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网|中穆网-汉语系穆斯林的网络家园

感赞真主
الحمدلله

逃亡—关于一个回族女性蜕变的臆测

[复制链接]
主编 发表于 2017-1-21 18: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jpg
这些文字,好像写了很长时间,足足有几年时间了吧。
其中的内容,大多数是虚构,也有从网上的朋友那里看到的。
不管怎么样,其中也有足够多的真实成分存在。
于是,我在没有经过校对的情况下整理出来放在这里,不至于丢失。
——黑正宏
现实很残酷,残忍到有时连黄土高原上那些干枯的黄土都会陪你哭泣。当穆迪一个人跪倒眼前这片荒芜的坟场时,她的心都碎了……
自然环境的恶劣致使这片靠天吃饭的土地终年颗粒无收,贫穷伴随着愚昧使这里的大人小孩,一个个都成了牧羊人或刨土工,就连山上的那片古老的树 林子,在短短几年内都成了乡亲们的记忆。沙土在黄风的唆使下肆无忌惮,乡亲们一个个都像从土里出来似的,灰不溜丢的。连续多年的干旱,使得方圆几十里地都 没有一丝绿色,牲畜喝的水更是越来越稀罕,人们赖以生存的羊群也一天天萎缩。
就在前几天,村里的羊把势阿丹挨家挨户通知了大家,让乡亲们傍晚时分在村头的大场上等着,将自家的羊领回去。随着羊群的解散,放了半辈子羊的阿丹,也彻底结束了自己几十年羊把势的生涯。
如今,没有羊放了,也就没有了经济收入,一大家子人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阿丹作为家里的掌柜的,脑子里没有任何头绪。没有羊放,他像丢了魂 似的,整天在村子里转悠。上午,他去了以前经常放羊的山上。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像以前那样拿着鞭子,赶着羊,一路哼着花儿。而是一个人很安静地走 着,思考着,好像在回忆过去的羊群似的。的确,村子里少了羊群的灵气,这块贫瘠的土地显得更加残缺了。他来到山顶时,明显感觉已经很累了。这是以前没有过 的感觉。面向村子坐下来,他是想看看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以前天天上山,光顾着赶羊群、盯羊数了,就是没有仔细看过村子一眼。今天,他 要好好地看看这个生活了半辈子的穷窝窝。
他像一只苍老的秃鹰一样,蹲在这个居高临下的位置,整个村子看得一清二楚。他看到了村子最西头那条自南向北的河道,那是养育了无数人和牲口的清水河。如今,昔日的清水河已经没有了影子,只剩下一道白花花的河床裸露在那里,像一个即将入土的病人一样,躺着、挣扎着、呻吟着。
“唉,造孽啊!”阿丹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在阿丹摇头叹气的时候,女儿穆迪来找他了。原来,新的学期又开始了,娃娃要去上学。阿丹想起来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曾答应女儿要送他去城里读书。
“但事情不能按照个人的意志转移啊!”阿丹心里这么嘀咕着。“傻孩子啊,我都没有羊放了,哪里还有钱供你上学啊!”同样,这些话他也只是在心里说说,并没有说出口。
现实就是这般残酷,一个父亲的承诺在贫穷面前,没有任何自尊可言。但是,阿丹不能这么对女儿说。因为,他是一个父亲。看着孩子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阿丹含糊其辞地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最后,可怜的穆迪哭着跑回家去了……
“想当初,自己和老婆决定要这个孩子,也是经过再三考虑过的,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眨眼都知道自己要上学了,唉!”阿丹望着孩子远去的背景,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时,他又想起了过去的生活,想起了孩子出生前后的那个岁月。
那个时候,整个村里人都很穷,自己是个羊把势,靠放羊每年能收入百块钱,勉强养活着一家子人。正因为每年能收入几百块钱,阿丹才下定决心要个 孩子。就在这种背景下,穆迪在阿丹和老婆的共同努力下,来到了顿亚。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阿丹就给她起了一个宗教色彩很浓的名字——穆迪。他这样做的目的 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能恪守一个穆斯林的的伊玛尼。
就这样,穆迪成了阿丹唯一的孩子。在那里个岁月里,生一个孩子可不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原因,全是缘于家庭的贫困。在那个穷苦潦倒的环境里,对于 羊把势阿丹来说,要孩子本就是一种奢侈的行为。而在那个天灾加人祸极度频繁的穷山村里,穆迪的出生在阿丹家,也是“真主”的定然,她自己是没有任何选择余 地的。
