之后的)永久生活。顺从安拉者将生活在喜悦中,而悖逆者将坠入火狱之中。难道喜悦不是内心的喜悦,惩罚不是对心灵的惩罚?哪种惩罚比[因拒绝顺从安拉而面临的惩罚]更恐惧、担心、忧虑和不安呢?[有什么比人的灵魂]背叛安拉和后世火狱中更残酷呢?他们抛弃安拉而依赖俗物,因此隔断了与安拉的联系[187]
伊斯兰史上的著名学者伊本•泰米耶,试图表达人从信仰安拉中获取的快乐。他曾说过,“今世有个乐园,不想进它的人就进入不了后世中的乐园。”他还说:“我的敌人奈我如何?我的天堂和乐园在我心中[188]。”实际上,伊本盖伊目是伊本•泰米耶的得意门生,常常拜访后者,他说道,安拉见证,我没有见过比他(Ibn Taimiyyah)拥有更好生活的人了(,这千真万确)。即使他生活在艰难环境中,没有浮华舒服可言。相反,他总处于事情的反面极端上。即使在面临监禁、折磨和威胁时,他仍然是人们中具有最乐观生活的人,情绪最欣怡,心内最坚强,是最幸福之人。这种快乐之情洋溢在他的脸上。每当我们深感恐惧,身陷绝望,感到地球压在肩上时,我们就去找他和倾听他的教导,此后不良情绪便荡然无存。我们便感到安宁、有力、肯定和平安。赞美安拉——他使仆人在觐见他之前就见到他的乐园[189]
当然,这种来自于信仰的美妙感觉不限于伊本•泰米耶。伊本盖伊目引述了另一虔诚穆斯林,“如果王亲贵族们知道我们身临的幸福,他们会用剑与我们争夺。”另一段引述,“今世居民是痛苦的,他们离开这个世界而没有品尝到它包含的美好。”当被问及哪是什么时?他说,“爱戴安拉、认识安拉和纪念安拉。”伊本盖伊目引用了另一人的说法,“有些时机将会来临,那时我说,‘如果乐园之人处于这种状态,那么他们在享受着幸福生活[190]’。”
最后,每个人都能在后世中体验最真实和最持久生活。安拉说:“的确,后世中的住宅才是真正生活,若他们知道。”(29:64)
不仅个人受益于伊斯兰,社会整体也受益,全人类确实受益于伊斯兰教导。安拉再次这么评论先知穆罕默德:“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21:107)伊斯兰为整个人类带来了真理和正义,允许全体成员生活在彼此关爱、和谐相处、富含同情心的社会中[191]

第8章 伊斯兰的拜功
崇拜的宗旨、目标和范围
如前所述,伊斯兰的崇拜术语意味着“侍奉”主,崇拜主实际上是全体人类受造化的唯一目标。确实,最高贵和最伟大的人莫过于主的真诚仆人和崇拜者。
Al-Miqreezee指出,正常的崇拜形式包括以下4方面:
(1)确定真主及其使者(求安拉赐福安于他)喜爱和乐意什么;
(2)在自己内心中体现和实施这些方面;
(3)在自己语言中体现这些方面;
(4)在自己行为中体现这些方面[192]
如果想实现其目标即成为安拉的真诚崇拜者和仆人,上述每方面都是必要的。人要首先认识到崇拜安拉的方式并非基于个人倾向、逻辑或意想;而要基于来自于安拉的启示;只有安拉能表述他如何受崇拜。因此,第一步是确定安拉要人做什么,什么能取悦他。这可通过从古兰经和圣训获取知识来实现。然后,这种知识必须被转化为内心对这些事项的接受和渴望。我们必须承认这些事项是最好,因此,内心必须有对这些事项渴望的感受。此后,公开这种接受和信仰,并通过自觉行为体现和弘扬这种接受。
通常,这四方面被概括为两个重点。人的崇拜要正确,它必须是(1)只真诚和纯粹地为安拉而履行,且它必须(2)按照安拉在古兰经和圣训中的启示。要牢记心头的另一个非常重要方面是“崇拜”并不限于人们那些所谓“宗教”或“精神”性礼拜或行为。如前所述,我们的目标是尽力使自己成为安拉的完整仆人。服从的正确观念寓意丰富。“崇拜”(ibaadah),正如伊本泰米叶的著名和公认定义所表达的那样:这个名词包括安拉喜悦和认可的内在或外显的言语或行为。它包括礼拜、在卡提、斋戒、朝觐、说实话、履行信托、善待父母和亲戚、守信、劝善止恶、抗战非信士和伪信士,善待邻居、孤儿、穷人、旅客、奴隶和动物,祷告和祈求,记念安拉和阅读古兰经等,同样也包括爱戴安拉及其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敬畏安拉,向他忏悔,在逆境中忍耐,在成功时感赞,完全臣服安拉的法令,求他相助,望他怜悯,怕他惩罚。所有这些形成了对安拉的崇拜[193]
因此,崇拜贯穿于人生各方面。它触及人的内部特征,也影响其外在行为。总之,崇拜包括:
(a)人与主的关系;
(b)人与自己灵魂的关系,灵魂对自己的权利;
(c)人与整个社会的关系;
(d)人与自己亲属、配偶、孩子和对自己有权力的人的关系;
(e)人与安拉造化的动物的关系;
(f)人与安拉造化的环境和资源的关系,应按负责和合乎道德的方式使用它们。
安拉并没有任人类迷茫于如何在这些崇拜行为中成长、繁荣和持之以恒。相反,为人类制定了一些具体的崇拜行为。这些行为是他们自身的崇拜行为,也是有助于个体坚持走在只崇拜安拉道路上的行为。其中,最重要者以“伊斯兰五大支柱”著称。如前所述,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伊斯兰建立于五个[支柱]:作证除安拉外没有值得崇拜者和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力行拜功,缴纳在卡提,朝觐克尔白和在拉马丹月封斋[194]。”
下面简述四大仪式性支柱以及祈祷的重要概念。
祈祷和记念词
使个人和安拉之间的联系紧密的一个重要行为是祈祷即向安拉祈求[195]。这些祈祷可以随时随完成而不受时域限制。这类行为直接在个人和安拉之间完成,勿需中介。
祈祷本身就是崇拜安拉的行为。当人祈祷或祈求时,就显示了他需要被祈求者、对被祈祷者的信任和依赖展示了他相信被祈祷者有能力知道、理解和满足其需要。这种内心感受体现在必须只向安拉祈求。当祈求时,祈求者转向安拉,他承认自己无能,而同时坚信安拉有能力响应他的呼吁和实现他的愿望。事实上,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祈求是崇拜[的本质]。”[196]事实上,祈祷就是爱戴安拉。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凡不祈求安拉者,安拉就恼怒他[197]。”
我们只希望从祈祷安拉中得到幸福。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说,“祈祷安拉的穆斯林,只要在祈祷不包含罪行或要求切断亲属关系,安拉便给他下述三件之一:要么不久就应答其祈求,要么为他延迟到后世,要么保持他远离相似罪行[198]。”
事实上,真正信士总渴望时刻享受安拉的引导,而从不自以为是。因此,穆斯林总在与安拉直接和不断地互动着,安拉是他爱戴的主。
拜功
拜功的重要性在于如下事实,即无论在人生中做什么,至关重要者莫过于建立和健全与安拉的关系,即自己对安拉的信仰、敬畏性、虔诚性和崇拜性。与安拉的这种关系既要证实和实践,又要通过拜功改进和提高。因此,若拜功妥当,则其它行为将妥当;若祈祷不妥当,那么其余行为也将不妥当,正如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自己所表述的,实际上,若拜功完成妥当,即伴以真正记念安拉和求他饶恕,它就会对礼拜者产生持久影响。在完成拜功后,他的心灵将侵染在记念安拉之中。他将即害怕也指望安拉。在那种体验之后,他再也不想从这种崇高位置堕落到逆抗安拉的状态。安拉提到了这种拜功,他说,“拜功确使人远离大罪和恶行。”(29:45)Nadwi以下述雄辩方式描述了这种效果,拜功目的是在人潜意识中产生这种精神力量、信仰之光和敬畏主的意识,以鞭策他成功地抵制各种罪恶和诱惑,在不时的考验和逆境中坚定不移,并保护自己、抵制肉欲和无节制欲望的诱惑[199]
当信士们转向整个造化的唯一和真正力量源泉时,拜功是他们的力量源泉。拜功可用于纯化许多灵魂疾病,诸如失望和怯懦。拜功的这种强大效果被暗示在下述经文中,“在忍耐中寻求帮助,拜功确实很难,但对(在安拉之前)谦卑者除外。他们确信会与他们的主相会,他们将返回于他。”(2:45-46)
除了是力量源泉外,拜功也是灵魂在今世旅途中的幸喜时机和栖息地。此时,灵魂和心灵完全和绝对专注于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即联系和妥当地崇拜安拉。灵魂意识到在礼拜(在正确履行)时人才最接近安拉,这也部分地履行着他受造化的唯一目的。因此,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惯于对比俩勒说,“比俩勒啊!宣礼吧,让我们借此休息[200]。”
当某人不慎堕落而犯了污秽和罪行时,拜功也能使灵魂纯化这些罪恶。换而言之,它对灵魂有清洁作用。人人难免出错和犯罪。但这些罪不该永远驻留灵魂,使它不堪重负。相反,有办法清除这些罪行,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是行善,特别是礼拜。
这些只涉及到了拜功的重要性,其实它们只是冰山一角。礼拜者将自我感到一些难以用合适语言捕获的其它有益心情[201]
在卡提
作为一项崇拜主的行为,遵主命而必须放弃自己部分财富的概念在前辈先知的信息中也能找到[202]。至于它在净化灵魂中的重要作用,苏莱曼(Sulaiman Nadwi)指出,人类精神疾病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对安拉的希望和恐惧、缺乏对他的爱戴和依恋。治愈这些疾病的手段是拜功。这类疾病的另一个原因是贪婪世俗财富,而不再依恋安拉。天课便能克服该疾病的第二种原因[203]
在卡提(Zakat,天课)也是一种明确提醒,即财富只是来自于安拉的慈悯。富人要观察他周围和世界各地的各种痛苦和贫困,若安拉意欲,他也会体验到这些。这培养了人的谦卑和知感安拉的强烈情怀。
确实,信士应该积极寻求各种措施,借此感谢安拉赐予他的各种恩惠。这种感情应该驱使他更加行善。如果在卡提对他有这个效果,他就会更加感谢安拉,安拉将进而给于他两世更多慈悯。安拉说,“当时你的主宣布,‘如果你感谢,我会给你更多(我的慈悯),但若你不感谢(即不信仰),确实!我的刑罚确是严厉’”(14:7)。
这项崇拜行为凸显了前面讨论过的关于崇拜范围的事实。崇拜不仅涉及人与主的交互(若这样认为则使之抛弃了所有其它交互),它也涉及人与其他信士和普通人类的交互。通过在卡提,可直接满足他人需要。需要提醒,人与其他人交互的基础是崇拜安拉,而不依赖于世俗基础或某些人权的哲学观。相反,人们的互动基于更稳固和动人的基础,即基于安拉如何责成人与他人互动。这样,这种互动实际上成为一种取悦真主、有助于人灵魂净化的崇拜形式。
在卡提在灵魂内培育了为安拉而自我牺牲和帮助他人的情操。真信士在其内心培养了因安拉而付出、认识到安拉如何喜悦这种行为的欣喜。它不是简单地去除心中的自私、财富的病态积累和自我主义的伤害等问题。它远不止于此。他是一种替代,用信士应以自我牺牲和服务别人作为接近安拉措施的情操,去替代这些可能的病态感情。这种积极感觉应该如此强烈,以至于穷人和或准穷人为接近安拉也愿意牺牲和付出。安拉如此描述这种信士时,他说,“他们优先给出而没有自用,即使他们也需要。凡戒除自身贪婪者,他们将是成功者。”(59:9)因此,不只考虑自我,而要放眼世界,把对他人行善作为一项崇拜安拉的行为,这种感情体现在真信士内心和灵魂中。显然,天课对整个社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里列出一些明显因素。例如,天课帮助社会中的穷人,在他们需要时能获得财富。这也应有助于加强穆斯林社会的兄弟关系,因为穷人知道富人将通过在卡提和其它慈善手段帮助他们。即使那些不很富有者,它也使他们意识到,他们有能力为安拉花费些财富。他们会意识到,即使为安拉给出部分财富,他们也不至于挨饿或死亡。此外,它能使那些拥有财富的人认识到这种财富实际上只是来自于安拉的慈悯。因此,必须按安拉喜悦的方式使用财富。
斋戒
斋戒是一项崇拜行为,信士们要在其中较长时间内把放弃其最基本需求作为崇拜安拉的形式。基于此,它绝对独特,其实践效果是直接增加了对安拉的敬畏性。
从斋戒机制中得到的一个重要结论是,人的自然倾向,即对食品、饮料和性交的需求,本身并不邪恶。如前所述,伊斯兰教义完全符合安拉赋予人类的本性。因此,这些自然需要和欲望并没有彻底沮丧或被完全否认。扼杀人类的本性是不可行的(历史上的修道士及其无数畸变实际上已经证明了这个事实)。与此同时,也不能放纵这些自然欲望,否则人会沉迷于欲望,而无视对自己或他人的负面后果(如当今见证的滥交、性病、酗酒和吸毒等等)。这些自然欲望应按有利于灵魂和人类的方式驾驭。
耐心或毅力是人能拥有的最重要和最健康的品质之一,是能在净化的灵魂中发现的重要品质之一。斋戒和忍耐之间有明确和清晰的关系。斋戒不仅能加强人的忍耐性,它实际上触及了耐心的各个分支。耐心有三种类型:持之以恒于崇拜行为,持久性远离安拉禁止的行为,和在艰难期间的自我控制力。通过斋戒,这三种类型的忍耐都得以考验和强化。在斋戒期间,坚持安拉制定的义务,远离他禁止的食物和饮料,并在他经历的饥渴中保持忍耐[204]
斋戒是一种体验,人遵主命而无视自己的需要和欲望。这也提醒了人生的真正目标和目的。这种经历允许他整理思绪,正确看待人生需求和人生意义。
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曾经说,“观察那些比你低[拥有比你少]的人,而不要羡慕那些比你高[拥有比你多]的人,否则,你就会视安拉的恩泽无足轻重[205]。”在这则圣训中,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圣训有助于人们体会从安拉那里得到的无数益处。戒斋机制对人的益处远不止于此。在斋戒期间,封斋者不仅观察别人的困境,而且也能切身体验他们的困境。因此,富人能沉思被赐予的财富并真正感谢。尤其当代的某些物质发达国家中,人们非常习惯于方便地获取食物、饮料、纯净水和电等。由于这些都是现成的,人开始把他们视为理所当然,而认识不到它们是多大的慈悯,更认识不到当今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实际上被剥夺了这些基本需求。
在关于斋戒的连续第三节经文的结尾处,安拉指出,“以使你们感激”(2:185)。对安拉的感恩和感激之情是真正信士的基本特征[206]。这件事情,人们可以夸夸其谈,但其他人整天经历的口渴、饥饿和疲惫,不能代替。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是最慷慨者,他在斋月封斋期间甚至更慷慨。
朝觐
伊斯兰的另一支柱和基本义务是朝觐麦加的克尔白(安拉的房子)。这是一项综合性、感人心扉的仪式。
发生在朝觐期间和那些朝觐者都能作证的实践方面是,人们在朝觐期间看到人们的自我牺牲愿意。在绕行克尔白时,可以看到没有腿或双腿不力的人自我推车环绕克尔白。人们能从一些朝觐者的贫穷中感受到他们为朝觐而做出的长期准备、积蓄和牺牲。这肯定会感动人,使人反思自己为此而做出的牺牲,反思在需要时自己能否在主道上做出如此巨大牺牲。
朝觐需要穆斯林做出大量牺牲,如牺牲时间、金钱和精力。每个信士必须认识到他的信仰和牺牲之间的关系。牺牲是这个宗教的基本要求之一。真信士应该自愿在安拉的道路中牺牲时间、财富甚至生命。此外,真信士必须放弃与古兰经和圣训不一致的所有欲望和乐趣。事实上,真信士必须放弃那些阻止他只崇拜安拉的任何事情。
自私、自大、蔑视别人和贪婪是一些掠夺灵魂的危险性疾病。我们必须勇敢地工作已消除这些疾病残余。朝觐有助于消除这些残余。这可通过一些手段实现:
首先,在大多数情形下,朝觐需要大量经济支出(用于旅行和宰牲等)。这些都急切地需要在主道上花费。这有助于从自私和贪婪上净化灵魂。它让灵魂体验直接在主道上花费财富的喜悦。
第二,当所有朝觐者聚集在一个地方、身着一种装束时,在顺从和呼吁他们独一的主宽恕人们在今世所犯的错误时,兄弟和爱戴情谊在信士心中流溢。他应该认识到他本人和所有穆斯林在今生都只有一个目的,即都在迈向一个终点,他们都是安拉的仆人,并且都只是安拉的仆人。因此,没有骄傲和自大的余地。其寓意是穆斯林之间的差异只在于他们对安拉的虔诚性和善功;而不在于他们的国籍、种族、财富或社会地位。
在朝觐时要经历的各事件及其历史和精神意义在于:阿丹(亚当)为首座崇拜场所的奠基之处,易卜拉欣(亚伯拉罕)重建天房和留下他的家庭之处,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及其伙伴在早期的生活地;这些场所应对信士产生深远和历史影响。他应该按照先知们的生活来审视自己的生活。他应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他喜欢的今世其它方面的无足轻重。这应该驱使人们悔改并求主饶恕。事实上,身临这写神圣场所,感激之情心中沸腾,虔诚求主不要驳回他的请求。


