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网|中穆网-汉语系穆斯林的网络家园

感赞真主
الحمدلله

泪光中的背影

[复制链接]
主编 发表于 2017-1-21 18: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wx_fmt=jpeg.jpg

泪光中的背影
作者:王怀君  

回到老家,正赶上了主麻。

聚礼时,无意间发现父亲就站在我前边。跪拜起身时,我看到父亲非常吃力,双手托地,左膝用力地顶在地上,另一只脚同样用力地支撑起腰身,然后艰难地站立起来,摇晃着,腰身佝偻着。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父亲是周围最后也是最吃力站起来的一个,他的动作明显滞后于别人。站在身后的我,顿觉心情沉重了起来,内心也顿时生发出对父亲的怜悯。那一刻,礼拜寺大殿里的我,心思怎么也专注不起来,心绪在阿訇领诵《古兰经》的悠扬声中浮躁了起来。

我至亲至敬的父亲,你已老了!老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心思忖一个“老”字是如此之近地与父亲关联在一起。老,不单单只是一个形容词,当它与世间一切有形或无形的生命归于一处时,它犹如一柄利刃,必将会以不可阻挠之势撕裂这世间至为珍贵、美好的事物,生命、亲缘……怅惘中,我心酸了起来,眼泪无声地滑落,模糊了扣头的前方,模糊了前方那个艰难跪拜的身影……

80岁的父亲,此时,怎么也不能与记忆中那个一直坚挺如山的高大背影相吻合,这中间偌大的反差,在过去看似漫长的平静岁月里,我竟然没有怎样刻意思量过,一任其如一脉溪水静静流过。而如今,当我无意间的一瞥,竟让我有了心灵刺痛般的震撼,蛰伏于身体内的情愫一下子被唤醒,浑身的肌肉似乎也随着这种刺痛而抽搐、战栗,脚下的地板似在倾斜,感情的潮水似在瞬间翻滚、激荡。

父亲的人生是浸透了泪水、苦水甚至血水的。唯其如此,他的坚韧是超乎我所想象的。父亲年幼时即失去母爱,12岁时又失去了父爱,父亲经历了人生莫大的不幸,小小年纪便成了孤儿。人生的厄运和苦难教给了他自信与坚强,为了生存,他稚嫩的肩膀无可选择地过早地承负起了家庭生活的重荷,他既要想着怎么让自己活下去,又要照顾大他几岁柔弱的姐姐、哥哥。父亲成家后,与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像儿子一样,成为外公家的顶梁柱,以至于在未来的岁月里,父亲一直与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视外公外婆如父母,竭尽孝心,照顾二老的一切,直至为他们养老送终。去年,我和哥哥、弟弟随父亲给外婆走坟,跪在外婆坟前,未及诵念《古兰经》,父亲已是满眼泪水。父亲悲泣的诵经声在坟院里萦回,那一刻,我们的泪水不禁涨满了眼眶。

低标准年代,又遇上“四清”运动,外公家家庭成分高,自然成了被“清算”的对象。外公一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工作组审查批斗,生产队克扣工分、少分粮食,就连亲戚也躲得远远的,甚至还有人落井下石。无奈之下,在深冬的一个夜晚,父亲带着外公、外婆、母亲,母亲怀抱仅几个月大的大哥,暗中联络了同样遭遇的一家亲戚,收拾起简单的行李,把家扛在肩上,把故乡藏进梦里,躲过监视,在迷茫的夜色掩护下逃离了家乡。据父亲讲,在他们一行步行到火车站的路上要经过冰封的黄河,父亲背着最沉重的行李,带着家中所有的积蓄,走在最前头。凄冷的月光下,寒风卷着荒草飕飕地响,一支逃难的“队伍”在冬夜里疾行。“亮子!”亲戚寒夜里的一声大喊,惊住了前行的每位亲人。好险啊!那位高喊的亲戚曾经当过船工,凭经验,看到走在前边的父亲就要踩到“亮子”上了。“亮子”是河中冻得不厚的冰层,父亲若是踩上去,沉重的行李加上自身重量,冰层必然塌陷,冰面下的河水寒冷,水急流深,后果将不堪设想。同行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经历了惊险的一幕,没有吓退一家人前行的脚步。后来据老家人讲,如果不逃离家乡,年迈的外公很可能经受不住严酷的批斗,甚至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一行人随火车一路向东,来到了“后大套”。这个远离故乡的他乡,黄河水也从这里流过。有黄河偎依相伴,一家人似乎并没有走出故土的怀抱。但物非人非,目睹耳闻到的不再是曾经熟悉的乡景乡音,故乡只能萦回于梦中,留存于记忆深处。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回过老家的我,早就从外婆从未干涸的泪水和外公从未停止的叹息声中,间接地知道了老家的人和事,知道了我们这个被当地人称为“老回回”的一家人的根在哪里,知道了“老家”是我们一家人一刻也不曾割舍的牵挂。