欣慰的是,穆迪出生以后,在真主安拉的襄助下,从没有过什么病患。一家人勤勤恳恳,虽然每顿都是黄米饭就洋芋丝,但阿丹和老婆已经很满足了。
羊路的羊群在水草的威胁下解散了,阿丹的羊把势生涯也结束了,但这个地方的狗却没有因此而绝迹。阿丹这半辈子的光阴除了羊群的陪伴,还有那些 狗呢。如今,阿丹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乡亲们面子管他叫阿丹,但在背后里却叫他狗王。那是因为,村子里不管是谁家的狗,见了阿丹都得悄悄地趴着。如果阿丹 给某条狗使个眼色,那狗一定会按照阿丹的意思完成所有的指令。所以呢,称呼阿丹为狗王是对他能力的肯定。
羊把势没有羊放了,也不用再操心羊的事了。他每天干完地里的活后,就领着那些狗上山找兔子去了。每当他闲下来的时候,便开始寻思女儿上学的事情。眼看着孩子超过上学的年龄了,他就是干着急。方圆几十里没有学校,就是把老婆卖了也没法供孩子去城里读书啊。
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阿但终于下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
那是一个乌云吞噬明月的晚上,他和老婆没有一丝睡意,他俩坐在炕上咕哝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阿丹就对女儿说:“孩子,再熬一年,等你到10岁时,我和你妈一定想办法送你到学校去念书……”话未说完,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哽咽了。一滴泪水从他的眼眶溅出,重重地砸在了脚下的黄土地上,卷起一丝尘埃。
原来,阿丹跟老婆商量了一个晚上,结果是去瑶山煤矿出煤,听说那里一年能赚好几千块呢!
主麻日,阿丹做完礼拜从寺上回来,吃完老婆和女儿精心准备的酸辣洋芋丝和馒头,在家人和那些狗的目光中,去了山里面一个条件极其简陋的煤矿。 为了后辈不再重复眼前这种残酷的生活,这是阿丹唯一的选择。或许,有些事情本来就不能去做,但为了生活,有些人还是要走那条不归路。殊不知“不可为而为 之”是人生的最大悲剧。
在去煤矿的路上,阿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矿井那黑乎乎的影子。他也明白,虽然挖煤一年能赚几千块钱,但在那个黑洞里出煤,实在是太苦太累太可 怕了。好多次,他都有回头的打算。但当他想起女儿的眼泪,还有曾经的羊群和那些陪伴了他半辈子的狗,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一种父亲的责任,一种穷人的无奈, 迫使他走进了那个曾经吞噬过无数生命的煤矿。
阿丹的离开给本来就很艰难的家带来了更大的不便。穆迪的母亲忙了家里忙外头,还要照顾两位两人,整个人憔悴的让人无法相信她是一个中年妇女。 贫穷纠缠着光阴、孤独伴随着无助,她过早地失去了一个女人应有的微笑和快乐。每个主麻日,当她做完礼拜后,就长时间地跪在那里,心理念叨着“真主”的名 字,祈求真主襄助矿上的丈夫能够平安。
时间到了第二年的九月份,10岁的穆迪终于背着爹的希望、载着娘的牵挂、还有山里乡亲们的期盼,翻过了和爹曾经离家时刚好相对的那座山,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在学校的日子里,贫穷使得一个10岁的孩子过早地担负起了本不该属于她的责任和压力,但每次想到矿上的爹、家里的娘,还有村子里的羊和狗时,可怜的穆迪就只好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流泪。由于学校距离家太远,而且父母又不能来城里,在上学的日子里,穆迪很少有回家的机会。
长时间没有亲人的陪伴,孤独的穆迪养成了坚韧的性格。转眼间,她小学毕业,考上了县城最好的中学,各种费用的增加导致家庭经济负担更重了。父 母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前途,停止了老人极其廉价的药物治疗,在病痛的折磨下,穆迪的爷爷眼睁睁地离开了顿亚。送“埋体”的那天,由于学习太紧张,穆迪没有回 家送爷爷。后来奶奶也在孤独与病痛中无常了,穆迪也没有回家送她老人家。
高二那年的中秋节,其他的学生都回家与亲人团聚去了,唯独她没有回家的勇气和信心。对着一轮圆月,穆迪开始质问自己:为什么自己生在了那个穷山沟里?为什么爹娘那么穷呢?仇恨在不平衡中充斥着他的神经。渐渐地,她有了一种怨爹恨娘的情绪,甚至开始憎恶这个冰冷的世界。
送走那轮圆月后,穆迪成熟了许多。学习也更加卖力了,成绩比以前提高了许多。最终,考取了一所著名大学的管理学专业。在亲戚和邻居的帮助下,勉强凑足了第一年的学费。临走那天上午,全村人都来送他,在乡亲们的祝福声中,穆迪踏上了通往大学的路。