第9章 古兰经和圣训中的科学奇迹
如前所述,最后先知的“奇迹”是特有的。因他是最后的先知,之后,再不会有先知来临,他的奇迹必须有持久效果直到审判日。古兰经便如此。古兰经的奇迹性体现在许多方面。然而,在过去一个多世纪中,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了,这种奇迹与科学事实完全一致。事实上,随着新发现的问世,人们会注意到到这些发现其实已经在古兰经和圣训中被提及过。一些案例如下所述:
关于人类的奇迹
在阅读古兰经时,一个很吸引很多读者眼球之处是针对人在母亲子宫发育的讨论。事实上,细节和分析很多,多伦多大学细胞生物学科解剖学名誉教授基思·摩尔在其教科书《发展中的人类:面向临床的胚胎学》[207]的特别版本中介绍了相关内容。在评论古兰经论述和胚胎发育期的惊人一致性时,穆尔博士在1981年说,“我惊喜于古兰经中关于人类发育的明确表述。很明显,这些论述肯定是从主传达给穆罕默德的,因为几乎所有这些知识都是最近几个世纪才发现的。这足以给我证明穆罕默德一定是上帝的使者”[208]
为简洁起见,在此只详细讨论一节经文[209]。安拉在古兰经中说,“我用粘土提取物造化人。然后,我让他成为一个场所中的一滴液体。然后,我使该液体成为alaqah(水蛭、悬浮物或血块),然后,我使该alaqah成为肉团(咀嚼状物质)……”(23:12-14)。
这个简短论述言简意赅,精确描述了胚胎发育的实际过程,也摆脱了在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时代流行的各种错误理论和观点。如上所译,阿拉伯语单词alaqah意指水蛭、悬浮物或血块。事实上,所有这些术语都用于描述胚胎。在胚胎最初阶段,胚胎不仅形状看起来像水蛭[210],而且“它从母亲血液中吸收营养,如同水蛭从其它动物血液中得以滋养。[211]”Alaqah也意指“悬浮物”这也是胚胎在该阶段的真实状况,它悬浮于母亲子宫中[212]。最后,alaqah也指血块。这种对实际物理过程的描述真是奇迹。易卜拉欣写道,我们发现,胚胎及其囊在alaqah阶段外观上类似于血块。这是由于在此阶段胚胎中存在相对大量血液……此外,在此阶段中,胚胎中的血液不循环,直到第三周结束。因此,在此阶段胚胎如同血块[213]
这节经文指出,下个阶段是肉团或“咀嚼状物质”阶段。这也是对胚胎下个阶段的令人惊讶的准确描述。在此阶段,胚胎发育体节在其背面,“有点类似于咬咀嚼状物质上的牙印[214]”。
在发明高倍显微镜后,上述信息才被人类“发现”和看见。易卜拉欣指出,在1677年借助于改进的显微镜[215],哈姆和列文虎克首批观察到了人类精子细胞。这发生在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时代千余年之后。正如摩尔指出,除了通过主的启示外,先知穆罕默德(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要是知道这些细节,那才是不可思议的。
关于动物的奇迹
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说:“如果苍蝇掉落在杯子中,应该先淹没它,然后丢弃它,因为它一个翅膀有疾病,而另一个翅膀有治愈。[216]”我们应该记住,在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时代,还没有关于病毒、疫苗和抗蛇毒血清等知识。然而,他发表的论述从属于安拉启示给他的知识。近年来,这个表述的准确性和正确性被在一些实证检验中得到验证。在一个实验中,当苍蝇的一个翅膀被放入水中时,发现水被污染,但当苍蝇的另一翅膀被放入水中时,上述污染物就消失了[217]
古兰经对动物奶组成来源的讨论也具有相当启发性,参见古兰经16:66。此前翻译者对该节经文翻译有误。通过认真研究这些单词,Bucaille指出应该按下述方式翻译经文:“诚然,在牛中有对你们的教训。我让你们饮它们身体内的饮料——出自于肠道和血液之间的结合物,对饮者而言,牛奶清纯可人。[218]
在讨论了牛奶在动物身体中的形成过程后,Bucaille指出,在此,最初过程是在肠道壁水平汇集了肠道和血液。这个非常精确的概念是探索消化系统中化学和生理学的结果。这在先知穆罕默德时代是完全未知的,只在近期被理解。在古兰经启示约十个世纪后,血液循环机制才由哈维(Harvey)发现。考虑到概念的形成时期,我认为,涉及相关概念的古兰经经文的不可能是人类的解释[219]
关于宇宙起源的奇迹
现代研究表明,宇宙曾经是“烟”云而已,它被定义为“一个不透明的、高密度热气体混合物[220]。”目前,仍然有新恒星不断形成于该烟雾残存体。安拉在古兰经中说,“然后,他转向天空,那是它还是烟雾。”(41:11)Bucaille解释了这节经文的含义,并指出它如何与现代科学家所指的“烟雾”概念完全一致,存在气体微粒的这个论述涉及单词“烟”(阿拉伯文“杜坎”)的解释。烟一般由气态基质、或多或少的稳定悬浮液,在高或低温度下从属于固体乃至液体状态的微粒物组成[221]
但因星系形成于这种“烟”,当代科学指出,天地实际上原本是一个连接着的实体,从该实体或“烟”,诸天与地被分离和创造。
这是再次参照古兰经的新发现。安拉指出,“难道非信士们不知道吗?诸天与地原本被连接成一体,我把他们分开。”(21:30)。在此,有趣点是这节经文中所用的阿语单词。Bucaille指出,考虑到起初被融合(ratq)形成的单质体的分离过程(fatq)。肯定会注意到,在阿拉伯单词‘fatq’中有打破、扩散和分离的行为,而‘ratq’是融合或结合元素形成单质体的行为[222]
阿尔弗雷德克郎(AlfredKroner)博士,德国美因茨(Mainz),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Gutenberg)大学,地质学院地质系主任,地质学教授,就古兰经关于宇宙起源的论述做出了如下结论,考虑到穆罕默德的背景……我认为他几乎不可能知道诸如宇宙起源等事务,因科学家们也只在过去几年发现这个事实,并且用了非常复杂的和先进的技术手段,情况确实如此[223]
关于山脉的奇迹
安拉在古兰经中说,“难道我没有使大地辽阔和使山脉成桩。”(78:6-7)同时,安拉还说呼吁人类反思中创造的各种现象,“[反思]山脉,它们如何被安置(如同帐篷)。大地如何被平坦化。”(88:19-20)
根据现代科学,这些经文都具有相当启发性。它表明山脉有深“根”,这些根深深扎入地下,状如楔子[224]。换而言之,安拉把山描述为桩。
安拉还说,“众山(安拉)牢牢固定它们。”(79:32)然而,另一节经文,“而且他把山脉固定进地球以站稳,免得它们摇动你。”(16:15)最近研究发现,山脉有助于稳定地球的地壳。当然,这类知识也只是在1960年以后发展起来的现代板块构造理论的结果[225]
      可以在此给出这种性质的更多例子,但笔者认为,上述引证应足以证明在1400多年前被启示给文盲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的古兰经的“科学奇迹。”