父亲是个坚毅的人,一个逃难的外乡人,在周遭尽是汉族的新的环境里,凭着朴实与宽厚,赢得了汉族乡邻的信赖;凭着吃苦与勤劳,让我们一家的生活没有落后于乡邻们;凭着朴素的信念和意识,将我们兄妹五人送入学校,一步步培养,让每一个孩子都获得了知识本领,立人做事,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出力吃饭,服务社会,奉献国家,父母也因此得到别人的敬重和羡慕。在那个较为闭塞的环境里,不夸张地说,那些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回族人、不了解回族风俗习惯、风土人情的汉族乡亲们是在与我们一家的接触中对我们这个民族有所了解的,父母的为人处事和我们兄妹的上进懂事,让回族在那些乡亲们心中留下了良好的口碑,后来,当我家搬离当初逃难落脚的地方时,那些送行的乡亲眼含泪水,对我们一家表现出了那样的不舍。父母把一生的大多时光交给了他乡,离乡背井并没有获得“淘金”的丰厚收获,唯有子女成人是令老俩至为自足的欣慰。

当孩子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家庭,不再需要父母操心的时候,父母也老了,上寺礼拜成了父亲一日生活的主要内容。父亲常说,自己年轻时为了光阴撇掉了那么多的礼拜功课,年老了,生活条件好了,负担轻了,再不抓紧时间礼拜,就愧对真主赐予我们一家的吉庆,也愧对今天的美好日子。

是的,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苦难生活的磨砺,让他愈益坚韧,他双脚坚定地踩着脚下的土地,坦然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沟沟坎坎,无论生活境况如何变化,总是不屈服于逆境,对信仰的追求从来没有放弃,那双眼睛总是仰望着星空,看得深邃,看得高远。

当我凝神聚意稳定了情绪,把纷乱的思绪尽力收回到礼拜的功课中来,我礼拜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更加恭敬、矜持、谨慎,每一个发音不甚标准的念词如清泉,似乎都是从心底涓涓升腾起来,然后经过大脑的细细过滤和矫正,配合每一个礼拜动作严谨地完成我的拜功。记忆中,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用心、持重过。事后想来,那一刻,父亲瞬间的一个背影,竟在我心中产生了那样的震撼力,牵动我的神经,触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部位,以至让我思绪纷乱近乎失态,又让我用理智驾驭了思想,没有任思绪的野马在礼拜的时候恣肆狂奔。

走出礼拜大殿,一个至为清晰的念头萦绕于心头,且愈益厚重、持久,那便是像父亲一样,在这个纷繁的现实世界,无论生活处境坎坷平顺,贫富坦然,荣辱不惊,怀一颗虔诚向善的心,做一个至真至诚的穆斯林,做一个今生无人指点,后世无人贬损的端正书写的人。

父亲的人生态度与价值取向影响了做儿女的我们每个人,在我们每人身上都可看到他的影子,尽管我们从外出求学到在异地工作,那么漫长的时间没能陪伴在他身边,但那种源于血脉的精神气质却在我们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从他身上我懂得,一个真正的穆斯林当有一颗通达向善的心,时刻坚守做人的底线,守护好一方心灵的净土。在这个纷扰的俗世中,熙来攘往的人们心中有着太多的奢望,他们头颅总是抬得很高,却总是忘记脚下坚实的大地,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地追逐超出个人需要的海市蜃楼,展示出对现世富贵功名、纸醉金迷、安逸享受变态般的狂恋、贪婪,从而导致私欲膨胀,人性错位,人格扭曲,灵魂堕落,一生的光阴输给了无底的欲壑,在欲念的苦海里拼命摆渡,到头来收获的是可悲的死鱼烂虾。感谢父亲,他让我面对现实时能保持应有的清醒。

父亲是穆斯林中最普通的一员,他的人生阅历要远远复杂于后辈的我们,他在经历苦难、追求生存这一最本能的需求的同时,对生活的希望、信仰的坚守从未动摇懈怠过,有了这份坚守,在别人看来单调乏味的生活,父亲却体会到了充盈和满足。一位哲人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在父亲的意念中,生活可以清贫简朴,灵魂决不能猥琐卑微。人应该坚守自己的信念和操守,为追求心中的光明耐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他一生从未改变的信念是一种精神力量,是他多年来风雨无阻坚持行走在通往清真寺的路上,并虔心敬意敬主拜主的精神支柱,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信念根植于血液,信念的旗帜永远鲜红,信念让父亲的生活多份了阳光。父亲没有辜负他朴实的生命,一个瞬间的背影,凝聚了父亲深厚的人生阅历,包含了太多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用心思考、解读的内容。

凝视背影,我分明看见心间荡漾的涟漪;走近背影,我倾听到了心灵的歌唱。一个走进暮色的老人通达从容、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和宁静淡泊、铅华洗净的人生境界令我敬重。父亲朴素的生命如一泓汩汩流淌的溪水,没有喧哗,也没有休止,只要还有向前流淌的力量,就总有一个归依大海的梦想,总是执著于一个永远的方向。

作者简介:
王怀君,男,回族,宁夏灵武人,中学教师,宁夏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四期少数民族作者培训班学员。

回复 copyright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sina_passpor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阅读排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