上了大学以后,随着各项费用的陡然增加,对这个穷人家来说,无异于天灾人祸。阿丹意识到单靠自己现在挖煤的收入,怎么也满足不了一个大学生的 费用啊!但性格倔强的他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光宗耀祖了,为了后代的未来,这个五十多岁的汉子痛苦不堪。迷惘在无助的纠缠下,迫使他去了一个更危险的矿 井……
在大学四年的日子里,穆迪从来没有因为学费而发生过任何困难。随着时间的流逝,昔日那个可怜无助小女孩,如今已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了,时髦与前卫伴随着她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天。如今,穆迪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城里人了。过去那个可怜的娃娃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复存在。在一个秋天的午 后,穆迪一个人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上跺着碎步踩落叶的时候,遇到了属于自己的童话。在那个浪漫的童话里,跟她一起演绎故事的另一半就是亚辛。
在跟亚辛相处的日子里,穆迪常常兴奋得不想回宿舍,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后也不想过早的睡去,她怕在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亚辛会在黑暗中离她而 去。她没有想到的是,女孩子在找到做人的快乐和恋爱的美妙后,情绪竟然是如此激动;她更没有想到自己那早已沸腾的性情,在那段时间也受到了极限喜悦的挑 逗。随着光阴地流逝,直至将自己交给这个陌生的世界后,她才发现生活跟她开了一个卑鄙的玩笑。
“玩笑是相对于别人来说的,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玩笑就变成痛苦或灾难了。如今,真主将这个玩笑开到了自己头上,必须要面对,面对这个让自己有些痛苦的灾难。”穆迪越想心里越难受。她如此无奈,缘于两天前的一个发现。
那天,亚辛带穆迪去了他家,在亚辛的家里,她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食物,她痛苦极了。
当她知道自己心爱的人长期以来一直在隐瞒自己的民族的事实后,她没有给自己和亚辛任何机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她明白,这不是一个谎言的 问题,而是关系到一个人活着的全部理由。因为,长期以来的传统思维意识告诉自己:一个有着虔诚信仰的穆斯林跟一个异教徒结合,不仅是对自己的玷污,更是对 信仰的背叛。况且,自己是羊路人。在家乡那片宗教气息及其浓厚的土地上发生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这是天理难容的罪恶。
事情发生后,穆迪还是跟往常一样,每天走在熟悉的林荫道上,但她面对的却是各种怪异的眼神。她有些迷茫了——是自己的愚昧,还是现实生活太残 酷?她终究没有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他不想让自己一时的愚蠢成为别人的笑料,也不想让家人在乡亲们面前因她而抬不起头,更不想让羊路那片圣洁的土地上刮起 任何夹带闲言碎语的歪风。
大学毕业后,穆迪没有按照当初的设想回到家乡,她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属于羊路了。为了让过去愚昧的记忆尽快从记忆中消失,她来到火车站,上了一 趟开往南方的火车。从此,她便开始了逃亡之旅。直到火车载着她像野兽一样行驶了两天两夜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不再前进时,她都没有回头。对于亚辛,对于过 去,穆迪厌恶极了。
在火车上,穆迪一直没有合眼。夜里,她编织着未来的一切。她梦想着只要离开那个曾经犯过错误的地方,离开跟自己犯过错误的人,离开家人、情人 和朋友,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将自己置身于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会在自己的努力和家人的祈祷声中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尊严,当然也会再次被伟大的真主所眷恋。