第10章公正的东方和西方学者的论述
纵观历史,许多公正的观察者写出了关于伊斯兰优美或卓越、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的证词[226]。在当代,许多人在论述伊斯兰时很阳光,对这个尊贵宗教评价很高。实际上,一些当代非穆斯林在积极地反驳媒体对伊斯兰视听的涂炭。
事实上,一些东西方的伟大思想家和历史学家都是极其赞赏地讨论伊斯兰。[227]
《欧洲智力发展史》的作者约翰·德雷珀(John Draper)写道,“查士丁尼(Justinian)去世后四年,公元569年,对人类种族的影响力最大的人出生于阿拉伯麦加[228]。”
最近,迈克尔·H.哈特(Michael H. Hart)的《100: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排行榜》把先知穆罕默德排在世界上有影响力领导人的头榜。
早期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写了一本关于先知穆罕默德的书,书名为《穆罕默德及其继任者》。在该著作中,他对先知给出了热情洋溢的赞美性描述。例如,他写道,“他的智力素质无疑非凡……他没有沉迷于华丽服装、心灵排场......他在私人交易中公正。他公平地对待朋友和陌生人、穷人和富人,强势者和弱势者,并深受群众爱戴……他的军事胜利也震惊世人:没有骄傲和虚浮;若他们受私利影响,则难免骄傲和虚浮......”[229]
法国知识分子拉马丁(Lamartine)写道,若目标伟大、措施渺小和结果惊人是判断人类天才性的三个标准,那么现代史上的伟人们谁敢与穆罕默德比较?伟人们也只是创造了武器、奠定了法律和开拓了帝国而已。他们只奠定了世俗权力,而这种权力往往在他们眼前崩溃。而这个人不仅震撼了军队、司法、帝国、民族和朝代、那时世界人口三分之一即数以百万计的人,更重要的是,他震撼了祭坛、偶像、宗教、思想、信仰和灵魂。基于一本经典,其每个字母都成为法律,他创造了一个融合了各个种族和操各种语言的精神性民族……[230]
纳撒尼尔·施密特(Nathaniel Schmidt)教授写道,穆罕默德本性的诚实性不容质疑。在历史上,缺乏事实的指责充满偏见,并不可信。那些寻求真相者必须承认他的主张隶属于先知们的主张序列……[231]
人们可以从著名史学家和知识分子,如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汤因比(Arnold Toynbee)、H.G.威尔斯(Wells)、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马歇尔·霍奇森(Marshall Hodgson)等人的闪光性论述中找到共鸣点[232]
除了史学家和思想家外,甚至遵行其他信仰的名人都表示了他们对先知穆罕默德的尊重和羡慕。牧师蒙哥马利瓦(MontgomeryWatt)诚实地宣称,“若假定穆罕默德是骗子,那么引起的问题要多于解决的问题。而且,在西方史上伟人受诋毁者莫过于穆罕默德”[233]
印度领袖甘地这么论述说的先知,我想知道今天无可争议地拥有数百万人心的那个人的生活......我变得比以往更加确信,并不是剑在生活模式中为伊斯兰赢得了地位;而是先知的刚性淳朴,彻底忘我,对承诺的忠诚,他对朋友和追溯者的奉献,他的无畏精神,他对主和使命的绝对的信任......当我合上[先知传记]第2卷时,我很抱歉没有更多时间阅读这个伟大史记[234]
近几十年来,许多科学家特别惊叹于古兰经的奇迹般属性,并认为这种巨著不可能是1400多年前人的作品[235]。例如,法国医学博士莫里斯(Maurice Baucaille),在对圣经、古兰经和科学做出综合研究后,写道,鉴于穆罕默德时代的知识水平,把古兰经的很多科学性论述归属为某个人是不可想象的。把古兰经归属为启示性表述是完全合法的,鉴于它提供的权威性保障和科学性论述,即使在当代研究中,也可作为对人类解释的挑战[236]
解剖、妇产科及相关领域专家,曼尼托巴大学教授,T.V.N.佩尔绍德(Persaud)博士说,“不识字者[指先知穆罕默德]对自然科学的声明深刻、陈述精准。我个人看不出这仅仅是偶尔。有很多精确描述,如穆尔博士的;毫无疑问,这是神圣灵感或启示致使他这么陈述[237]。”
泰国清迈(Chiang Mai)大学TejatatTejasen教授说,在过去3年中,我在研究中……对古兰经产生了兴趣……我相信,1400多年前记录在古兰经中的事项都肯定是真理,这能通过科学手段证明。由于先知穆罕默德既不能阅读也不会书写,穆罕默德必定是使者,他只转达真理,该真理被其明锐的造化者启示给他……因此,我认为该声明……[此时,Tejasen教授宣读了伊斯兰信仰宣言] [238]
最后引述的学者宣布了信仰而成为穆斯林。其实,这一直是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伊斯兰研究者的命运和归宿。其中不乏名人如摇滚巨星Cat Stevens或德国外交官穆拉德·霍夫曼(Murad Hoffman),而绝大多数人只是纯朴常人,他们明白在这个现实后面一定有真理,并通过诚实、公正的研究与思考,认识和接受了伊斯兰真理。
当然,在此可能会引起一个很重要问题:为什么并非所有赞同伊斯兰者都皈依伊斯兰?个案不同,原因不同。例如,许多成长于西方的人形成了一种歧视任何形式的“有组织宗教”的恶习,即能认识道理而不践行。另外一些人可能只满足于现状,而不理解回归造物主的真理的至关重要性。还有一些人根本不希望彻底改变生活现状,即使他们看到了真理也罢。然而,还有一些人,在特定社会或地位下,有社会障碍而难以接受全新宗教。理由各式各样。无论如何,伊斯兰因其巨大优越性而挺立。每个人都不应该太在意别人的偏见和喜好、作为和言论。相反,他应该主动寻找和发现真理。他应该公正地研究伊斯兰。正如常规,这可能会导致他回归伊斯兰教真理,诚然接受安拉的宗教。
那么,这就引出最后的话题:如何成为穆斯林呢?


第11章 如何成为穆斯林?
成为穆斯林的过程相当简单明了。它只需要个人宣布自己的信仰,即在证人面前表白,“我作证除安拉外,没有应受崇拜者;我还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一旦宣布,就进入了伊斯兰的优美兄弟圈子,这种兄弟情谊始于阿丹而终于末日。
     建议在宣布声明之前做一次完整的身体清洗即淋浴。这个象征性行为表示在进入人生新阶段时洗去所有以前行为。先知(求安拉赐福安于他)说:“伊斯兰清洗了以前(的罪行)[239]。”换而言之,无论以前故意逆抗安拉还是无视信仰,都已成为历史。他现在要开始一种全新生活。他应该认识到他现在只迈出了第一步,许多精彩生活还在等他体验。他应该准备成长为安拉的忠实崇拜者和仆人,直到最终在审判日面谕安拉,要满足于成为安拉的仆人,安拉也喜悦接纳他为仆人。
如前所述,伊斯兰无疑是人生的完美道路。皈依伊斯兰就必须有意服从安拉。这意味着他人生会发生许多变化。因此,它确实是全方位的生命转折点。人应该用知识和坚定信念做出承诺,即取悦安拉是人生终极目标。
然而,人在心路历程中从不会感到孤独。从拥抱伊斯兰那刻起,他便是伊斯兰兄弟姐妹中的一员。在世界各地的每个主要城市,都可以找到伊斯兰中心和清真寺。作者的感受是,这些中心总乐于欢迎新人,并设法帮助他或她成长为穆斯林。
安拉以其恩典使其宗教向所有人开放,没有限制。所需要的只是真诚心愿即自愿服从和只崇拜真主。
祈求安拉引导所有的真诚慕道者,他们在寻求安拉的宗教伊斯兰的精彩和美丽之道。


第12章结论
作者旨在阐明安拉的宗教伊斯兰。
这显然是一项复杂任务,很难用一本册子来完成,有时也很难用语言来描述体验之美。
然而,笔者希望在此的笔墨能触动读者的心灵和思维。
作者要留下的唯一建议是:鼓励每位读者用虔诚之心回归主并祈求他的引导。
若安拉意欲,这个真诚祈祷将直接带领祈祷者步入伊斯兰的真理之美旅程。阿敏。