事实是,自从她有了离开的那个想法,动了逃亡的那个念头,上了火车,日子就一步步远离了她对未来生活的定位。因为,方向的选择决定了那一切对 于她似乎只是一个梦,一个幻想!更重要的是在太平洋西岸这个国家里,只有在边疆地区或者说只有在那些相对边鄙的角落才有孕育宗教信仰的土壤,也才有像她和 她的乡亲们那样虔诚的穆斯林。然而,可怜的她却忽视了这一点。或者说她更本就不知道这些事实。她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脱离了那个让自己伤心的地方,融入到一 个新的环境里,同样能尽到一个穆斯林所有的义务和责任。
当初离开家乡,穆迪就已经失去了太多的疼爱和呵护。如今,又离开了亚辛,她感觉到自己彻底成了一个穷光蛋。但在失去那些被动接受和主动央求的同时,她也得到了许多以前没有得到的东西——坚强、独立和忍受孤独等。
刚来到南方一个陌生的城市后,穆迪确实获得了片刻的安静和自由。原以为自己会携着酝酿了无数个夜晚的梦想一直就那样顺利地走下去,直到永远。但自我救赎的道路并非她想象得那么简单,有时候甚至让她更加急躁、不安。
就这样,她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和对过去生活的遗忘,在异地他乡艰难地度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这期间,她有过太多的遭遇和麻烦。但有一点她 很明白——那就是自从离开了羊路的父老乡亲,离开了亚辛,她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流浪人。痛苦也罢,伤心也罢,这么多年她都在信仰的搀扶下艰难的捱过来了。 这期间,她也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星空下很冷酷的反诘过自己当初的鲁莽和轻率——千不该万不该在那个美丽的午后遇到亚辛,更让她追悔莫及的是不应该在那个时 候喜欢上他。
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她还在为自己当初的轻率感到难过。在自我救赎的这些岁月里,她尽到了一个回族穆斯林女孩子所有的责任和义务。这期 间,因为找不到清真食品而忍饥挨饿,因为有些老板的卑鄙无耻而露宿街头,因为……但有一点她很清楚:自己出来的目的就是对要完成自我忏悔和灵魂救赎,即使 饿死累死,那也是为正道而亡,无怨无悔!
穆迪到底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而她所生活的这个社会却很老练,甚至有些奸猾。在这里行走、过日子,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种种充斥着罪恶的深渊。
是的,如果给信仰注入太多的功利情感,那就是对自己灵魂的放逐。穆迪也明白,出生在西海固那样一个天不下雨,地不长草的犄角旮旯,那种世俗的 环境决定了自己的宗教是不自觉的,而那种不自觉情结在光阴的故事里悄悄侵占了她的一切信仰。就这样,她像父辈们一样准备以自己一生的命运成全那种与生俱来 的宗教时,这一切既定的模式却被突然出现的亚辛搅乱了。
当她循着救赎的节奏在流浪的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后,有一天,她却发现当下的自己有些异样,与当初的那个穆迪有些出入。因为,小时候清真寺里的阿 訇教给她的那些救命稻草,好多次不仅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反而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但以前的事情她都可以不管不顾,她知道“路遥知马力”这 句谚语。可后来的生活证明,二十多年来所信奉的宗教却将自己遗忘在异地他乡的路上。
在无聊和悔恨双重情感因子的侵蚀下,在南方这潮湿的环境里,穆迪已经渐渐忘记了当初离开的缘由了。就这样,她习惯了进出各种酒店,迷恋上了喝 酒、抽烟……要知道,对于信仰坚定的穆迪来说,这些事情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罪过啊!要不然她也不会背负着被玷污的骂名来到南方流浪的。
如今,她在自我救赎的路上还是不自觉地堕落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了。这么多年来,她也遇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穷人家的女子,她一件件也都应付过来了。
历经一路的刁难和委屈后,终于在这个初秋的午后来到了这个的城市。今天,她好像有些力不从心。她不想过早的回到那个灯火辉煌的酒店。感觉告诉 自己:逃亡的路上自己走得太累。她多么想在某个哪怕不太干净的角落美美地睡上一觉,直到地老天荒,她多么希望能够在自己睡得正香的时候,这个世界连同自己 的灵魂悄然消失在梦里。但存在的意义只能在想象中编制完,而生命却不再以宗教的渗透而轮转。那么,她的这些破碎的想法在这个美丽的午后未免有些滑稽、渺 茫。
过去的记忆像影子一样,时刻纠缠着她,欲罢不能!