参考文献
本著作参考了下述文献。在此只罗列了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的文献:(1)英语文献;(2)有助于进一步研究伊斯兰的文献。引用的所有其他文献参见本书的注脚部分。
AbdulMohsen,Abdul Radhi Muhammad著,《先知时代:真实还是骗局》(Prophethood: Reality or Hoax)。沙特,利雅得:国际伊斯兰出版社,1999年。
Al-Ashqar, Umar 著,《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信仰安拉》(Beliefin Allah in the Light of the Quran and Sunnah)。利雅得:国际伊斯兰出版社,2000年。
al-Ashqar, Umar著《精灵和恶魔的世界》(The World ofthe Jinn and Devils)(科罗拉多州,博尔德:Al-Basheer出版和翻译公司,1998年)
Al-Azami, M. M.著,《从启示到编纂的古兰经史:与旧约和新约的比较研究》(The History of the QuranicText from Revelation to Compilation: A Comparative Study with the Old and NewTestaments)。英国,莱斯特:英国伊斯兰研究院,2003年。
al-Hageel, Sulieman著,《伊斯兰人权,对错误地指控人权的反驳》(HumanRights in Islam and a Refutation of the Misconceived Allegations Associatedwith These Rights)。最高理事会伊斯兰事务,2001年。
al-Hilali, Muhammad和Muhammad MuhsinKhan 翻译,《尊贵的古兰经:含义与注释的英译》(The Noble Qur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Meanings and Commentary)。沙特,麦地那: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厂,没有出版日期。
Badawi, Jamal著,《圣经中的穆罕默德》(Muhammad in the Bible)。加拿大,哈利法克斯(Halifax):伊斯兰信息基金会,没有出版日期。
ibnAbi al-Izz著,MuhammadAbdul-Haqq Ansari翻译,《塔哈维信仰学注释》(Commentary on the Creed ofat-Tahawi)。利雅得:高等教育部,2000年。
Bucaille,Maurice著,《圣经、古兰经和科学》(The Bible, the Quran andScience)。美国,Indianapolis, IN:美国信托出版社,1978年。
Daniel, Norman著,《伊斯兰和西方:描绘形象》(Islamand the West: The Making of an Image)。英国,牛津:环宇出版社,1993年。
佚名,《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对话:学者们论教义》(DialogueBetween Islam and Christianity: Discussion of Religious Dogma BetweenIntellectuals from the Two Religions)。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美国伊斯兰和阿拉伯科学研究所,1999年。
Dirks,Jerald F著,《十字架与新月》(TheCross & the Crescent)。美国,马里兰州,贝尔茨维尔:阿马纳出版社,2001年。
Draz, MuhammadAbdullah著,《古兰经:永恒的挑战》(The Quran: An Eternal Challenge)。英国,莱斯特:伊斯兰基金会出版,2001年。
ibnAbdullah, Misha’al著《耶稣究竟过什么?》(What Did Jesus REALLY Say?)。美国,密歇根州,安阿伯:北美伊斯兰大会,2001年。
ibnTaimiyyah, Ahmad著,《伊本泰米耶论服从》(IbnTaymiyyah’s Essay on Servitude)。英国,伯明翰:al-Hidaayah出版和发行局,1999年。
Ibrahim,I. A.著,《了解伊斯兰:简要图解指南》(A Brief Illustrated Guide to Understanding Islam)。美国,休斯顿:Darussalam出版, 1997年。
Idris,Jaafar Sheikh著,《信仰的支柱》(The Pillars of Faith)。利雅得:Presidencyof Islamic Research, Ifta and Propagation出版, 1984年。
Janabi,T.H.著《依附于神秘:进化论背后的故事》(Clinging to a Myth: The Story Behind Evolution)。Burr Ridge, IL: 美国信托出版社,2001年)
Khan,Muhammad Muhsin翻译,《布哈里圣训实录》。沙特,利雅得:达鲁萨兰姆出版和发行社,1997年。
Karzoon,Anas著《净化私欲的伊斯兰方法》(Manhaj al-Islaam fi Tazkiyah al-Nafs) (吉达:光明经书社,1997年、
Mamdani,Mahmood著,《好穆斯林与坏穆斯林:美国、冷战和恐怖之源》(Good Muslim, Bad Muslim: America, theCold War and the Roots of Terror)。纽约:PantheonBooks, 2004年。
Maqsood,Ruqaiyyah Waris著,《思考造物主》(Thinking About God),美国,印第安纳州,Plainfield:美国信托出版社,1994年。
Nadwi,Abul Hasan Ali著,《伊斯兰和世界》(Islam and the World)。国际伊斯兰学生联盟出版,1983年。
SulaimanNadwi著,《伊斯兰拜功》(Worshipin Islam),卡拉奇:Darul Ishaat出版,1994年。
Nadwi,Abul Hasan Ali 著,《伊斯兰的四个支柱》(The Four Pillars of Islam)。印度,勒克瑙:伊斯兰研究和出版局,1976年。
Njozi,Hamza Mustafa著,《古兰经的来源:署名问题理论评述》(The Sources of the Quran: ACritical Review of the Authorship Theories)。沙特,利雅得:世界穆斯林青年大会,1991年。
Philips,Bilal著,《陶黑德基础》(IslamicMonotheism)。英国,伯明翰Al-Hidaayah出版社,无出版日期。
Philips,Bilal著,《创造的目的》(ThePurpose of Creation)。阿联酋,沙加:Fatah之家出版社, 1995年。
Pickthall,Muhammad Marmaduke译,《尊贵的古兰经》(TheGlorious Quran)。纽约:穆斯林世界联盟。无出版日期。
Qutb,Sayyed著,《伊斯兰与全球和平》(Islam and Universal Peace)。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IN:美国信托出版社,1977年。
Reeves,Minou著,《穆罕默德在欧洲:千年的西方神话》(Muhammad in Europe: A ThousandYears of Western Myth-Making)。美国,纽约,华盛顿广场:纽约大学出版社,2000年。
Saheeh International译,《古兰经:阿语与英语意译》(The Quran: Arabic Text with Corresponding EnglishMeaning)。伦敦:阿卜杜拉尕希姆出版社,1997。
Siddiqi,Abdul Hamid译,《穆斯林圣训实录》。巴基斯坦,拉合尔: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出版商和发行商,无出版日期。
Tabbarah,Affif A著,《伊斯兰精神:教律与教导》(The Spirit of Islamoctrine & Teachings)。Hasan T. Shoucair翻译,第二版由 Rohi Baalbaki 修订,1988年,无出版信息。
Zarabozo,Jamaal al-Din 著,《灵魂净化:概念、过程和方法》(Purification of the Soul: Concept, Process and Means),科罗拉多州,丹佛市:Al-Basheer出版和翻译,2002年。

译者后记
所有赞美都属于安拉,我们赞美他,我们寻求他的帮助,我们寻求他的宽恕,我们寻求他的指引。我们祈求安拉保护以免遭受我们灵魂中的邪恶和我们行为中的劣迹。对于安拉引导者,没有人能带领他走入歧途。而对于安拉允许步入歧途者,没有人能引导他。我作证有除安拉外没有值得受崇拜者,他们没有伙伴;我还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
本著作视角新颖,知识点丰富,涉猎面广。对伊斯兰及与伊斯兰相关的渊源作了清晰的阐述;对如何认知造物主作了最科学的指证;对圣人的工作与生命意图作了最详尽的解读;对世人接受伊斯兰成为穆斯林的伟大意义作了作了最深刻的剖析……因此,深感此书颇具学习价值。由此,于今年寒假之际,我们在有限的时间翻译了这本著作,怀着对安拉的无限敬畏之心,秉持着穆斯林赤子的道德与责任感,以“不敢懈怠一词,惧于敷衍一语”之态完成翻译工作。其中:
第1-2章由叶哈雅·田进海翻译;
第3章、第4章、第8至12章由努尔丁·杨德仁翻译;
第5章和第7章由撒里哈·杨荣翻译;
第6章由艾布·苏曼耶翻译。
全书由杨德仁统稿、由塔只·周阿訇校正。但因卑微之生命所承载的学识有限,且译者多为首次翻译,错误难免,诚盼指正。
再次祈求伟大的安拉接受译者唯其之故而做的微渺之工作。翻译中所出之错均为译者之错。祈求安拉饶恕译者之愚,点悟译者之缺,看护读者莫因译者之错而走向迷误;并引领我们永远坚守安拉的正道。阿敏乃!                  
译者:杨德仁
中国 银川
2014年4月12日


[1] 引来自于阿菲夫(Afif A.Tabbarah)著《伊斯兰精神:教律与教导》(The Spirit ofIslam: Doctrine & Teachings),Hasan T. Shoucair翻译(第二版由 Rohi Baalbaki 修订,1988年,没有给出其它出版信息),第9页。非穆斯林对伊斯兰如何被在西方文献中描述的深入研究,参见诺曼(NormanDaniel)著《伊斯兰和西方:描绘形象》(Islamand the West: The Making of an Image)(英国,牛津:环宇出版社,1993年),公开发行;另一重要著作是 Minou Reeves的《穆罕默德在欧洲:千年的西方神话》(Muhammad in Europe: A Thousand Years ofWestern Myth-Making)(纽约,华盛顿广场:纽约大学出版社,2000年),公开发行。有趣地注意到,她对西方人为什么会攻击先知本人的解释,她在书中写到,“这个麻烦始于中世纪早期的基督徒辩论家们。他们选择不攻击伊斯兰教义学,因它简单而清晰引人注目,还会引出很多关于基督教教义的软肋性问题。他们也不会质疑普通穆斯林的虔诚操行;而是寄希望于一些花边新闻和小道消息,他们个格化这个问题并攻击伊斯兰先知,仅需要一点事实知识,再加以造谣。穆斯林不会如法炮制,因为《古兰经》教导穆斯林要尊重耶稣(尔萨)为尊贵先知。”

[2] 一个关于西方国家媒体如何表达伊斯兰的有趣讨论,参见约翰E·理查森(John E. Richardson)著《(错误)表达伊斯兰:英国广播报纸中的种族主义及修辞》((Mis)Representing Islam: Theracism and rhetoric of British broadcast newspapers)(阿姆斯特丹:约翰·本杰明出版公司,2004年),公开发行。

[3] 在伊斯兰中,穆斯林为伊斯兰设置坏榜样确实是大罪。安拉甚至教导穆斯林这样祈祷:“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让我们成为对非信士的考验,我们的主啊!求你赦宥我们。你确是万能的和至睿的。”(60:5)

[4] 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典范和行为被称之为他的圣行,而他的表述被称为哈迪斯。在进一步阅读伊斯兰中,将会频繁遇到这些术语。熟悉起见,本文将通篇使用先知的“典范”和“表述”。也要注意到关于先知(求主赐福安于他)的报道也通常被提及,以表示其来源。本著作将遵循这种传统的参考方法。

[5]  因此,对东方宗教或哲学的参考即使有,也很少。然而,作者也研究了这些主题,一些管见参见Jamaal al-Din Zarabozo著《灵魂净化:概念、过程和方法》(科罗拉多州丹佛市,Al-Basheer 出版和翻译,2002年),第11-20页。

[6]  一些由穆斯林编写的更详细和更优质的著作,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进入这些主要书店。然而,仍然可通过互联网或专门销售伊斯兰著作的书店找到。有些这类作品将在本介绍的后面提及。

[7] 在此给出两个例子。两本最流行的伊斯兰“教科书”是:弗雷德里克丹尼(Frederick Denny)著《伊斯兰介绍》(An Introduction to Islam)(纽约:麦克米伦Macmillan出版公司,1994年)和约翰(John Esposito)著《伊斯兰:正道》(Islam: The Straight Path)(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1998年)。虽然者两位作者不能被划为与伊斯兰敌对,但是他们没有真正呈现出伊斯兰的精髓和美感。丹尼的著作有17章,几乎400页,其中只有5-6章(约100页)触及到伊斯兰的核心问题,其它的涉及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犹太教和基督教历史,苏菲的近期发展,“现代改革运动”等。埃斯波西托著作有6章,少部分触及核心问题,而大多数只涉及政治或历史发展。阅读这两本书时难以了解到伊斯兰真谛、对世界上数亿人的极大吸引力。(注意:这两本著作都刚出新版本,但没有改变上述注释内容。)

[8] 读者应该注意古兰经章节被引用为“:”,标点符号前面数字表示章数,后面数字表示节数,比如2:16表示古兰经第2章第16节经文。

[9] Muhammad al-Hilali 和MuhammadMuhsin Khan 翻译,《尊贵的古兰经:含义与注释的英译》(The Noble Qur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Meanings and Commentary)(沙特,麦地那: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厂,没有出版日期)。这个版本也由其它出版社出版过,在互联网上也容易找到。

[10] Saheeh International翻译《古兰经:阿语与英语意译》(伦敦:阿卜杜拉尕希姆出版社,1997)。

[11] Muhammad Muhsin Khan 翻译《布哈里圣训实录》(沙特阿拉伯,利雅得:达鲁萨兰姆出版和发行社,1997年)。可通过互联网上很多资源获得。

[12] Abdul Hamid Siddiqi 翻译,《穆斯林圣训实录》(巴基斯坦,拉合尔市: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出版商和发行商),流传甚广。

[13] 在本引言中提到的都是一般性著作,本文中将参考更多的专著。应该注意,作者也得益于其两部早期作品,即《他来教你宗教》(He Came to Teach You Your Religion)和《灵魂的净化》(Purificationof the Soul)。

[14] ibn Abi al-Izz著《塔哈维信仰学注》(Commentary on the Creed of at-Tahawi),穆罕默德 阿卜杜勒-哈克艾沙诶(Muhammad Abdul-Haqq Ansari)翻译,利雅得高等教育部出版,2000年)

[15] 这些是涉及到伊斯兰信仰基础的10本系列书的部分内容,由沙特利雅得国际伊斯兰出版社出版。

[16] 比拉-菲利普斯(Bilal Philips)著《陶黑德基础》(伊斯兰一神论)(英国,伯明翰Al-Hidaayah出版社,没有出版日期)。

[17] 由Hasan Shoucair翻译,Rohi Baalbaki校正。尽管这是介绍伊斯兰的好资料,很遗憾没有出版信息。

[18] 他通过展示古兰经得出该结论,古兰经本质上:(1)讨论安拉的尊名、属性和行为,这是了解信仰安拉必备的基础知识;(2)召唤人们只崇拜安拉,不举伴他,不崇拜偶像,这涉及到从信仰安拉展开的行为;(3)命令,禁止和需要顺从安拉,这是信仰安拉安拉的权利和责任;(4)论述安拉如何奖励那些正确信仰他的人,如何在今世对待他们,如何在后世奖励他们;这些都是对正确信仰安拉的奖励;(5)讨论那些举伴安拉者,安拉在今世或后世惩罚他们,这是安拉对那些放弃正确信仰安拉并不实践信仰的人们的公正的审判。见 Ibn Abi al-Izz 著《塔哈维信仰学注》,第13页。

[19] 这点将在后文详细论述。

[20] 正如通常情形,因地域的特殊环境而滋生的区域性意识形态或哲学,随后会发展成普遍的意识形态。例如,科学事实和教会教义之间的裂痕是在基督教中盛行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伊斯兰领域内的问题。因此,那些支持这些哲学家对神的启示态度的论据,完全限于他们熟悉的圣经。一旦启示,如《古兰经》,与人周围物理世界中的真正科学事实完全一致时,他们的论据就会瓦解。当然,或许只有主才知道这个,如果这些哲学家完全暴露于主的启示《古兰经》而非基督教的圣经和教导中,他们可能得出对主的启示完全不同的结论。

[21] 由布哈里和穆斯林辑录。

[22] 贝都因阿拉伯人的经典谚语是,“骆驼粪便指示骆驼存在,而脚印表明有人经过。”据说,有些质疑造物主的人来找早期伊斯兰学者Abu Hanifah探讨造物主的唯一性。他对他们说:“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请告诉我你们如何认为在幼发拉底河有条船,载满了食物和其他货物,在没有人掌舵和控制情形下,能返航、抛锚和自动卸货吗?”他们说:那是不可能的;它永远不会发生。”于是,他对他们说:如果这条船不能,如此巨大的宇宙世界怎么能自主运转呢?”这个故事是别人叙述的,引自于《塔哈维信仰学注》第9页。Umar al-Ashqar提供了另一个例子:“几年前,在茹币(Rub’ al-Khaali)的沙漠的沙子被暴风吹走,露出了一座曾经被毁灭而被沙子覆盖了的城市。科学家们审视该城市的遗物以确定其建成时期。考古人员或其他人认为这座城市不可能由风、雨、热和冷等自然形成的,也非人类活动的结果。如果有人这么建议,人们会认为他是疯子,并会同情他。” Umar al-Ashqar著《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信仰安拉》(利雅得:国际伊斯兰出版社,2000年),第125 页。

[23] 在当代,称之为“恶人”,“邪恶”或“魔鬼”资源等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然而,终究,这个结论将是无法避免的,因这些势力总在企图带人抛弃正确和真实的信仰,而转向其他信仰。

[24] 1993-2003年,微软公司版权所有。

[25] 1993-2003年,微软公司版权所有。

[26] 请注意,即使很多年前的宇宙大爆··炸有证据,作为造物主在形成宇宙过程中的可能行为,这一步未必与伊斯兰信仰矛盾。造物主创造这个宇宙各部分的确切方式和一切步骤,是人类未知的,人类至多只能提出相关学说。

[27] 引自 al-Ashqar著《信仰安拉》,第131页。

[28] 引自 al-Ashqar著《信仰安拉》,第131页。

[29] 《塔哈维信仰学注释》,第4页。

[30]  穆罕默德(Muhammad ibn Uthaimin)著《信仰原理注解》(Sharh Usool al-Imaan)(Fairfax, VA:美国伊斯兰协会和阿拉伯科学,伊斯兰历1410年),第19页。

[31]  此外,基督教也区分天父、造物主和神子。很少有例外,他们大多人不会说神子创造了宇宙。作者也从许多由印度教徒皈依为穆斯林的人群中了解到,大多数印度教徒也有个概念,即他们相信众神灵之外有一个独特的创造者。

[32] 今天用同样过程,部分能恢复视力,而其他人则无法恢复,即使在所有其他条件都相似的情况下。事实上,医生总谈论百分比或成功率,因为最终的结果更依赖于远非单纯物质手段的一种力量,即造物主已经把他们安排妥当了。

[33] 在此“他的慈悯”指雨水。

[34] 《牛津英语词典》(牛津大学出版,光盘版本为3.0,2002年)。

[35] 比拉-菲利普斯(Bilal Philips),《造化的目的》(The Purpose of Creation)(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加:Dar alFatah出版社, 1995年),第40页。

[36] 比拉-菲利普斯,《造化的目的》,第41-42页。

[37] 阿卜杜热合曼萨迪(Abdul Rahman Al-Saadi)著《Al-Fatawa al-Saadiyah》(利雅得:Manshooraat al-Muassasat al-Saeediyah),第10-11页。

[38] 引自Muhammadal-Hammad 著《Tauheedal-Uloohiyah》(达尔伊本胡宰买 ,伊历1414年),第26页。

[39] 由艾布达伍德、奈萨仪和铁尔米兹等人辑录。

[40] 这是因为灵魂本性使然,而渴望与养主会面。

[41] 艾哈迈德·伊本·泰米耶著《法学判断论集》(Majmoo Fatawaa Shaikh al-Islaam ibn Taimiya)(由阿卜杜热合曼哈希姆(AbdulRahmaan Qaasim)和他儿子穆罕默德编辑,没有出版发行信息),第1巻,第24-29页。

[42] 多神论指在崇拜安拉同时还崇拜偶像、树木、动物、坟墓、天体和自然力等等。它也意味着接受个人或先知为神,或者假设全能上帝有儿女。见《Tabbarah》第47页。

[43] 也许正是这种向往才导致了人类可以接触的人格化的神、众神、“人性化”的神、神的“人子”等拟人化信仰。然而,这些错误信仰只能带来痛苦的悲剧,因为他们导致了举伴安拉。如果有人在犯该大罪时死亡,这种罪恶是不被原谅的。

[44] 穆斯林在不断地意识到安拉,特别是他的这两个尊名。在做任何事情前,穆斯林都会说:“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

[45] 应该注意这点,有些人试图攻击伊斯兰,他们声称伊斯兰不相信被人格化的上帝或爱的上帝。例如,基督徒引用圣经约翰福音(I)4:8,“没有爱心的人,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国王詹姆斯版本)。詹姆斯-克夫曼(James Coffman)的《新约全书注释》(New Testament Commentary)指出:“整个世界没有人会知道上帝就是爱,除非从天上显示,并写在《新约》中,‘正是在这里,而不在别处,所以在人类所有文献中都找不到。’”(取自《圣经》集CD。)这段话毫无疑问是有问题的,即使其作者是基督徒,他也不能从这种表达中得到满意答案:“神就是爱”的真正含义。爱只是一种抽象概念。神怎么能是爱?例如,如果两个人失去了爱,难道就意味着神以这种方式消失了?该作者从来没有给这类问题提供合理答案。另一方面,神是“爱”或他是积极的爱的源泉,这种论述合情合理。这意味着爱是上帝的属性之一。安拉在《古兰经》中描述安拉是至爱的:“他是至赦和至爱的”(85:14),意指“爱人、至爱的和爱的给予者”。此外,《古兰经》反复强调:安拉是普慈和特慈(最慈悯和最怜悯的),这些概念实际上超越了上述的爱的简单概念。

[46] 很不幸,犹太教和基督教经典已经被很多人格化片段所玷污。例如:在创世纪32:24-28中有个故事,描述了雅各布与上帝摔跤并战胜了上帝。它说:“你(雅各布)已经和上帝、和人搏斗,你已经获胜”(创世纪32:28)。换而言之,希望人类崇拜和服从的宇宙创造者在一次摔跤比赛中被凡人击败。在《旧约》很多地方,上帝被描述为并非完美和伟大的主。实际上,《旧约》甚至把上帝描绘成想犯罪再忏悔者。《圣经》(出埃及记32:14)说:“耶和华后悔了对人民犯的罪行”(金詹姆斯版本)。当然,根据伊斯兰观点,基督教的上帝观和上帝有儿子是严重的亵渎行为。关于这点的细节,可参阅作者的专著《灵魂净化:概念、过程和措施》,第20-29页。

[47] 艾哈迈德·伊本·泰米耶著《法学判断论集》(Majmoo Fatawaa Shaikh al-Islaam ibn Taimiya),第7卷,第234页。

[48] 引自Fauzbint Abdul Lateef al-Kurdi著《Tahqeeq al-Uboodiyyahbi-Marifah al-Asmaa wa al-Sifaat 》(利雅得:Daar Taibah出版, 伊历1421年),第164页。

[49] 根本不用提及来自于古兰经和圣行的证据。

[50]  被翻译为“天”的阿拉伯语单词ayaam并不一定指24小时时段。而它们是六个时间段。例如,在古兰经中,安拉说,“确实在你们主那里一天是你们计算的一千年。”(22:47)也见32:5。在另一节经文中,安拉说:“天使和精神[加布里埃尔]在一天升上了他,那天相当于5万年。”(70:4)更多关于造化的论述将在古兰经和圣训中的科学奇迹一节给出。

[51]  注意,宗教的真实性根本不惧怕科学是个明确迹象。在西方,信仰经常被陷害为与科学对立。然而,这种虚伪竞争源于大多数西方人遵循的宗教的本质。这种敌对与来自于造物主的真正宗教没有关系,因诸天与大地就是他造化的。

[52] 当然,这正是唯物论主张。他们声称事物只是偶发的和分子交互的结果。因此,在这种奇迹般造化背后没有任何目的。这种观点将在后面讨论。

[53]  有些精灵也如此。精灵是安拉造化的另一种具有有限自由意志的物种。通常而言,他们如同天使,不为人看见。

[54]  本节中部分素材取自于作者的《灵魂的净化》一书,见第23-25页,第107-113页。

[55]  人有别于其它生物的特征是思维,而这个特征是物质论或进化论难以解释的。参见T. H. Janabi著《依附于神秘:进化论背后的故事》(Clinging to aMyth: The Story Behind Evolution) (Burr Ridge, IL: 美国信托出版社,2001年),第82-84页。

[56]  参见 Anas Karzoon著《净化私欲的伊斯兰方法》(Manhaj al-Islaamfi Tazkiyah al-Nafs) (吉达:光明经书社,1997年),第1卷,第20-21页。

[57]  Karzoon,第1卷,第24页。

[58]  Karzoon,第1卷,第25页。

[59] 或通过对人类所作所为没有兴趣的造物主。

[60] 引自Abdessalam Yassine 著《为伊斯兰赢得现代世界》(Winning the Modern World for Islam)(爱荷华市,正义与精神出版公司,2000年),第74页​​。

[61] 引自于Yassine著作,第75页。

[62] 引自于Tabbarah著作,第68页。

[63] 在此避免以伊斯兰视角对达尔文学说的长篇详论。许多穆斯林作者已经论及这个主题,有兴趣读者可查询Al-Ashqar著作,第138-156页;Janabi著作,公开发行;Ruqaiyyah Waris Maqsood著 《思考造物主》(Thinking About God)(印第安纳州,Plainfield:美国信托出版社,1994年),第71-89页。

[64]  对这种达尔文心理学的批评,见安妮(Anne InnisDagg)著《爱购物并非遗传:达尔文心理学质疑》(“Love ofShopping” Is not a Gene: Problems with Darwinian Psychology)(蒙特利尔:黑玫瑰书局,2005年)。这种批判是有用的,但Dagg有关人生的结论并非与伊斯兰教义一致。
2  MahmoodMamdani著《好穆斯林与坏穆斯林:美国、冷战和恐怖之源》(Good Muslim, Bad Muslim: America, the Cold War andthe Roots of Terror)(纽约:Pantheon Books, 2004年),第262页。