此刻,走在沿海城市的这条街道上,穆迪一脸茫然。尽管,她对夏日的傍晚一向很迷恋,但还是无法拒绝秋风的到来。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那些泛黄的叶 子,她不但没有从它们那里吸取继续向前的动力,反而让她那颗无羁的心失去了方向。偶然间,一片叶子落到了她的肩头,看着那片已被光阴吸干了的叶子,她多么 希望它永远睡在自己耳旁,但就在她挪动脚步的那瞬间,那片叶子还是滑到了地上,被她没有来得及躲开的左脚重重的踩碎了,看着已经碎裂了的叶子在秋风的簌簌 声中一块一块飘向半空,她伤心极了,怔怔的站在那里,一脸茫然。看着被自己踩碎的最后一块带径的碎片被风吹走,她想象着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或许,它 从发芽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一生无依无靠的悲惨命运。
微风拂过,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她已经没有想要拯救落叶的欲望了,而是双脚重重地踩着地上的落叶层,张开双臂,大步向前跑去。其实,她想借着 双腿的速度和脚下落叶给于它的那点弹性,像海鸥一样飞向高空。但就在她跑的最快的时候,双腿好像丢了魂似不听使唤,胳膊也酸酸的、痒痒的。
原来,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放不下那个他。她在想“此时此刻,如果亚辛在身边,他一定会拉着自己的左手,跟自己不知疲倦的踩这些凋 零的落叶,陪自己一起飞翔。”就在穆迪想的如痴如醉的时候,她还是问了自己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同样是秋天,他会看到落叶飘零吗?他看到落叶纷飞会想起曾 经的穆迪吗?
问完这些问题后,她带着自己能想到的一切仇恨和厌恶走进了一家装饰比较考究的酒吧。虽然,在此之前,她曾告诫过自己,作为一个穆斯林不能走进任何一家类似于酒吧的地方。但在今天这样一个让人伤心的午后,她还是再一次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逃往的路上,穆迪一直喜欢一个人坐在某个靠近窗户的地方或享受属于自己的孤独和寂寞,或凝想远在家乡的天空和星星。这个傍晚,她同样选择了一 个自己喜欢的角落,安静的坐在那里,像一个阅历丰富的老者一样,一边喝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的红酒,一边仔细地打量着酒吧里的点点滴滴。
就在她品着红酒,习惯性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世界的时候,一个陌生男人的影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透过烟雾,眼前那个男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不知道为什么,在异地他乡,她却看到了一张和亚辛一模一样的脸庞。但她明白,眼前的这个他不是家乡 的那个他。即使这样,从眼前的那张陌生的脸上,她还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稔。更加让她无法理解的是,眼前的这个跟自己没有任何故事的陌生男人此时竟然会让 她如此烦躁、彷徨、甚至有一种莫名地冲动。
作为一个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女子,穆迪还是表现出了一幅安静、冷漠的态度,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事情似的用右手轻轻的转动着那只漂亮的高脚杯,很有气质地品尝着里面的红酒。
此时此刻,孤独和寂寞在黑暗中贪婪地舔拭她那还没有愈合的伤口,挑衅的光线映射着她那神秘的眼睛、鼻梁,还有那微微搐动的嘴唇。她就那样安静 的坐着,任酒吧里所有男人和女人用某种或羡慕或龌龊的眼神透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时间在音乐和酒水中穿梭着,墙上挂钟的长针已经在它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疲惫 的挪动了一大圈,而她还是保持着初到的姿势——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面向吧台,右手轻轻的转动着高脚杯。酒吧里昏暗的灯光夹杂着各种声音在泛红的酒水里肆意 穿梭,她没有一点点想要躲避和离开的意思,只是用自己惯有的眼神注视着眼前那个不知名不知姓的陌生男人。作为一个第六感非常灵敏的年轻女子,穆迪以自己仅 有的那点自信准确无误地判断出,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此时此刻正在解读她的心思。