[65]  Al-Ashqar著《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信仰安拉》(Belief in Allah),第144页。

[66] Mahmood Mamdani, 《好穆斯林与坏穆斯林:美国,冷战和恐怖之源》(Good Muslim, BadMuslim: America, the Cold War, and the Roots of Terror(纽约:万神殿图书出版,2004年),第262页。

[67] 对智能化设计、造论论和进化问题的争论在美国的蔓延程度确实令人惊叹。任何不相信某些强烈进化形式的人似乎都被看作教条、落后和不科学的。该理论被这样呈现给学生,如同它超越了批评或甚至就不存在批评。因此,马丁(C. P. Martin)在在《美国科学家》中写道,“这并不是说他们都意识到了困难......和过分估计了起重要性,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它们,并惊讶于他们接受的理论受到批评。”(引自于Maqsood,第71页)。事实是,任何诚实科学家至多称呼进化为“进化论,”很多人支持该理论,但它肯定并非科学事实。该理论本身有许多鸿沟,正如在前面引述中al-Ashqar, Janabi和Maqsood所论述那样。

[68] Karzoon著,第1卷,第99-100页。也见他在该著作中引用的参考文献。

[69]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70] 它似乎也是错误信念,即使从圣经角度来看。上帝不让个人承担别人的罪行,即使是自己父亲的。因此,《圣经》以西结书18:20说,“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儿子必不担当父亲的罪孽,父亲也不担当当儿子的罪孽,义人的善果必归自己,恶人的恶报也必归他。”(国王詹姆斯版本,即和合本)。请注意,如果原罪观崩溃,几乎所有的基督教神学,围绕着耶稣死于十字架及其牺牲意义,也就崩溃。

[71]  撒旦,根据伊斯兰信条,并非堕落的天使。天使永远不会堕落,或成为撒旦之流。这违背了天使本质。撒旦是从另一类被造物,属于精灵类。

[72] 由布哈林辑录。

[73] 据作者所知,与造化人类的目的的问题不同,古兰经和圣训正文没有明确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知道,安拉基于智慧而行动,而很明显,这种智慧没有必要始终对人类明显呈现。事实上,ibn Abi al-Izz写道,“人类难以或不可能理解安拉的创造或命令的智慧。”(同上,第41页)后来,他还提出了下述重点:“如果安拉的智慧对我们隐藏,也不为我们所知,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目的或理由支持这种造化或行为。难道你没有看到安拉造化蛇、蝎子、老鼠和昆虫的智慧并非我们知道的吗?我们仅都知道它们是有害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安拉就不造化它们了,或漫无目的地造化了它们,我们的无知并非事物不存在的理由。”(第209页)因此,上述是作者尽力为这个问题演绎的答案。

[74] “当时,你的主对天使们说:‘我必定在大地上设置代理人。’他们说:‘我们赞你超绝,我们赞你清净,你还要在大地上设置作恶和流血者吗?’他说:‘我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古兰经2:30)

[75] 相对邪恶指在表面上似乎邪恶的事物,但实际上其中有更大目的和利益。也许人能想象出的最大邪恶莫过于撒旦,但在创造撒旦中有很多智慧和对人类的利益。伊本·盖伊目撰文详细论述了这个问题,他的作品详见欧麦尔(Umaral-Ashqar)著《精灵和恶魔的世界》(TheWorld of the Jinn and Devils)(科罗拉多州,博尔德:Al-Basheer出版和翻译公司,1998年),第225-243页。

[76] 由艾哈迈德辑录。

[77] 由提尔米兹辑录。由al-Albaani认证。见MuhammadNaasir al-Deen al-Albaani著《Saheeh al-Jaami al-Sagheer》(贝鲁特:伊斯兰经书局,1988年),第2卷,第963页。

[78] 由艾哈迈德、艾布达吾德和提尔米兹等人辑录。由al-Albaani认证。见《Saheeh al-Jaami al-Sagheer》,第1卷,第362页。

[79] 这并不否认穆斯林可能有种族主义,尽管没有“现代文明的西方”那么严重。这类种族主义是愚昧无知或缺乏虔诚性的后果。尽管它从来都不被伊斯兰认可,如同其他宗教神圣化种族主义。

[80]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Islam—The First & Final Religion (巴基斯坦,卡拉奇:Begum Aisha BawanyWaqf, 1978年),第73页。

[81]  人们对伊斯兰妇女的听闻,很多要么完全错误,要么以伊斯兰名义的地方文化问题。至于后者,穆斯林学者们一直在努力校正,以​​亡羊补牢。

[82]  事实上,在伊斯兰信仰中,阿丹(亚当)和夏娃(Eve)一起犯了该罪行,两者都向安拉忏悔了并都被安拉宽恕了。

[83]  安妮(Annie Besant)在1932年前后写道,“我总认为女人在伊斯兰中比在基督教中更自由……在《古兰经》中,有关妇女的法律更公正和自由。基督教英格兰在最近20年才承认了妇女的财产权,而伊斯兰至始至终允许这种权力……”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Islam—The First and Final Religion),第91-92页,也见第91-93页。

[84] Ann Elizabeth Mayer著《伊斯兰与人权》(Islam and Human Rights)(科罗拉多州,博尔德:Westview出版社,1999年),第9页。

[85]  J. Donnelly著,人权和尊严:非西方人权观的分析性批评(“Human Rights and Dignity: AnAnalytic Critique of Non-Western Human Rights Conceptions”),美国政治学评论(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982年, 第76期),第303页。

[86] 在现实中,这个联合国文件从来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新公约被提议和采纳,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

[87]  穆斯林学者反对《人权宣言》中少数条款,因它们与伊斯兰法律矛盾。详见Sulieman  al-Hageel著《伊斯兰人权,对错误地指控人权的反驳》(Human Rights in Islam and aRefutation of the Misconceived Allegations Associated with These Rights)(最高理事会伊斯兰事务,2001年),第70-77页。

[88]  在北京妇女大会上,一些组织提议某些性自由,诸如同性恋为基本人权。这种提议在5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89]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90] Andrew Newberg, Eugene D’Aquili 和Vince Rause著《为什么上帝没有消失:信仰的脑科学和生物学》(Why God Won’t Go Away: Brain Science &the Biology of Belief)(纽约:Ballantine书局, 2001年)。

[91] 由穆斯林辑录。

[92] 事实上,即使他们可能试图否认对造物主的信仰和责任,每过一段时间,在灵魂深处的真理即承认只有唯一造物主,就会闪耀。这在人类面临灾难时尤为真实,知道自己在归回整个造化的源泉。很不幸,一旦造物主减轻了其痛苦,他通常会归回老路而再次忘记了造物主。这种现象在古兰经多处被描述过。例如,安拉说:“安拉使你们在陆上和海上旅行。当你们乘船时,顺风而行,其中有欣喜,当暴风和波涛从各处向他们袭时,他们认为被包围,他们只虔诚地祈祷安拉,‘如果你使我们脱离这次灾难,我们必定感谢你。’”(10:22)

[93] 虽然很多人可能不否认灵魂的存在,他们似乎习惯于避免使用或提及这个词。精神科和外科医生斯科特派克(M. Scott Peck)表明,“灵魂”一词是没有出现在当代很多研究者的词汇中,这绝非偶然。在《否认灵魂》(Denial of the Soul)专著中,他写道,“‘灵魂’一词大概是二年级词汇……那么为什么它为什么不在职业精神病学家、其他心理卫生工作者、思想专业学生和全科医生的词库中呢?有两个原因。首先,有关神的观念是与灵魂生俱有的概念,‘上帝谈话’几乎是这些相对世俗职业的禁地。虽然在这些职业中不乏有宗教的个体,但他们不想得罪那些世俗同事。其实,他们不想失去他们的工作。事实是,在职业性聚会上论及上帝或灵魂将犯政治性错误。另一个原因是,这些职业通常有严谨的测试,而灵魂是难以完全定义的事物......然而,难以清晰定义不是主要绊脚石。精神科医生在其职业术语包含光、爱和意识都没有问题。灵魂一词的主要问题是它与主的明确联系。”M.斯科特派克(M. Scott Peck)著《否认灵魂:安乐死与道德的精神和医学展望》(Denial of the Soul: Spiritual and Medical Perspectives onEuthanasia and Morality)(纽约:和谐书局,1997年),第129 -130页。

[94] [艾哈迈德·伊本·泰米耶]《伊本泰米耶论服从》(英国,伯明翰:al-Hidaayah出版和发行局,1999年),第121页。

[95] 在此重点将在这三个宗教上,可以相似地研究世界上所有宗教。

[96]《塔木德》(犹太法典)是,“一部权威性和有影响力的汇编,包括拉比的传统和对犹太人生活和法律的讨论。”见《拉鲁斯信仰和宗教词典》(Larousse Dictionary of Beliefsand Religions)(爱丁堡:拉鲁斯出版社,1995年),第513页。

[97] 亚伦帕里(Aaron Parry)拉比,《塔木德傻瓜完全指南》(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the Talmud)(纽约:阿尔法书局,2004年),第9-10页。

[98] 转引自M. M. Al-Azami 著《从启示到编纂的古兰经史:与旧约和新约的比较研究》(TheHistory of the Quranic Text from Revelation to Compilation: A Comparative Studywith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英国,莱斯特,英国伊斯兰研究院,2003年),第250页。

[99] 参考 Karzoon著,第1卷,第97页。

[100] 根据《新约》教导,詹姆斯(James)是耶稣的兄弟。

[101] 转引自《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对话:学者们论教义》(Dialogue Between Islam and Christianity: Discussion of Religious DogmaBetween Intellectuals from the Two Religions)(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美国伊斯兰和阿拉伯科学研究所,1999年),第38页。事实上,保罗大言不惭地吹嘘,他的教诲是通过他经历的幻觉来临,不能追溯到宗教导师,“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独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过了三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见矶法,和他同住了十五天。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看见。”(加拉太书1:11和1:15-19)。

[102] 基督教的这种独特历史已经导致人们撰写了这类书,诸如罗山(Roshan Enam)著的《跟随耶稣还是保罗?》(Follow Jesus or Follow Paul?)和咸麦科比(Hyam Maccoby)著的《神话诗人:保罗与基督教的发明》(The Mythmaker: Paul and the Invention ofChristianity)。或许关于保罗的最重要问题不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耶稣这个事实,也不是他的教导致使他与耶稣门徒之间纠纷的事实,而是他是否愿意使骗尝式提升其信仰和宗教。对保罗的这种怀疑基于保罗的自我描述,见罗马书3:7,“若神的真实,因我的虚谎,越发显出他的荣耀,为什么我还受审判,好像罪人呢?”(国王詹姆斯版)。事实上,若保罗的理念与真理相悖,人们甚至怀疑他是否愿意跟随神。保罗本人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1:8,国王詹姆斯版) 。

[103] 伊斯兰的著名派别即什耶派演绎出了真正的牧师机制(即伊玛目),这点致使他们与第一个前提矛盾。

[104] 除了遵循包含在《古兰经》中的主的指示外,穆斯林也遵循先知的圣行,这是事实。但遵循该圣行基于造物主的直接命令。事实上,《古兰经》四十多次肯定了圣行的地位和权威。详见作者的《圣行的权威性和作用》(The Authority and Importance of the Sunnah)(科罗拉多州,丹佛市:Al-Basheer出版和翻译公司,2000年)。

[105] 这种论述的例子也见Zarabozo著《圣行的权威性和作用》,第82-101页。

[106]  杰拉尔德(Jerald F. Dirks)著《十字架与新月》(The Cross& the Crescent)(马里兰州,贝尔茨维尔:阿马纳出版社,2001年),第53页。关于旧约真实性的其他重要论述也见莫里斯(Maurice Bucaille)著《圣经、古兰经和科学》(The Bible,the Quran and Science)(印第安纳波利斯,IN:美国信托出版社,1978年),第1-43页。也见M. M. Al-Azami,第211-263页。

[107] Robert W. Funk, Roy W. Hoover和the Jesus Seminar,《五个福音:耶稣说了什么?》(The Five Gospels: What didJesus Really Say?) (纽约:MacMillan出版公司,1993年),第5页。

[108] Funk等,第9页。

[109] Bart D. Ehrman著《TheOrthodox Corruption of Scripture: The Effect of Early ChristologicalControversies on 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纽约:OxfordUniversity Press, 1993年),第xi页。

[110] 古兰经指出了前人对早期经卷的歪曲,和他们企图隐藏部分启示。例如,参见《古兰经》5:14-15和4:46。

[111] 《古兰经》及其保护的详细历史,参见al-Azami著,第1-208页。非穆斯林对《古兰经》权威性的肯定,参见《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的对话》(Dialogue Between Islam andChristianity),第295页。

[112] 尚未见到圣训保存史的英语权威著作。作者正在撰写中的著作《圣训的保存:始于早期》(The Preservation of the Hadith:From the Early Years),祈求安拉使之尽早付梓。

[113] 经典阿拉伯语(古兰经的语言)和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之间的区别很小而无关紧要。完全不熟悉阿拉伯语的人也能通过下述著作了解该差异,Elsaid Badawi, M. G. Carter和Adrian Gully著《现代书面阿拉伯语综合语法》(Modern Written Arabic: AComprehensive Grammar) (伦敦:劳特利奇出版社,2004年)。

[114]在先知穆罕默德时代,有些不信道者反对追随人类。有些甚至要求造物主派遣天使为使者。因此,安拉启示,“当引导降临人们时,妨碍他们信仰的只是他们这么说,‘难道安拉只派遣凡人来做使者吗?’你说:‘假若大地上有许多天使安然步行,那么我必从天上降下天使去他们那里做使者。’”(17:94-95)

[115] 紧跟上述经文的经文指出,即使天使受派遣,也必须伪装成人,这会更令非信士困惑。

[116] 虽然一神论真理植根于人类本性中,而安拉的怜悯是他从不惩罚人,直到他派遣使者去阐明:“凡遵循正道者自身受益,凡误入迷途者自害其身,人不会负担别人的责任。在派遣使者之前,我不惩罚(任何人)。”(17:15)

[117] 那些否认奇迹者将争论说任何事物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科学地解释。事实上,科学解释至多只能描述发生的过程,但永远解释不了该事件为什么和如何发生于某时和在某人手中。

[118]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19] 确实,如后所显示,它的奇迹性的新领域仍在被继续发现。

[120] 古兰经奇迹性的英文最好讨论详见Muhammad Abdullah Draz著《古兰经:永久的挑战》(The Quran: An Eternal Challenge) (英国,莱斯特:伊斯兰基金会出版,2001年),第65-179页。

[121]  对声称《古兰经》并非主的启示的驳斥,参见Hamza Mustafa Njozi著《古兰经的来源:署名问题理论评述》(The Sources of the Quran: ACritical Review of the Authorship Theories)(沙特,利雅得:世界穆斯林青年大会,1991年)。

[122] Louay Fatoohi和ShethaAL-Dargazelli著《历史见证古兰经:以色列后裔的早期史》(History Testifies to the Infallibility of the Quran: Early History ofthe Children of Israel)(印度,德里:亚当出版商与发行商,1999年),第247-248页。

[123] 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是,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中,先知的生活实例细节已经被遗失了;在许多情况下,甚至祈祷过程,犹太人和基督徒也没有确定性案例去参照和模仿。因此,他们在怀疑、困惑、分裂和分离中挣扎。而穆斯林可以围绕先知穆罕默德的详细示例,这些都被保留给后人。因此,在进入世界各地清真寺时,你们会发现穆斯林以同样方式礼拜:基于先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实践的神圣指导。

[124] 实际上,这两种知识都与一个问题相关:崇拜和顺从安拉的正常方式。在伊斯兰中,崇拜仪式和世俗活动都隶属于宗教范畴,都必须与安拉的启示一致。对它们的上述区分,只为强调所谓“世俗事务”也需要服从安拉的指导。

[125] 关于人类推理,一个经典案例涉及到在西方世界孕育的以“自然法”著称的概念,该法律被认为是公正的和与生俱有的,并为全世界所认可。特别是很少依赖经卷的西方人越来越依赖于这类概念,诸如世俗论的自然法和其它分支。在西班牙在征服新世界过程中,弗朗西斯·维多利亚(Francesco Victoria)被问及基督徒是否使用武力去迫使印第安人皈依基督教。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不过,他进一步指出,按自然规律,西班牙人有“权”宣扬基督教和通过印第安人的土地。如果印第安人拒绝了这两条,他们应该知道,根据自然规律西班牙人将不得不付诸于武力。正如詹姆斯·特纳·约翰逊(JamesTurner Johnson)写道,“维多利亚所谓的权利被他认为如同‘自然’那么普遍,但印度安人根本不了解它们。它们实际上派生于欧洲社会的习俗。只不过维多利亚以自然法名义在合理化文化帝国主义。”詹姆斯·特纳·约翰逊,“西方文化中合理化战争的历史根源,”发表于约翰(John Kelsay)和詹姆斯·特纳·约翰逊著《西方和伊斯兰传统对战争与和平的历史及理论视角》(纽约:格林伍德出版社,1991年),第26页,第17页。班顿(Bainton)也注意到了维多利亚的推理,并指出,“后来,著名神学家塞普尔韦达(Sepulveda)通过亚里士多德宣布的最古老的公式而调和了正义化战争的理论与新形势;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正义化的战争针对奴役那些天性注定是奴隶并反抗自己命运的人。”罗兰H.班顿(Roland H. Bainton)著《基督徒对战争与和平的态度:历史性考察与批判性重新评价》(Christian Attitudes Toward War & Peace: AHistorical Survey and Critical Re-Evaluation)(田纳西州,纳什维尔:阿宾登出版社,1990年,第166页。

[126] 参见NoreenaHertz著《债务威胁》(TheDebt Threat (纽约:HarperBusiness, 2004年),第3页。

[127] 由伊本马哲和哈克木辑录。由al-Albaani认证。见al-Albaani著 《Saheeh al-Jaami》,第2卷,第1321页。

[128] 下述论述对它们面临的各种困难做了很好的总结,“它们(各种社会科学)采用各种方法,各种形式的知识及其各种判断标准。更重要的是,社会世界本身是复杂的,涉及到难以归属到任何单一社会学科中的很多对象,诸如经济学、历史学、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和心理学都从不同视角并伴以不同目的在研究人类之间的相互交互。人类也是生物学对象和其它属性科学的对象,这些科学产生自己的社会知识。”“泰德·本顿(Ted Benton)和Ian Craib著《社会科学哲学:社会思想的哲学基础》(of Social Science: The PhilosophicalFoundations of Social Thought)(纽约:帕尔格雷夫,2001年),第174页。

[129] 当然,当代社会的另一个常见问题是“权力”问题。通常,财富滋养着权力;权力进而允许人影响立法,且大多违背社会利益。

[130] 有趣的是,在非宗教社会中的角色有时被退化为宗教角色。从本质上说,个人被告知:不要再相信任何宗教法律,但应该相信行为要道德的事实。但是,如果宗教法律是虚假的或不值得应用,为什么要考虑应用被宗教所提倡的道德呢?

[131] 由艾哈迈德辑录。这个圣训也指出其中有315位使者。使者稍不同于先知。这种差异不妨碍这里的讨论。

[132] 安拉说,“我确在你之前派遣了使者们,有些我给你叙述过他们的故事,有些则没有叙述。”(40:78).

[133]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34] 代表作是《圣经中的穆罕默德》(Muhammad in the Bible),由Abdul-Ahad Dawud撰写,他以前是牧师,深度分析了圣经中许多内容的语言。

[135] 引自于Jamal Badawi著《圣经中的穆罕默德》(Muhammad in the Bible) (加拿大,哈利法克斯(Halifax):伊斯兰信息基金会,没有出版日期),第40页。

[136] 参见Badawi,第41页。

[137] 欲了解《新约》中的更多预言,参见Misha’al ibn Abdullah著《耶稣究竟说过什么?》(What Did Jesus REALLY Say?)(密歇根州,安阿伯:北美伊斯兰大会,2001年),第358-463页。《牛津圣经伙伴》(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Bible)指出,“耶稣当然自认为是先知(见马可福音6:4,路加福音13.33)。但有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和工作的最后定性,赋予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他认为自己是上帝派遣给以色列的最终使者。”(引自Al-Azami,第273页。),这确实如此,他是伊斯兰民族的最后先知,然而,上述段落披露,很明显耶稣也知道自己并非所有先知的终结。

[138] 在马太福音17:12中记录,耶稣声明以利亚已经来了。

[139] 在相同语境中,在论及救助迦南妇女时,耶稣说:“拿孩子们的面包扔给狗不好。”《马太福音》15:2。当然,只有主知道到底《圣经》中哪部分是实际上是耶稣说的。

[140] 由布哈里和穆斯林辑录。

[141] 《古兰经》对先知(穆罕默德)的描述之一是,“他命人行善、止人作恶, 他允许他们做合法事情,也禁止他们做非法事情,他释放了他们的重担。”(7:157)

[142] 驳斥穆罕默德(求主赐福安于他)是假先知这一谬论的有趣著作是阿卜杜勒(Abdul Radhi Muhammad Abdul Mohsen)的《先知时代:真实还是骗局》(Prophethood: Reality or Hoax)(沙特,利雅得:国际伊斯兰出版社,1999年)。

[143] 由穆斯林辑录。

[144] 由艾哈迈德和al-Daarimi辑录。  

[145] 由穆斯林辑录。

[146] 由艾哈迈德和al-Daarimi辑录。

[147] E. W. Lane著《阿拉伯语英语词典》(英语版)(英国,剑桥:伊斯兰经卷协会,1984年),第1卷,第1413页。

[148] 关于这点,可参阅赛义德古土布(Sayyed Qutb)著《伊斯兰与全球和平》(Islam and Universal Peace)(印第安纳波利斯,IN:美国信托出版社,1977年)。

[149] 穆罕默德曼苏尔(MohammadManzoor Nomani)著《圣训的含义与消息》(Meaning and Message of the Traditions)(印度,勒克瑙:伊斯兰研究和出版局,1975年),第1卷,第54页。

[150] 安拉说,“持有经典的人们(犹太人和基督徒)啊!为什么你们争论易卜拉欣?难道讨拉特(Torah)和福音(Gospel)不是在他之后才启示的吗?你们为什么没有思维?”(3:65)  

[151] 沙哈克(Shahak)写道,“根据《塔木德》,耶稣因偶像崇拜罪被犹太法庭执行,他煽动犹太人去崇拜偶像和蔑视拉比权威。提到执行他的所有古典犹太文献很乐意承担责任:《塔木德》甚至没有提及罗马人。”以色列人沙哈克(Israel Shahak)著《犹太历史和犹太宗教:3000年的沉淀》(Jewish History, Jewish Religion:The Weight of Three Thousand Years)(伦敦:冥王星出版社,1997年),第97-98页。他还论及(第20-21页)耶稣的命运,“《塔木德》指出他在地狱所受刑法是被沉浸在沸腾粪便中。”

[152]把穆斯林称为“穆罕默德的信徒”(Mohamedans)。他们如同为自己宗教命名那样称呼这种宗教。但这对伊斯兰是不可接受的,这些术语的使用已基本消失。实际上,这种术语在冒犯这个宗教和穆斯林,因穆斯林根本不崇拜穆罕默德。