自从来到南方的这个比较繁华的城市后,穆迪渐渐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在一个男人占主导地位的世界,女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忙碌的男人在下班以后 有一个暂时的“家”的概念。穆迪明白,此时此刻的她也是一个需要家的人。因此,她不想把自己搞得拒人千里之外。虽然,真主已经跟她开过一个天大的玩笑了, 而且那个玩笑一直开到现在。但她能做的仅仅是安静地坐在原地,喝着杯中的红酒,等待着眼前那个男人主动来到自己身边。
但是,让她感到扫兴的是眼前的那个陌生男人一直没有动静,还是呆呆地端着酒杯,不知疲倦地看着她而无动于衷。说实在的,她打心眼里就不喜欢一 个男人在这种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应该被叫做怯懦或别的什么的孬种样子。在她看来,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当他遇到自己心仪的女 人时,不论结果怎么样,至少应该及时地、勇敢地,哪怕是冲动地向对方表达自己内心的那份龌龊劲或猥琐感。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像自己期望地那样做,甚 至连一个点头暗示的动作也没有。不知道是太自卑还是过于太清高,抑或是别的什么吧。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必要了。
于是,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背对那个让自己有点灰心的男人,独自享用杯中的红酒。她多么希望在喝酒的过程中,这个世界不再与她没有任何瓜 葛。坐在这个逆光的角度,她无法找到自己的身影,虽然能透过眼前那些零乱的灯光感觉到自己的轮廓,但经过尘埃过滤后的那点影子实在是模糊的可怜。就这样, 她背负着一个女子无法承受,却不得不承受的所有彷徨与怪诞,痛苦地经营着手中的一杯杯红酒,直到脸颊红润、直到世界模糊。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女人,她在自己最为孤单的时候,依然会不自觉地想起远方的亲人和乡亲们,还有那些羊群和狗儿们。
一个单身女子,生活在这个有些冰冷的世界里,不孤单并不意味着不寂寞,何况此时的她的确是一个孤孤单单、无依无靠的女人。这时,她的眼睛再一次被滚烫的泪水打湿了,她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太委屈、太无助了!
“自从离开家乡,自己在别人歧视的眼光中上完了学;自从离开了学校,又忍受着所有的怪诞和无聊,而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穆迪端着酒杯,质 问自己。“这么多年了,那怕是面对痛苦或死亡,抑或是面对那些半夜三更从某个巷子窜出来的流氓混蛋,自己也是笑着应付的。如今,坐在这个充斥着有些醉意的 酒吧里,她发现生活中太多的镜头和面孔早已使本来就非常狭小的那点空间变得更加凌乱无序、拥挤不堪了。”想到这里时,她将手中最后一杯掺着泪水的酒水灌进 了胃里。随之而来的感觉是,自己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已经变得不再聪慧。一瞬间,漂亮的她竟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葛里高里,失去了对生活所有的憧憬和向往,也失 去了对酒精仅有的那点迷恋和依赖。
一个流浪的女子注定不会拥有太多的温情和舒适,否则在日后的生活中就不会有太多的美丽。他告诉自己:只有经得起风大的打击和不可理喻的伤害,穆迪才是穆迪,穆迪才会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
看着酒吧里一对对男女,或面对面或谈笑风生,或并排坐在一起抚摸亲昵,她感觉整个世界就是这个酒吧,一切都沉醉在了酒吧糜烂的灯光里、酒水里、空气里……
她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任记忆将此刻的她推向万丈深渊。她不明白自己喝这么多酒,是刻意要忘记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那个他,还是留恋酒精本身的那 丝美好和刺激。突然,她感觉到有一个男人坐到了自己的身旁,更清醒地感觉是这个男人并不讨厌她,甚至想要开口帮助她。然而,此时的她不再需要任何语言上的 抚慰和刺激,只想要两颗火热的心在漆黑的空间相互交融的那份错觉。借着胸中隐约升起的那份醉意和冲动,任放肆的欲望在体内乱窜,她多么想倒在身边这个男人 的怀里美美地睡上一觉。