[153] 由艾哈迈德和al-Daarimi辑录。

[154] 由布哈林辑录。                              

[155] 由布哈林辑录。

[156] 根据井筒,“我们必须承认,这是古兰经中最难的关键性术语,其语义复杂。”井筒俊彦(Toshihiko Izutsu),《古兰经中的造物主与人:古兰经术语的语义》(God and Man in the Quran: Semantics of theQuranic Weltanshauung)(马来西亚,吉隆坡:伊斯兰信托书局,2002年),第240页。

[157] 茂杜迪(AbulAla Maududi)著《古兰经的四个基本术语》(Four Basic Quranic Terms (巴基斯坦,拉哈尔:伊斯兰出版社,2000年),第99-100页。

[158] 参见Izutsu,第240页。

[159] 注意到第一种定义被缩水为履行那些仪式或纪念活动,因此不充分。

[160] 穆罕默德(Muhammad Marmaduke Pickthall)是首位把古兰经翻译成英文的西方穆斯林。他在引言中写道:“虽然我试图呈现阿拉伯文经典的字面和恰如其分的表达,但我无法重现其独特韵律,动人和令人欣喜的声音。这部译著只代表《古兰经》的英语意义,它根本不可能取代阿拉伯文《古兰经》,也没有为此而作。”穆罕默德(Muhammad Marmaduke Pickthall)翻译《尊贵的古兰经》(The GloriousQuran)(纽约:穆斯林世界联盟),第iii页。

[161] 古兰经的奇迹之一是它的内在一致性。虽然它经过23年被零星启示,它没有任何矛盾或不一致之处。事实上,安拉甚至说,“难道他们没有仔细思考《古兰经》?如果它来自于安拉之外,他们肯定会在其中发现很多差异。”(4:82)

[162] 由穆斯林辑录。

[163] 由穆斯林辑录。

[164]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65] 这个主要支柱是作证信仰。

[166] Jamaal Zarabozo著《40则脑威圣训评注》(Commentary on the FortyHadith of al-Nawawi(科罗拉多州,博尔德:al-Basheer出版和翻译有限公司,1998年),第1卷,第335页。

[167] 很明显,人可以随时祈祷和随意礼拜;然而,这并非基础性支柱所指向的。

[168] 这种教堂遍及美国,很容易找到。

[169]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70]  事实上,先知自己说,“穆斯林和偶像崇拜者与非信士之间的分水岭是拜功。”(由穆斯林辑录)

[171] 见Siddiqi,第2卷,第465页。

[172] 伊斯兰历法是月历。因此,斋月在各个季节滑动。在某年,在北半球的人可能在夏季(白天较长)封斋,而在南半球的人则在冬季(白天较短)封斋。然而,在多年后,情形则恰好相反了。

[173]  除了在白天封斋,穆斯林在斋月的夜间还有具体的拜功。

[174] 由伊本马哲辑录,由al-Albani认证。参见al-Albani著《Sahih al-Jami al-Sagheer》,第1卷,第656页,第3488则圣训。

[175] 由al-Hakim和al-Baihaqi辑录,由al-Albani认证。参见al-Albani著《Sahih al-Jami al-Sagheer》, 第2卷,第948页,第5376则圣训。

[176] 由布哈林辑录。                                             

[177] 静坐(Itikaf)指把自己限于清真寺内专门礼拜和奉献的行为。通常,在斋月下旬实施。

[178] 这并非必须,但很多朝觐者确实这么度过夜晚。在当代大多数人在帐篷或宾馆中过夜。

[179] 这是两个山丘的名称,Hagar曾来回奔波于期间为其子伊斯玛以来寻水。天使为她挖了口井,称之为“赞木赞木”井。在今天,那口井仍在为数以百万计的朝觐者涌水。

[180] 见Siddiqi,第2卷,第577页。他的最后表述很接近于朝觐者在朝觐期间的呼吁。

[181] 见Tabbarah,第87页。

[182] 当然,除非这被古兰经和圣行中明确表达。

[183] JaafarSheikh Idris著《信仰的支柱》(The Pillars of Faith) (利雅得:Presidency of Islamic Research,Ifta and Propagation, 1984年),第26-27页。

[184] Muhammad ibn Uhtaimin著《SharhHadith Jibreel Alaihi al-Salaam》(Dar alThuraya, 伊斯兰历1415年),第4-5页。

[185]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86] 参见Salaam,第183页。

[187] Muhammad ibnal-Qayyim著《Al-Jawaab al-Kaafi liman Sa`alaan al-Dawaa al-Shaafi》(贝鲁特:Dar al-Kutub al-Ilmiyyah, 1983年),第88-89页。

[188] 参见Ibnal-Qayyim著《al-Waabil al-Sayyib》,第73页。

[189] 参见Ibnal-Qayyim著《al-Waabil al-Sayyib》,第73页。

[190] 参见ibnal-Qayyim著《al-Waabil al-Sayyib》,第73页。

[191] 详细讨论伊斯兰对全世界的影响不是本书的宗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咨询Abul Hasan Ali Nadwi,伊斯兰与世界,伊斯兰国际学联组织,1983年。

[192] 引自于Al-Maqreezi著《Tajreedal-Tauheed al-Mufeed》,他也是《Ibn Taymiyyah’s Essay on Servitude》的译者(英国,伯明翰:al-Hidaayah出版和发行局,1999年),第29页,第54条脚注。

[193] 见伊本泰米耶(Ibn Taimiyyah),《论集》(Majmoo), 第10卷,第449页。

[194] 由布哈林和穆斯林辑录。

[195] 这以“杜阿”著名,明显不同于伊斯兰支柱中的仪式性拜功。

[196] 由艾哈迈德、尼撒义、艾布达吾德、提尔米兹等人辑录。根据al-Albaani,它是sahih。见al-Albaani著《Saheehal-Jaami》,第1卷,第641页。基于此,穆斯林认为,对安拉之外者祈祷是举伴安拉的行为,应完全禁止;这包括向先知们祈祷,更不用提向人们自己发明的向所谓“贵人”祈祷(也是举伴行为)。

[197] 由提尔米兹辑录,根据al-Albaani,它是hasan. 参见al-Albaani著《Saheeh Sunan al-Tirmidhi》, 第3卷,第138页。

[198] 由艾哈迈德、Abu Yala、哈克木等人辑录。

[199] Abul HasanAli Nadwi著《伊斯兰的四个支柱》(The Four Pillars of Islam) (印度,勒克瑙:伊斯兰研究和出版局,1976年),第24页。

[200] 由艾哈迈德和艾布达吾德辑录。根据al-Albaani,它是sahih。参见al-Albaani著《Saheehal-Jaami》,第2卷,第1307页。

[201] 细节参见作者的《灵魂净化》(Purification of theSoul),第214-223页。本章大多数内容取材于这本著作。伊斯兰其它支柱的细节,参见第223-266页。

[202] 细节参见Sulaiman Nadwi著《伊斯兰的拜功》(Worship in Islam) (卡拉奇:Darul Ishaat出版,1994年),第153-155页。关于伊斯兰在卡提和被犹太人视之为摩西法典的详细比较,参见SulaimanNadwi,第162-173页。

[203] Sulaiman Nadwi,第179页。

[204] 参见AbdulRahmaan ibn Rajab著《Lataaif al-Maarif feema al-Miwaasim al-Aam min al-Wadhaaif》(大马士革:Daar ibn Katheer,1996年),第284页。

[205] 由穆斯林辑录。

[206] 事实上,真正信士不仅知感安拉,也会在今世对人知恩图报。安拉的使者(求主赐福安于他)说,“凡不对人知恩图报者,也不知感安拉,”由艾哈迈德和提尔米兹辑录。

[207] 参见Keith L.Moore [与Abdul-Majeed Azzindani]著《发展中的人类:面向临床的胚胎学》(The Developing Human:Clinically Oriented Embryology )[另有伊斯兰观点:与古兰经和圣训的相关性研究] 沙特,吉达:Dar al-Qiblah forIslamic Literature,1983年,与W. B. Saunders公司合作。这是部有趣的著作,包括Moore的完整教材,也有来自古兰经和圣训的相应观点。考虑到科学发展史和古兰经启示于1400年前,很惊奇,这两者之间的一致性显而易见。

[208] 引自于I. A.Ibrahim著《了解伊斯兰:简要图解指南》(A Brief Illustrated Guide to Understanding Islam) (休斯顿:Darussalam, 1997年),第10页。这部著作可从www.islam-guide.com下载。Ibrahim评述和总结了Moore 等学者的结论。

[209] 关于人类发育个阶段的细节,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见KeithL. Moore, Abdul-Majeed A. Zindani和Mustafa A.Ahmed著《古兰经和现代科学:相关性研究》(Quran andModern Science: Correlation Studies) (Bridgeview, IL: Islamic Academy forScientific Research出版, 1990年),第15-47页。

[210] 见I. A. Ibrahim,第7页,图1。

[211] 见I. A.Ibrahim,第6页。                           

[212] 见I. A.Ibrahim,第7页,图2。

[213] 见Ibrahim,第8页。

[214] 见Ibrahim,第8页,引自于Moore和Persaud著《发展中的人类》,第5版,第8页;也见Ibrahim第9页图示。

[215] 见Ibrahim,第8-10页。

[216] 由布哈林辑录。

[217] 这种实验的细节,参见Saalih ibn Ahmad Ridhaa著《Al-Ijaaz al-Ilmi fi al-Sunnah al-Nabawiyyah》 (沙特:Maktabah al-Ubaikaan书局,2001年),第1卷,第552-555页,或Yoosuf al-Haaj Ahmad著《Mausooah al-Ijaaz al-Ilmi fi al-Quraan al-Kareem waal-Sunnah al-Mutahharah》(叙利亚,大马士革:Maktabahibn Hajar书局,2003年),第297-298页。

[218] 参见Bucaille,第195-196页。他指出这种翻译很接近于《Muntakab》(1973年,伊斯兰事务最高理事会编辑)中给出的翻译。

[219] 参见Bucaille,第197页。

[220] 参见Ibrahim,第14页。

[221] 参见Bucaille,第139页。

[222] 参见Bucaille,第139页。

[223] 引自于Ibrahim,第14页。

[224] 参见Ibrahim,第11页。

[225] 参见Ibrahim,第13页。也见Bucaille,第180-182页。

[226] 在非穆斯林中,人们可以发现,有些人激烈攻击伊斯兰,而有些人欣赏和尊重伊斯兰。虽然本文不宜详细讨论这个主题,但可以负责地指出,很多或大多数攻击伊斯兰者都基于一些谬论或诬陷。还有些攻击伊斯兰者,只因自己遵行的信仰与伊斯兰相对立,因此,他们持有对伊斯兰消极和偏见的观念。

[227] 对其它很多非穆斯林知识分子的引述,参见《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Islam—TheFirst & Final Religion) (巴基斯坦,卡拉奇:Begum Aisha Bawany Waqf出版,1978年),第37-93页。

[228]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39页。

[229]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46页。

[230]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47页。

[231]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52页。

[232] 例如,参见《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44-45、57-58、66-67、73-76和93页。

[233]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53页。

[234]  引自于《伊斯兰——首先和最后的宗教》,第44页。

[235]  对当代各学科领域的一流科学家的许多引述,可参见Ibrahim,第27-31页。

[236]  Maurice Bucaille著《圣经、古兰经和科学》(The Bible, the Quran and Science) (Indianapolis, IN:美国信托出版社,1978年),第251-252页。

[237] 引自于Ibrahim,第27页。

[238] 引自于Ibrahim,第31页。

[239] 由艾哈迈德辑录。



回复 copyright

使用道具 举报

启明星 发表于 2015-5-15 06: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有关伊斯兰信仰的杰作,收藏了慢慢学习,楼主辛苦了,愿真主回赐你!阿米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sina_passpor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阅读排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