但酒精和血液碰撞后滋生的那种念头在心中只是这么一闪就逃之夭夭了。这时,现实生活告诉了她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没有信仰人生就是这么简单。而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呢?而且还恬不知耻的喝酒、幻想……
他开始讨厌这个地方了,迷迷糊糊中将那条黑色的丝巾熟练地蒙在自己那张漂亮的脸上,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酒吧。
一路上,穆迪迎着城市的霓虹,听着流氓的口哨声,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自己的影子,一直回到那个灯火辉煌的酒店。
夜里,躺在宽大的床上,拥着厚厚的棉被,她却感到浑身都在发冷,任苦涩的泪水放肆地在脸上和心底突围。枕着已经被泪水浸湿了的枕巾,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
如今,在这个落叶归根的季节里,在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她还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了他。曾几何时,她一直将亚辛的影子深深地印在自己身体的每一个 细胞里。那般执著地眷恋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让彼此分开。后来,还是她自己主动选择了离开,甚至要将他遗忘在岁月的壕沟里。泪水更加疯狂地从她的 眼眶滑落下来,砸在了枕巾上、床单上、被套上……
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后,便离开了被窝,来到梳妆台上认真擦拭眼角的潮湿和脸上的泪痕。她告诉自己: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不该带着这些 不开心和不快乐睡去,那样在自己熟睡的时候让别人看见了会生出一份可怜或同情心的。而作为一个有着某种遗传因子的她,绝对不接受任何人的可怜或同情,哪怕 与幸福说再见,就像当初要离开羊路、离开亚辛一样。而事实是在她睡着的时候,这个客房里不会有第二个人出现。虽然这点她比谁都明白,但她还是要认认真真的 验收脸上的每一块肌肤!
收拾干净了脸上的痕迹,她又钻进被窝。她本想安静的睡去,但心情却无法平静——让她无法心安理得的是即使在这个宽大柔软的床上躺着,自己依然 是一个流浪的女子。看到头顶那暖暖的灯光,她想要从那里得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温暖,可是那盏只会发光的灯具却不给他一点点情感安慰。面对自己如此渺小的央求 都遭遇了拒绝,泪水更加肆无忌惮了——是孤单还是委屈?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离家太远了。不知道村里的羊群重新组织起来了没有,如果组织起来了,那谁是现在的羊把势呢?好多年没有回家,爹娘一定老了许多吧?如果自己回去了,乡亲们还认得出她这个曾经光宗耀祖的的丫头吗……
迷迷糊糊中,穆迪进入了梦中的故乡。
早晨,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窥视着屋里的一切,一个女孩双腿撇成一个大写的“八”字平躺在床上,任阳光和空气舔拭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嗅着阳光照在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穆迪想起了家乡。
她下床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没有像以前那样仔细地化妆,而是径直向火车站的方向走去。他是想回去看看爹娘,看看乡亲们,看看村里的羊群和鸡舍……
当穆迪推开自家的院门后,看到的却是一个风烛残年老人坐在一个标有“煤矿救助”字样的轮椅上对一条老黄狗念叨着什么,老人漠然地看着眼前这位陌生的姑娘,良久没有作声……
穆迪推着母亲来到一片荒芜的坟场,在母亲的指引下,她们找到了自己的祖坟,当穆迪跪倒在坟前时,看到墓碑上刻着四个字:阿丹之墓。

阅读 142
1


回复 copyright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sina_passpor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阅读排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